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明日未临在线阅读 - 第380章 路远的示弱(第三更盟主加更)

第380章 路远的示弱(第三更盟主加更)

        苏汉庭冷冷抬头,看了路远一眼:“你别tm地给我装圣人。”

        苏汉庭即使爆了粗口,但是语音依然带着冷冰冰的意味。

        路远看着他,知道自己一路站在道德制高点指责他的行为让苏汉庭也感觉很不好受。

        但是这场心理压迫的游戏,始终要继续玩下去才能有结果。

        “那么卫樱什么时候让你做海鹰国的间谍呢?我想这个时间并不是十年那么久吧?”

        “是五年前?六年前?还是更早一点呢?”路远继续问道。

        苏汉庭自始至终都躺在病房的床上,即使他的表情已经非常接近想要忍不住站起来好好将路远给揍上一顿。

        “如果你再问这些问题,那我没有什么好说的了。”苏汉庭克制自己的愤怒说道。

        无论他当初和卫樱之间的感情有多么美好和值得怀念,但是在这种场合聊到这个话题,对于其都是一种先天带着道德批判的侮辱。

        路远只能耸了耸肩。

        “好吧,那我们换一个话题。”

        苏汉庭发出如此明确的制止信号,其实也能够给路远很多事情的答案了。

        至少说苏汉庭至今仍然爱着那个让他此刻万劫不复的男人。

        不过感情这种事情,有时候就是这么的复杂。

        如果真的有一天苏眉让路远做他不愿意做的事情的时候,那么路远最后会做什么样的抉择,这依然是他至今不想知道的事情。

        有些艰难的选择,就像老妈和老婆掉水里你先救哪一个,就像保大还是保小。

        本来就不应该存在于这个世界上。

        以及真的遇到了,无论怎么选择,都会有一方受到伤害。

        “你知道外面现在是什么情况吗?”路远看着苏汉庭。

        苏汉庭耸耸肩:“你没看我被关在这里吗?”

        山中无岁月,牢中更无岁月,

        监狱大概是最能让人与时代脱节的地方了,就好像那个笑话所讲的那样,有一个大哥因为走私罪被捕,他死活不愿意交代最终走私的赃物的下落,因此被重判了二十年。

        二十年之后,他兴冲冲地召集对他忠心耿耿的小弟,出狱之后直奔当年的藏宝地,两个头发斑白的老人拿着铁锹一下下挖开泥土,最终拖出来一个大箱子。

        “把这箱子货出了,我们就能吃香的喝辣的过下半辈子了,这二十年的牢也没有白坐。”大哥这样说着,打开箱子,只见里面一盒一盒码得整整齐齐,正是满满一箱崭新的传呼机。

        苏汉庭身在监狱之中,也就失去了和外界的所有联系,除非苏汉庭和路远一样脑袋里面有交通委,真的有空口验尿,人肉电台的能力,路远才应该担心。

        不过路远是真的很担心。

        “你在进去之前,应该听说过关于太阳风暴的消息吧,事实上,太阳风暴在那之后的三个小时如约来临,虽然你已经在地下没有任何的感知。”路远看着苏汉庭说道,紧接着,他又详细给苏汉庭讲了现在整个荒龙国乃至于人类所面临的局面,以及马上就会到来的零下六十度的严寒,以及镜海实验室如今中流砥柱的作用。

        但是苏汉庭像看傻瓜一样看着路远:“这话你对我说有什么用呢?”

        苏汉庭此时不过是一个被抓起来的叛徒,就算悄无声息地在镜海实验室的监狱中死去,也起不了任何的波澜。

        路远摇了摇头:“这个世界经不起差错了,你这样轻易地就范,反而让我感觉有点不安。”

        苏汉庭哑然失笑:“你还想让我掀起风浪吗?难不成我现在狱中政变,冲出去废黜孙教授,自己自立为镜海实验室的领袖,你才感觉这是正常的剧情吗?”

        苏汉庭说这句话的时候带着强烈的讽刺意味。

        但是路远点了点头:“是的,我很怕,我现在什么都怕。”

        因为这是真实的世界,不是游戏。

        他并做不到智珠在握,也没有办法读档重来。

        就好像当初牛顿在投资股票失败之后这位大数学家感慨道我能够算到天体的运行,却算不到人心的诡谲。

        路远拥有交通委,可以创造一个世界来推算整个核聚变的过程,他却没有办法把真实世界做成一个游戏,让他先玩上千百次,得出最优途径之后再来玩真实的现实游戏。

        比如说路远对苏眉说你是我前世的恋人,所以说我这一生也只认定你一个人就能够打动苏眉。

        但是如果路远说你是我做的游戏的女主角,我已经用三百六十种手段攻略你了,这是目前最快最有效的一种。

        苏眉无论有多么喜欢路远,听到这句话估计也会拂袖而去,除非这已经是他们结婚的十年之后。

        生活不是游戏,不可以完全的模拟,并且带着绝对的傲慢。

        因为弱小和无知从来不是生存的障碍。

        傲慢才是。

        所以路远从不傲慢,从来相信任何的可能,所以才会害怕和小心。

        他做不到那个无所不知智珠在握的神灵,多智近妖的诸葛孔明。

        他只能一步一步,按照自己的计划,谨小慎微地将一切做到自己的最后,才有机会追求最终的结局。

        “我不知道你的底牌是什么,所以我只能够告诉你我的底牌。”路远对着苏汉庭说道。

        苏汉庭理解了路远的意思。路远这次专程过来,并不是为了展示胜利者的优越感,他毫无疑问是来示威的,但是示威之余,依然带着恳求的意味。

        “我知道了。”苏汉庭说道。

        路远点头,向着苏汉庭鞠了一躬。

        然后退出了牢房,门重新闭合。

        整个牢房重新安静下来,就好像从来没有人到这里一样。

        苏汉庭则重新拿起了手边的书。

        自始至终他都没有下床,明明只是一个囚犯,但是他却像是一个牢笼中的国王。

        “真是有意思的男孩呢。”苏汉庭轻轻说道。

        “但是呢,你低估了一个身在绝境的人的意志。”

        “世界就算真的毁灭。”

        “又与我何干。”

        这样说着,他拿起来枕头边上的铅笔,在那本《海伯利安的陨落》上,做起了读书笔记。

        他看书从来都是这么的认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