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寻唐在线阅读 - 第六百八十二章:总得有人付出代价

第六百八十二章:总得有人付出代价

        “泰安还打不打?”李泽下手中的捷报,问道。

        公孙长明沉吟道:“从各个方面汇集来的情报来看,现在的泰安只怕有些不好打。一场大雨让这场战事迁延了一月有余,使得朱友贞能够在泰安准备的时间,多出了许多,如今在泰安,有曹彬的三千宣武精锐,刘信达亦率领其麾下三千部属退到了这里,再加上朱友贞这一个月中撤往泰安的大量青壮以及辎重粮草,泰安现在是不缺钱,不缺人。打,当然是能打下来的,但需要多少时间,付出多大伤亡,就不好说了。这里面,有一个值不值得的问题。”

        章回接着道:“我的意思是不打。朱友贞还是有些能力的,后面又有敬翔,曹煊这些人为其支撑,很显然,他们已经有了后手的布置,如果我们打泰安,则天平军包括衮海军,都有可能对泰安进行支援。而要压制这两处兵马的话,我们就要动员更多方面的军队,这很容易形成一场大规模的战争。”

        “有这种可能。”李泽点头道。

        “我们并没有做好准备。”一边的夏荷摇头道:“今年连打了三场大仗,兵已疲,民亦累,这三场大仗,光是动员民夫便多达数十万人,今年朝廷的收入支出已经远远跌破了平衡点,潞州卫州之地还不能够自给自足,而河东今年基本上没有多少收入,再加上刚刚收复的平卢诸地,很显然,这一个财政年我们的日子极其难熬,需要停下来好好地休养生息一番了,至少也要等到下一个财政年度的开始,我们就能缓过这口气了。”

        “那就停下来。”李泽道:“到了明年,河东基本上可以恢复过来了,安绥之地,可以供驻灵州的李存忠所部,我们在财力之上便可以释放出来一大块。接下来,倒是要立马准备平卢的冬小麦的播种,不管收成如何,到时候总是能扛一扛的。”

        “那泰安就这样先放着了?”曹信却是心里有些不甘。

        “先放着。”李泽笑了笑,道:“吏部现在还是要多操心选派足够的官员去平卢上任吧。”

        “这个可以从老区里抽调。”曹信道:“正好这几年下来,大量的老区的基层官员们需要升迁一下来调动他们的积极性,同时,也给新进的那些人腾一些地方,他们有充足的地方行政经验,去平卢这样的地方,能更好地施展手脚。”

        “在舒适区呆久了,他们可愿意去平卢这样的地方开拓?”李泽问道。

        “不愿意去的,那就等于是断了自己的前程。”曹信的声音里透着杀气,道:“一切才刚刚开始,岂能容人懈怠?每个官员,都需要励精图治,不能吃苦的,就不要当我们大唐的官儿!”

        杨开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坐姿,道:“义兴社已经组织了人手,准备马上进入平卢地区,他们将深入乡里,成为最基层的村正,里正,税吏,捕快等等,最底层的老百姓,接触最多的就是这些人,我们要让平卢人感受到朝廷的吏员与过去的绝大不同,这是最有效的收拢人心的方式。”

        “这个想法很好。”李泽赞赏地点了点头,这些年下来,杨开坐这些事情,是越来越得心应手了。

        “其实在河东,河中等地,我们都是这样做的,效果非常好。”杨开笑道:“普通的老百姓,一年才见几次真正的官儿啊,这些人在他们眼中,就代表官府了。对了,这一次在平卢战役之中受伤的士兵之中,但凡是义兴社员的,我们都就地安置了,他们算是第一批进入平卢的人了。”

        “抓紧时间,马上要组织冬小麦的种植了。”李泽道:“这是一次集中体现我们强大的组织力,以及对百姓的爱护的事情了,种子,农具,大型的牲畜,要及时到位。驻扎在平卢的军队,要轮换着加入到这件事当中去。”

        “是!”杨开点头道:“忙完了这件事,紧接着便是在平卢修建水利,整修道路,但这,还是需要朝廷在财政之上的大力支持的。”

        “今年只要不再继续用兵,还是可以调配一下的,但也不会太多,这一点,诸位还是要有一个心理准备,尽量地自力更生,钱,只能用在最需要的时候。”夏荷道。

        “好了,关于财政上的事情,另找个时间再议吧,接下来秋赋也要收了,下半年的商税也会比上半年更多,户部那边做几套预案吧。”李泽摆了摆手:“接着议下一件事吧。”

        “下一年事情,就是关于平卢军俘虏的事情。”公孙长明看了看手里的卷宗,道:“在突破黄河防线之时,我们俘虏了超过三万的平卢战俘,在临淄,刘三通最后投降的时候,又有近两万人。这些都是不算伤兵的,如何处置这些人?按照我们过去的惯例,所有的俘虏,都是需要服一定时间的劳役然后再能回归自然人的身份的。”

        “平卢我不建议这样做。”章回道:“朱友贞迁移走了超过十万平卢人,而且这里头,大部分都是青壮,现在平卢最缺的是什么,便是劳动力,这些人,我建议遣散。让他们各自归乡里。这些人中的绝大部分,本来就是候希逸抓来的壮丁。”

        “我也觉得这是最好的办法。”夏荷道:“这些人都是青壮,是绝对的劳力,回乡之后,对于我们接下来重建平卢是有着极大帮助的。”

        “士兵可以放,按照各自的藉贯遣归乡里。”李泽点了点头道:“将这些人的名单发给各地的官府,遣散的时候,向这些俘虏讲清楚,他们必须在规定的时间内回到故地向本地官员报到,入藉,不按时回归者,就会被列入逃犯行列,一旦被抓捕,等待他们的就是苦役。”

        “是。”公孙长明道:“那些军官,准备怎么处理?”

        “发往西域袁昌帐下听用。”李泽笑道:“袁昌他们在西域进展迅速,能有效控制的地盘越来越大,但人手也愈来愈不够用了,这些平卢军官军事素质是不差的,到了哪里,能够起大作用。”

        “李相,这些人被发配西域,心里只怕是有怨气的,到了哪里,不怕他们坏事?”章回有些担心地道。

        公孙长明嘿嘿一笑:“章尚书,这你就不懂了吧?有一句话,叫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这一去啊,就是几千里,在那个地儿,能看见大唐人,那就是一个稀罕儿。在哪里,你能信任的,也就只能是你的同族。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到了那个地方,这些人能够依靠的,也就是咱们在哪里的人,否则,他们会死得很快的。”

        “公孙先生说得有道理,以后咱们这里的罪犯啊,统统都发往西域军前听用。立了功,便可以赦免他们的罪过,该升官升官,该赏钱赏钱,要是死在哪里,也算是尽到了一个大唐人该尽的义务。”李泽哈哈一笑。

        “那从那个级别开始?”曹信问道。

        “校尉以上!级别越低的,越早发过去,地位越高的,越晚发过去。”李泽道。

        “明白!”曹信笑道。

        级别低的军官先过去听用,现在西域那地界儿,立功是很轻松的事情,这些军官们个人的军事素质还是很高的,立了功,便不再是罪犯,甚至可以重新担任官职。在哪里,升官容易,发财也容易。对于去哪里的先驱者,李泽是不惮于让他们发财的。他们付出了别人所不能的,那么自然就该得到别人得不到的。

        当那些原本的高级别军官到哪里的时候,双方的地位可就颠倒了过来。过去的不想放弃曾经高高在上的地位,现在的那些人自然也不肯再次向这些人低头,双方必然会矛盾丛生。

        这便有效地防止了这些人在西域能重新聚集起来成为祸患。当这些人不能团结在一起的时候,他们也就只能依靠朝廷了,袁周不是一个蠢人,如何利用他们之间的矛盾,想来并不是一件难事。

        只要拿捏得当,有效平衡,这些人在西域将会成为强大的助力。

        至于那些罪犯,李泽就更无所谓了。能在那里活下来是本事,活不下来,也不可惜。

        “接下来,大家都要辛苦一些了。”

        “李相,岭南向训已经到武邑好几天了,您打算什么时候见他?”章回问道。

        “不忙。”李泽冷冷一笑:“见当然是肯定要见的,现在先凉他一阵子吧,不然,他还以为分们当真有多么重要呢?我在等薛平韩琦他们给我一个说法。”

        “说法?”章回一怔。

        “对,说法!”李泽道:“这件事,从大的方面上来讲,当然对我们击败伪梁,削平藩镇是有帮助的,但他们的做法错了。他们以为造成一个既定事实,我就一定会捏着鼻子认了这件事吗?想得太美了。”

        “你这是想要他们付出一定的代价?”公孙长明笑吟吟地道:“我认为这是一个好机会,我们可以认了向氏这件事,但总得要有一个人对他们的这种做法负责。一直以来,我都想拿下这两个碍眼的家伙,现在机会来了。我倒想看看,这一次,他们谁会站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