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明日未临在线阅读 - 第22章 第一戒律

第22章 第一戒律

                挂断了电话,路远长舒了一口气。

        有时候和赵君离打交道真是让人开心,或者说,能够认识这样一位朋友,真的是他前世修来的福分。

        当然,准确来说,确实是他前世修来的福分。

        方才赵君离的行为,用专业术语来表达,应该说是表现了二十万的认购意向,这二十万说多不多,少说也不少,放在常人身上也勉强算是一笔巨款,毕竟给路远打工的话他要不吃不喝干上快两年才能赚到。

        但是对于赵君离这种高考散伙可以一掷万金请同学吃饭的主儿,这钱当然也算不上多。

        可这是赵君离单凭自己一句话就答应下来的,这份信任即使是现在的路远,都感觉有点沉甸甸的。

        当然这其中肯定有自己新科状元的加成在里面,最不济也是对自己的一种投资,就算不是投资自己的游戏,至少也是投资自己这个人,但是二十万,应该也是赵君离自己可以不通过家里自己可以动用私房钱的极限了。

        当然——按照他的说法,是零花钱,零着花的钱。

        确定了赵君离的投资意向,等到自己的游戏初步成型做出demo,那个时候倒可以请他品鉴一二,真正划定投资。

        不过这已经是比较久远之后的事情了,就眼下来说,自己的当务之急,肯定是先找办法把奖学金给领了,无论是学校的也好,还是区里的也罢,这笔钱才是自己急需的救命钱,然后才是继续加紧做游戏。

        虽然说经过一个星期的努力,《明日未临》已经做出来了第一个勉强可以运行的版本,但是做工很粗糙,尚且属于完全不能玩的类型。

        当然,如果路远告诉别人自己一个星期就做出来了一个自己可以动的游戏,别人肯定会一脸看神经病的眼神看自己,毕竟再怎么简单的可移动的游戏,光代码你起码不得不吃不喝码上一个月。

        毕竟自己只有一个人。

        但是自己还有交通委啊。

        借助交通委堪称无敌的编程能力,路远才能够有有如臂指使的感觉,自由构建自己想要的功能,尤其是交通委编写的代码充满了一种机械美感,只要写出来就必定可以跑,光这一点就不知道慕煞了多少程序员。

        简单来说,就是自己负责游戏的玩法和创意,但是具体的基石搭建,搬砖之类的重复劳动,一律都是由交通委负责,不过,眼下既然万里长城走出了第一步,路远不得不考虑下一步的问题了。

        游戏有了,虽然不能玩,但至少可以跑了,所以说,路远就开始考虑——自己要不要去买一个游戏引擎?

        当然,游戏引擎有便宜有贵的,开源的引擎当然好了,但是有时候付费引擎也有它自己独到的优势,像是某些厂商用自己的祖传引擎当然是一个选择,毕竟交通委本身就是一个超级强大的处理工具,如果不是第一遍跑游戏,一切从简的话,路远现在就能够撸出来次时代超精细的游戏画面出来。

        不过只是暂时这样的游戏渲染不需要罢了。

        先做流程和玩法,最后再渲染画面,基本上是放之四海皆准的游戏开发理念,毕竟游戏终究还是要用来玩的,游戏本身不好玩,就算画面做得天花乱坠,只请问你一句。

        现实生活真不真实,画面是不是完爆所有的游戏。

        但是现实好玩吗?

        相信绝大多数人都认为地球online这个游戏应该是这个世界最烂的游戏之一,不能回档,不能捏人,全数据随机,并且还不能跳关。

        所以,对于游戏本身来说,真实是次要的,好玩才是关键的。

        于是乎,路远需要一个将《明日未临》表现地恰到好处的游戏引擎,因为与绝大多数的游戏厂商不同的是,他需要尽量压缩游戏的画质,使交通委最终做出来的效果,不能超越时代太多。

        次时代是次时代,但是次未来就有点那个。

        那个什么来着?

        明火执仗,对,明火执仗。

        路远自始至终都没有忘记,自己重生过来的第一戒律。

        那就是隐藏自己。

        无论是明日真的会未临这个真相,还是自己脑中那个作为未来人类最终结晶的交通委,都是不足为外人道的东西,交通委里面有太多超越这个时代的科技,但是科技树本身并不是空中楼阁,需要人们一点点在这颗苍天大树上攀登,偶尔才能找到一两个结出来的果实。

        而《明日未临》这个游戏的真正目的,就是给这个世界的人类指明这条科技树上明确的轨迹,乃至于几乎可以证实的实验数据和工程原理,在暗中帮助人类的科技爆炸。

        反正人类都科技爆炸这么久了,偶尔再爆炸一下,也不会有太多人会惊讶不是吗?

        前提是——要隐藏自己。

        否则《明日未临》这个游戏也就没有必要了。

        路远静静想着。

        这个时候,路远的手机再度嗡鸣起来。

        路远看了看号码,又是陌生的号码,依然不是父亲打过来的电话,当然也不属于苏眉。

        所以说,自己明明在苏眉面前表现得那么好,那个小妮子真的扭头就把自己忘了吗?

        这样想着,路远不由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那里似乎还有苏眉嘴唇的触感。

        虽然也有既然被苏眉亲了,那我就从今天开始到再见苏眉那天为止不再洗脸的觉悟,但是只是想了想如果今后和苏眉再见面的情景过于画美不看,路远还是否决了这个想法。

        他接通了电话。

        “状元郎你好。”沈心的声音从那边不紧不慢传来,这位美女老师如果能够端正态度,那么从手机那边传来的声音竟然有一丝丝勾人魂魄的味道。

        当然,这对于和沈心有过更多接触的路远来说不是那么有用。

        “沈老师要履行承诺吗?”路远笑着说道,调整心态。

        以及他明确没有提及当初沈心把苏眉果断拉下水的行为。

        毕竟这种事情,提醒起来就未免有点太LOW了。

        “是啊,不过天之巢都掉下来了,要怎么履行呢?”沈心的话语带着轻微的笑意,毕竟她自己的心情也是蛮不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