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玄幻小说 - 芝加哥1990在线阅读 - 第六百八十八章 急转直下

第六百八十八章 急转直下

        “she's    sweet    but    a    psycho……”

        高地公园,宋亚边哼歌边惬意地写课后阅读作业,上学断断续续的,但……回来后感觉还真不错呢嘿嘿。

        今天在校园里还发生了一个小插曲,一男一女两位fbi找过来纠缠了会儿,但现在他已经不愿配合了,问问题?可以,先出示授权文件,否则恕不奉陪!

        “dead    and    gone第二周连冠,猫鼠游戏那边的试镜已经全部结束了。”

        琳达等他合上书本舒服地开始伸懒腰,才开口汇报工作,“艾米友情价接了护士角色,雪琳芬交际花,艾伦旁派的空姐……”

        “嗯?查莉丝又没有如愿吗?”宋亚在银行柜员的角色后面听到了个陌生名字。

        “哈维韦恩斯坦非要把他的人塞进去,林顿没有拒绝。”琳达回答:“叶列莫夫也不好直接和他发生冲突,于是给查莉丝留了个兜底的小配角,醉酒女人,你有印象吗?”

        宋亚闭目找了找,“哦,还不错,给叶列莫夫打个招呼,她的特写画面安排得精致一点就够意思了……”

        宋亚交待了一句就把这件事抛在脑后,“我们的电影有米拉麦克斯的投资,又给面子启用了他中意的人,那哈维韦恩斯坦回头会帮猫鼠游戏冲奖吗?”

        “他现在名声在外,一般需要电影自身素质够才会使劲,否则不是自砸招牌么?而且米拉麦克斯的自制片绝对优先,其次是他买断北米播放权的外国片,剩下来才能轮到他参与投资的项目,或许优先级还不如那些需要做人情交易的电影。”

        琳达实话实说,“大概要等猫鼠游戏进剪辑室才会和他谈这件事,其实我们不用紧张,林顿会盯着他的。”

        “也是。”宋亚点头。

        “还有,今天俄克拉荷马爆炸案的主嫌已经被捕了,不是中东人,是极端白人份子。”琳达说:“好像为了抗议93年的韦科惨案。”

        “啧啧,盎格鲁撒克逊不愧是白人里最凶残的一支啊,北米,澳洲,原住民都几乎被他们灭绝了,听说这次俄克拉荷马城联邦大楼里死了一百五十人以上?”宋亚感叹。

        “最新数字是一百六十多,其中一百位是联邦雇员,八位联邦执法人员,四个特勤局,两个海关总署,一个dea(缉毐局),一个住房和发展部……”

        琳达笑着提醒,“注意你的言行哦老板,你不是说不能再犯论文政治不正确被皮埃尔萨顿抓住马脚的错误了吗?”

        “嗯,我以后确实要注意。”

        宋亚从善如流,米国公众人物哪怕是学校里的言行多年后也可能被人挖出来说嘴,该吃一堑长一智了,“对了,内城广播公司那边,艾丽西亚今天打电话过来说需要支援……”

        “是的,靠弗洛克夫人律所自身的能力根本别想查清楚内城广播公司的那笔烂账。”

        琳达从包里取出一份文件递给他,“她想让我们找永道深入配合。”

        “唉!艾丽西亚这方面经验还不足,我早咨询过萨穆尔了,内城广播公司的电台遍布全米,又都是黑人在经营,永道很贵,会计师还基本都是白人,怎么查?真咬牙查下去我不但要付给永道一笔巨款,还会被利益相关的黑人股东和管理层集体刁难……”

        宋亚苦恼地摇摇头。

        “又是件和辛普森一样令我们尴尬的事对吗?”

        琳达感同身受,“外表光鲜亮丽其实内里藏污纳垢,偏偏因为族裔的原因,整个群体还得咬牙力挺他们。”

        “还好只是注资。”

        宋亚没回答她这个问题,“实在不行就算了,皮埃尔的那个小小威胁对我造不成什么伤害。而且辛普森那事不是反转了吗?他的手根本戴不上犯罪现场遗落的那只手套。”

        白天刚刚直播完的杀妻案庭审中,辛普森现场向全国观众演示了一遍,他的手根本戴不上关键证物之一,凶手遗留在现场的手套,他的梦幻律师团之前就抓住了办案警官单人进入他住处不符合程序正义且有种族偏见嫌疑,现在全社会基本开始转而认为他是被冤枉的了。

        “希望是真的吧……”琳达撇撇嘴,“反正从案发开始,只要涉及他的所有消息都真假难辨,我都不知道该不该信他了。”

        “他也不需要我们相信,陪审团相信就行。”宋亚说。

        第二天,芝加哥fbi办公室。

        “局长。”

        卡尔莱特曼和女搭档走进分局长办公室,“昨天我去找aplus聊了聊,基本没有可怀疑的了,维克和肖恩就是他指使去杀锡那罗亚的。还有,肖恩那边除了探长被杀案几乎全交待了,他发现他那些藏在银行保险箱里的收藏品被我们缴获是致命一击……”

        “aplus交代了?”分局长很意外。

        “我观察……”

        “观察?又是你微表情的那套理论?莱特曼探员,你那些东西当不了证据!而且太慢!等案子查清楚我可能都已经被芝加哥政治势力逼调职了,你没注意吗?那什么鬼aplus根本不重要,他只负责出钱,彼得弗洛克才是关键人物,才是我们的主要目标!”

        分局长盯着电视机里关于爆炸案的报道不耐烦地说道:“朱利安尼想借你去帮他查窃听玛丽亚凯莉的那桩案子,听说那个顶罪的意大利经纪人心理防线就是你攻破的?看来你适合那种较轻松的案子,交接一下就出发去纽约吧。”

        “可弗里斯局长让我……”卡尔莱特曼猝不及防。

        “弗里斯局长现在没精力管这个案子,他已经让我全权接手了,现在压力全是我的。”

        分局长挥挥手,“等下将所有案件资料移交给马洪探长,我不相信什么人类行为学,还是用回我们熟悉的那一套吧!”

        “局长。”一位瘦高的白人敲门进来。

        “噢,马洪,你来了,正好,和莱特曼交接一下,然后该怎么干就怎么干,你从那家报社把匿名信拿到手了?”分局长问道。

        “是的。”

        马洪不苟言笑地拿出份文件搁在他办公桌上,“俄克拉荷马城案主嫌被证实是极端白人后,那些保守媒体一个个怕我们怕得要死。”

        “你吓唬了他们?哈哈,干得好!”分局长很满意,“我会让鉴识科详查信是谁寄出的,你马上和莱特曼探员交接吧。之后你打算怎么干?”

        “先把外面的小丑清一清。”

        “哈哈,和我想的一样。”

        第三天上午,马洪就带着fbi制服外勤出现在了维克家门口,这里已经变成了援助维克等人的临时指挥部,“……先生,你供职于……报社对吗?”马洪带人把门敲开,直接对南方律师出示了逮捕令,“你曾经发表和俄克拉荷马城爆炸案的主嫌打过交道对吗?拷上他。”

        “嘿!我们只是很久以前见过一面,聊过几句!”南方律师激动地挣扎抗议,“这也能被作为证据吗!?”

        马洪没有理他,撸开他的袖子,瞄了眼万字纹身,“没错,他们是一伙的,带回去。”

        “你们……你们这是报复,是迫害!”卡茜蒂仓皇地从房里冲出来,她熟练地喊道:“我要曝光你们fbi今天的所作所为!”

        “还有他……”

        马洪没理她,又点向一位在场的飞车党头目,“你和芝加哥一桩有组织犯罪案有关……他们是你的帮派同伙吗?”

        “我们只是朋友。”飞车党头目瞄了眼逮捕令,乖乖让外勤拷上双手。

        “都带回去,他,他,还有他。”

        马洪利落地又点了几个。

        “卡茜蒂,别紧张!我马上就能被保释!”南方律师头被摁进车里,他大声喊道。

        其他没被逮捕的人全都在大声抗议。

        “呵呵,她就是你们纯洁的雅利安女神?卡茜蒂麦基是吗?”

        马洪站在人群中心,大声指着卡茜蒂说道:“也许你们并不知道,她被她的同学,也就是那个nger歌星干过,拿过对方的钱,收过对方的贵重项链,多讽刺!”

        说完他就直接上车,fbi的车队带着人呼啸离开。

        剩下的人全都看向卡茜蒂,目光中的意味全变了。

        卡茜蒂脸色苍白,飞奔回自己的房间,反锁住门隔绝掉别人的目光,“怎么办?怎么办?”

        她被突然的惊变给弄懵了,跑回房里害怕的倚住门,边哭边念叨着瘫软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