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玄幻小说 - 天启预报在线阅读 - 第三百五十五章 天罚(下)

第三百五十五章 天罚(下)

        恰如十万天兵天将趁着他睡觉的时候来到了他的头顶,天罗地网将他团团围绕起来,等着一个烫头的独眼儿黑人手拿双枪跳出来,冲着他喊一声:

        “surprise    mother    f@ker!”

        现在,惊喜从天而降。

        照亮了槐诗的眼瞳。

        他僵硬地抬起头,仰望着漫天的暴虐雷光,目瞪口呆。

        妈耶,我这是造了什么孽!

        难道自己又在做梦的时候说了什么‘我要逆天’的梦话?可这阵仗怕不是自己睡觉的时候喊了几十万声吧?

        来不及喊一声‘等等你们劈错人了’,如林的雷霆就从漆黑的云层之中倒垂而落,在近乎凝固的时光里,一寸寸的冲着槐诗的错愕的面孔刺落。

        速度如此迅捷。

        乃至槐诗根本无从反应。

        倘若一定要有一个准确的时间的话,那就是是在‘妈耶’和‘我凉了’中间那个逗号出现的时候开始。

        而在槐诗的预计之中,他会在‘凉’字开始的那一瞬间被劈中,最后在‘了’字的余音中彻底变成一块焦炭。

        随着余音袅袅,彻底凉透。

        然而实际上他并没有凉,甚至体温都有些略有升高。

        因为在‘妈’字还未曾脱口而出的瞬间,有比雷霆更加庄严震怖的力量自血光的深处萌发,伴随着千万人沙哑颂唱,神圣的旋律自虚空之中彻响。

        而纯白的光芒,从槐诗狗头之后缓缓浮现,升起。

        “圣哉!圣哉!圣哉!”

        无形的力量扭曲了空气,遮蔽了它的轮廓,可随着千万道雷霆从天而降的时候,狂暴的引力便从其中迸发,拉扯着那无数刺目灼热的雷霆,投入其中。

        就好像一个超大号的避雷针一样。

        楞是没有哪怕一丝丝微弱的余波落在槐诗的身上。

        在贪婪地将一切雷霆吞吃殆尽之后,它便好像终于完成了自己蜕变那样,自虚空之中浮现出了自己的模样。

        槐诗僵硬地回头,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

        “这啥玩意儿?!”

        一双24k氪金狗眼,被那奏响了煌煌庄严圣歌的光芒所照亮了。

        仿佛由纯粹的光明和雷霆所凝结成的结晶,那是无数灵魂被赋予了实质之后所展露的模样。

        十数万逝去的魂灵从血中浮现,自神骸地蜕变里重生,紧接着,在狂热的信仰之下形成了一轮完美无缺的光环。

        无数宛如雷霆一般放射状的纹饰巨大的光环延伸开来,棱角锋锐。

        此刻,宛如寺庙之中神佛们的塑像那样,一轮硕大的光背自槐诗的身后升起,缓缓地旋转着。

        如日轮那样的庄严神圣。

        无数魂灵狂热的祈祷声从其中浮现,重叠在一处,变成宛如真理一般浩荡的歌声。

        它们在祈祷,它们在吟唱,它们在赞颂!

        赞颂这世间唯一的大能,从云端降临在凡尘之上的神明,将王国从地狱、从末日中救赎而出的伟大存在。

        ——赞颂槐诗!

        “圣哉!圣哉!圣哉!”

        “全权之神明!永世大能、不灭的救主与不败的圣灵!”

        “圣哉!圣哉!圣哉!”

        凭借着槐诗的包容和蜕变,它们自苦痛和绝望之中得到了庇护和救赎。

        如今,它们的灵魂奔走在槐诗的血液之中,它们的意识沉睡在槐诗的灵魂里,而它们的信仰与崇敬便化作了这一轮无暇而庄严的光轮。

        随着光轮旋转,便好像搅动了天地间无数沉重的机枢,令万物于此运转,昭告这世上一切真理与救赎的所在。

        这就是所有蜥蜴人们最后为拯救者所做的事情,微不足道的奉献与感激。

        倘若槐诗真的将这一切拯救,那么这一切的力量变理所应当的属于槐诗,属于蜥蜴人们的救主——这世上唯一一个愿意背负着整个王国从地狱中走出的英雄!

        随着光轮的运转,近乎无穷尽的源质自其中流淌而出,充斥在槐诗的躯壳之中。

        他感觉自己好像多了一个无形的器官,由十几万灵魂最后的奉献所缔造而出的额外蓝条……相较他自身的储备,何止百倍以上的恐怖容量与完全不科学的恢复速度!

        而现在,伴随着槐诗的起身,血色的风暴悄无声息地消散。

        就像是赤红色的尘埃被飓风所吹走那样。

        自最深处的黑暗里,终于浮现出已然和往昔截然不同的狰狞轮廓。

        残留的电光从天穹上倾泻而下,可是却不敢触及他的身影,只有瞬间的光芒一闪而逝,照亮了伫立在血色风暴中的那个身影。

        “啊,我果然还是更习惯如今的姿态啊……”

        槐诗缓缓地抬起前面的双手,凝视着分明的十指,咧嘴微笑。

        自飓风的席卷之中,他后背上的双臂也缓缓地展开,尽情地舒展腰身。被一重重猩红鳞片和加壳所覆盖的上半身好像笼罩在甲胄之中一样,尽显狰狞。

        而它的下半身,依旧保持着原本狼兽的狰狞模样,粗壮的四足之上带着锋锐的利爪,一节节锋锐的长尾随意地摇摆着,在破碎的大地上摩擦出一道道火光。

        随着他的头颅昂起,依稀还保存着曾经轮廓的狰狞面目上,四道弯曲的长角斜斜地对准了天空,电光跳跃在上面,照亮了琥珀一般地巨大竖瞳。

        当槐诗尽情地活动着身体,高达百米的巨兽发出惬意地咆哮,撼动了大地与空气,令地面恐惧地震颤,飓风向着四面八方呼啸而出,卷起了舞动的尘埃。

        庞大光轮的映衬之下,这一切都变得如此庄严,仿佛神话再次重演。

        新生的主宰,深渊之中的大能……如今的槐诗,已经是不折不扣的大群之主,这一片魔女之夜中至高无上的神明!

        如此,桀骜地向着依旧充满恶意地天穹抬起了四根中指。

        四倍的不屑。

        “你再来搞我撒!”

        遍布裂隙的天穹之上,再度迸发震怒的雷鸣。

        随着阴云陡然退散,庞大的裂隙缓缓撑开,宛如巨眼一般的烈日高悬在天缝之中,向下俯瞰,洒下恶毒的光芒。

        灭杀一切的射线瞬间覆盖了大地。

        可是对于新生的槐诗而言却好像清风拂面一样,不值一提。

        紧接着,巨眼之中,有刺目的火光亮起。

        一道炽热的光芒从天而降,带着将森罗万象化为灰烬的恐怖声威,降临在尘世之中。

        瞬间,空气就发出了一层层的哀鸣。

        宛如有另一个太阳降临在了尘世之间,狰狞的温度瞬间将一切都彻底蒸发。

        而随着槐诗抬手,宛如烈日凝结而成的长矛便在他的面前戛然而止。

        鳞片在瞬间被烧红了,嗤嗤作响。

        可随着一条又一条的手臂搭上去,它便渐渐地发出了不堪重负的哀鸣。最后,在四臂的奋力之下,干脆利落地断成了两截。

        就像是强行掰碎了一颗核弹一样。

        当裂缝浮现的瞬间,组成致密晶体的结构就彻底溃散,蕴藏在其中的能量毫无保留地倾泻而出。

        灭绝的高温随着火光一同迸射,吞没了一切。

        大地震撼,狂风席卷,山峰和城池的废墟被一层层的撕裂,形成了一个深邃的凹陷,而就在焦黑的凹陷之中,有一朵沉重的蘑菇云缓缓升起。

        很快,蘑菇云就被干脆利落地撕碎。

        展露出其中焦黑的轮廓。

        无数鳞片和甲壳被烧成了焦炭,迅速地脱落,又迅速地随着灼伤的躯壳一同回复,再度回归了完整。

        到最后,狰狞的龙狼之首缓缓抬起,咧嘴,向着天空好奇地发问。

        “就这?”

        无人回应,只有越来越深重的恶意自从天穹的巨目之上缓缓凝结。

        槐诗缓缓低头,在他的手中,修长的祭祀刀随着源质的涌动再度显露出自己的轮廓,华丽的浮雕和黄金的装饰在血气灌溉之下迅速浮现,可紧接着,他却忍不住摇头。

        差了点什么。

        太轻。

        祭祀刀消散,取而代之的是如今长达数百米的悲悯之枪,但依旧还是感觉太轻,哪怕是愤怒之斧的重量也令这一具庞大到过分的躯壳难以提起兴趣。

        直到最后,槐诗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地抬起手。

        任由血液之中无数魂灵的记忆奔流。

        紧接着,钢铁摩擦的高亢声音响彻在天地之间。

        就在他展开的五指之间,一道铁光迸发、生长、增殖——倘若将痛苦凝结成铁的话,那么此刻槐诗的灵魂中,所有蜥蜴人曾经所饱受的痛苦和磨难,就足以铸就这个世界上最坚硬的武器。

        当一层层雷光覆盖其上,自刺目的光焰之中,足以令他如今双手握持的修长握柄之上,有漆黑的沉重铁块缓缓浮现。

        带着温血动物所特有的鳞片和曾经畸变所存留的倒刺和纹路,只是目视便能够感受到一阵阵幻觉一般的刺痛。

        一柄沉重的铁锤自圈禁之手的力量之下浮现。

        这便是无数魂灵饱受磨难的见证,在末日的蹂躏之下血泪所凝结成的——苦痛之锤!

        那一瞬,槐诗咧嘴,仰望着天穹,凝视着那一只巨眼。

        “那就感受一下……”

        “——痛苦的力量吧!”

        大地哀鸣震颤,层层龟裂扩散开来。

        而如今足以称之为‘贝希摩斯’的恐怖怪物,已经向着天空一跃而出,蹂躏着重力,践踏着常理,以完全不合理的狂暴力量撕裂了飓风。

        瞬息间,便已经冲上了天穹的最顶端。

        那一道酷似巨眼的天缝,近在咫尺!

        迎着它的眼瞳,槐诗,举起了手中的大锤,庞大而沉重的铁锤尾端,一道道裂口猛然开启,自其中喷发出雷霆所汇聚而成的等离子烈焰!

        譬如苦痛那样,在漫长的折磨之后,不堪重负的脆弱时刻,瞬间如火山那样爆发。

        源质裂解而产生了稍纵即逝的恐怖爆炸,为舞动的铁锤带来了难以想象的恐怖加速!

        紧接着,所有蜥蜴人的苦痛和绝望化作了切实的重量,降临在了巨眼之上!

        轰!!!

        无数如血液一样的恐怖熔岩从天穹之上洒落,形成了毁灭的雨,令大地彻底焚烧殆尽。

        而在轰鸣声里,贝希摩斯落在了地上,缓缓地抬起头。

        仰望着头顶那一道渐渐合拢的裂缝。

        就好像真正地感受到了痛苦那样,天罚自尘世之中狼狈地逃离。而在这之前……那一道巨眼的眼瞳,已经在突如其来的苦痛中分崩离析。

        被槐诗干脆利落的一锤打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