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明日未临在线阅读 - 第十八章 教堂中的对峙

第十八章 教堂中的对峙

        真空中没有一丝尘埃。

        因为没有空气便没有风,没有上升的气流,即使再微小的尘埃,也不会在空气中漂浮,只会无休止地溅落在大地上。

        约翰史密斯行走在站的笔直的黑色机甲队列中,但是已经忘记了那些昔日战友的名字和音容。

        当几十年的时间过去之后,哪怕曾经的一切依然历历在目,但是他还是不想回忆。

        传讯器中只能够听到他们低沉的呼吸声和近乎野兽的嘶吼的感觉,虽然他们的肉体还活着,但是灵魂却已经接近封冻和腐朽。

        这是真正的行尸走肉般的存在,对于人性的追求完全被生存的渴望所覆盖。

        约翰史密斯曾经被他们疯狂地杀戮战友掠夺资源的丑态所震撼,乃至于感觉人生观崩溃,肝胆俱裂,但是此时看着它们这幅样子,他并不感觉有任何一丝的甘美。

        只感觉悲哀。

        “你们让我感到悲哀。”约翰史密斯静静说道。

        在公共频道。

        “胆小鬼有嘲笑勇者的资格吗?”史蒂芬克劳奇在公共频道中回应着。

        所有的机甲驾驶员都保持了沉默,或者说,他们已经放弃了思考的能力,对于约翰史密斯的任何话,都报以绝对的漠视。

        乃至于敬礼本身,都只是出于史蒂芬的命令罢了。

        他是唯一掌握思考能力的头狼,也只需要他一个人会思考就够了。

        约翰史密斯笑了笑:“好的,那么这就是一场胆小鬼和勇者的见面了。”

        “我这就来见你。”

        这样说着,约翰史密斯迈动自己沉重的步伐,在冰雪的地面,一步一步,走进空洞挂满霜雪的船舱之内。

        只剩下两排末日机甲在背后静静注视着他的背影。

        同时也一动不动。

        如同黑曜石的雕塑,又像是随时择人而噬的石像鬼。

        ……

        ……

        船舱中的甬道并不漫长,约翰史密斯对于这条补给舰也很熟悉。

        至少说是在三十年前很熟悉。

        如今史蒂芬率领自己的狼群,屠杀殆尽了远征的军队,从而将全部的军需物资都据为己有,用几百台末日机甲的零部件和能源来供养自己和自己的属下。

        当然,作为头狼和唯一的思考者,他占据着最为核心的位置。

        也就是最深处最大的舱室。

        教堂。

        是的,在综合补给舰中,有供士兵们礼拜和忏悔所用的教堂,当约翰走进教堂的时候,迎面就看到了那高高伫立的十字架上所钉死的基督,以及十字架下正站在那里等待着自己的黑色机甲。

        史蒂芬克劳奇。

        教堂的玻璃是七彩的玫瑰花窗,即使说如今并没有日光可以射入这个教堂投射出来斑斓的色块,但是依靠着补给舰内部自己的电能所制造的光源,依然将这个有着高高拱顶的教堂照耀得光辉严肃。

        头顶上的拱顶一副又一副的壁画,从创世纪开始,再到诺亚方舟,再到基督降世,色彩鲜明精致,约翰还记得自己来到这个教堂做礼拜时候的样子。

        只是一眨眼间,一切都物是人非。

        只有史蒂芬克劳奇站在基督的十字架下,站在教堂的中央,居高临下等待并且注视着姗姗来迟的自己。

        “没有想到你会选择在这里欢迎我的到来。”约翰摇摇头,看着前方的史蒂芬说道。

        “你可以理解为突发奇想?”史蒂芬的声音阴冷而狂傲。

        “在这里,我就是诺亚,是带领人类走向新生的救世主。”

        “救世主吗?”约翰嗤笑了一声:“我怎么感觉你是弑亲的该隐,因此获得诅咒。”

        在圣经中,该隐是亚当和夏娃的长子,因为亲手杀死了自己的兄弟,而遭到了放逐。

        在有些记载中,该隐被视作吸血鬼的始祖。

        史蒂芬走下了他所在的圣坛,五米高的黑色机甲巨人站在那些只有不到一米的连排座椅之前,就好像降世的天使而非人类。

        “你来这里是为了逞口舌之力吗?”史蒂芬这样说道。

        “你以为我来这里是要做什么?”约翰静静说道。

        他并没有再向前移动一步。

        “我以为你想要来忏悔,然后臣服,跪在我面前乞求我的原谅,以获得活下去的机会。”史蒂芬看着眼前的战友与敌人,当初那场屠杀唯一的幸存者。

        “毕竟,当无比接近死亡的时候,你才会明白,生存是多么珍贵的东西。”

        “珍贵到可以用自己的一切去换取。”

        约翰笑了笑,笑声在两个人之间的电波中回荡:“如果我并不打算这样做呢?”

        他笑着问道。

        “所以说你也做好了死亡的准备了吗?”史蒂芬反问道:“当初你已经证明了自己的失败。”

        “你试图用自己愚蠢的仁慈和正义感统帅这只军队,建立属于你的秩序,但是你的所作所为只会将我们所有人拖向失败与死亡的深渊。”

        “你知道什么是死亡吗?那是这个世界上最深最冷的深渊,比外面的空气还要冷的地方。”

        “你想要在那里安眠吗?”

        “如果你想要的话,你为什么会来到这里?来到我的面前?”

        史蒂芬的话语苍老而阴鸷,就好像一把锋利的刀剑,刀刀深入肌肤。

        “我失败了。”约翰史密斯开门见山说道。

        史蒂芬笑了起来。

        但是随即,约翰史密斯的下一句话随之传了过来。

        “因为这个世界上,总有些人将自己的性命看作至高无上的东西,为了保全自己肮脏的性命,他们不惜践踏法治与道德,不惜蒙昧良知与信念。”

        “我从来没有想到,身为随时捐躯赴国难的军人,也会如此畏惧可能终将到来的死亡。”

        话音未落。

        史蒂芬抬起了一只手,教堂的穹顶有蓝色的电光降落,然后将约翰史密斯包裹在其中。

        那是超高电压的电流,让约翰全身颤抖,也彻底失去了对自身机甲的控制。

        而史蒂芬则一步步走到约翰的面前,握紧拳头,用力砸在约翰机甲的头颅上。

        只听得一声沉重的撞击声与金属断裂的声音。

        约翰机甲的头颅顿时在一拳之下断裂扭曲。

        史蒂芬随即伸手抓住约翰机甲的头颅,将他整个提起。

        就好像孩子提起了他心爱的变形金刚玩具。

        “再说一遍。”

        “你想要的拥抱死亡的深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