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玄幻小说 - 芝加哥1990在线阅读 - 第六百七十五章?隔壁的新邻居

第六百七十五章?隔壁的新邻居

        “裘德洛……”

        站在湾流4SP的登机梯下面,宋亚迟疑的对妻子说道:“我不知道,虽然导演在暗中支持他,但应该竞争不过杰瑞德莱托,莱托在米国青少年群体里有名气也有票房号召力,光这点就能在博伟和迪士尼高层那加分不少了,好莱坞总是倾向用经过市场证明的人,毕竟是两千万制作的男主,林顿也不能忽视母公司兼发行方的意见。”

        “爱德华诺顿?戏最好没用,人不够帅,性格也不招强尼卡森他们喜欢。”

        “克里斯蒂安贝尔当然也很帅,戏也不错,听说为了这次试镜还特意减重,但他已经是能在其他项目当男主的演员了,片酬索价最贵,林顿那家伙偏偏喜欢把预算抠得很死,而且猫鼠游戏里大部分戏份集中在男主十七岁左右的区间,他长相有些稍显成熟……”

        试镜结束,两人都很忙,也到暂时分别的时间了,“但你别让星梦泪痕剧组现在去找裘德洛,一定要等到这边出结果后再说。官宣?那倒不必,等叶列莫夫通知就行,他会把事情办妥的。”

        “你知道我对这部处女作很紧张……”

        玛丽亚凯莉依依不舍的搂住他,“真不愿你离开我,哪怕是一天。”

        “我也不想……”

        宋亚有些感动,“好啦,只是去三藩办正事而已。”

        酒厂的筹备工作已经接近完成了,首先只上马一款伏特加酒,启动资金来自A+服饰在华国的合资制衣厂的软妹币现金,那笔钱换回了A+酒业在华国东北合资酒厂的一些股份,随后到位的会是当地银行的贷款以及宋亚五百万米刀购买的进口酿酒设备。

        “预祝我们成功。”

        宋亚在三藩和手下的里瑟、斯各特两大职业经理人签署了法律文件,把这件事正式定下了。

        没有记者,在场的除了会计和法务人员,基本都是宋亚商业帝国里的自己人,灰雁伏特加的成品还早得很,大家共同举起的杯中酒来自西格拉姆的马爹利银尊干邑。

        “祝成功。”

        所有人大笑豪饮。

        “A+服饰这边还有什么事吗?”

        宋亚边问斯各特,边瞄了眼在办公室外面和托尼等人碰拳打招呼的达蒙达什,这个被称为纽约布鲁克林最狡猾的街头黑小子已经开始跟在自己后面跑腿了,里瑟和从西格拉姆挖来的A+酒业高管们都很看不起他,所以现在处境有点尴尬。

        “一切顺利,我们最近正在全米各地招聘柜员,除了正式员工,我还想模仿GAP使用短期打工的学生和闲散人员。”

        合作谈成,斯各特和里瑟的矛盾告一段落,他兴奋的说道:“这能有效减少我们的运营成本。”

        “好吧,别太激进就行。”

        宋亚点头,GAP和麦当劳那种门店遍布全米的各行业连锁企业喜欢雇佣临时打工的学生,成年人兼职甚至假释犯,米国很大比例的学生群体出社会前会在这些企业打过工,确实能降低成本,当然管理跟不上的话也很容易出问题。

        “放心,老板。”

        斯各特雄心勃勃,那种被华国制衣厂员工发明的两件套被他在米申请了专利,今年就等着一鸣惊人了。

        “你是专业的。”

        宋亚不想对他的具体工作指手画脚,特别是在他刚不情不愿地给A+酒业出了一大笔软妹币现金,只换回还处于空中楼阁的酒厂股份之后。

        “然后呢?还有什么事?”他问琳达。

        “网景的吉姆克拉克邀请你出席在网景浏览器正式版发售之前的酒会。”琳达看着日程表说道:“然后时间允许的话可以去迪莱那转转。”

        “好的,我知道了,那我们就出发吧。”

        一行人去到网景的总部,今天这里来了很多大人物,摩根斯坦利的高层,还有软件业比如SUN(太阳微电子公司)的高层等等,马克安德森领导的部门靠编程技术获得了硅谷和软件业界的集体肯定,现在是个大红人。

        “APLUS,来,站到我身边来。”

        吉姆克拉克他们正在拍集体照,看到刚刚赶到的宋亚很亲热的大声招呼,“我们需要你哈哈!”

        宋亚不知道对方是不是暗指像借助自己的好运,还是因为在场全都是白人想使照片拍出来显得更多元一点,“我很荣幸。”

        作为小股东,他自然不介意为自己的生意站台,过去和吉姆克拉克和马克安德森肩搂着肩,一同拍照留念。

        “APLUS,聊聊?”

        照完相后酒会开始,硅谷里最多的物种就是不善人际的程序员,很多人聚在冷餐台前,边吃边聊代码。

        摩根斯坦利的人拉着网景的新任总裁主动过来认识,“夸特森,这位是巴克斯德。”

        “你好,夸特森先生。”

        宋亚知道这位就是承销网景IPO(首次公开募股)的华尔街大佬……也不知道算不算大佬了,他暂时对华尔街和摩根斯坦利都不太了解,“你好,巴克斯德先生。”他对这位总裁倒悄悄关注过,“我听过你前几天的演讲,很精彩。”

        “是吗?你同意我的观点?”巴克斯德饶有兴趣的打量宋亚。

        “呃,我不太懂,但您攻击比尔盖茨的视窗未来论,认为因特网代表着未来?我想详细听听。”宋亚笑道:“盖茨先生是我的偶像,我在微软股票上也赚了些钱。鲍尔默好像对您的发言很不高兴。”

        “哈哈,微软有什么东西是自己做出来的吗?什么都没有,连MSDOS都是买别人的,他们起家全靠IBM,要不是盖茨母亲是IBM的高管……”

        巴克斯德是个狂人,当然他的言论有多少是真心话有多少是想靠碰瓷行业巨头故意这么说的存疑,不过他确实很狂,“我甚至懒得反驳鲍尔默那个蹩脚的三流推销员。”

        宋亚失笑,鲍尔默可是拿SAT满分的哈佛高材生,“这种评价我还是第一次听到。”

        “他就是个蠢货。”

        巴克斯德骂起微软来滔滔不绝,而且言辞辛辣风趣,应该是个营销的好手。

        宋亚和夸特森微笑着等他说完,“网景浏览器正式版定价45刀,你预计销量会怎么样?毕竟和免费的公开版本区别不大……”

        夸特森主要关心软件销售情况,目前华尔街还是比较看重企业盈利能力的,“如果市场反应良好,这会是我们上市前的一针强心剂,反之……”

        “会很好的,放心,我们浏览器的市占率在那里摆着,只要有一定比例用户愿意花钱买正式版那销量也能上看百万……”

        巴克斯德自吹自擂,“45刀,只是……APLUS你两张专辑的钱。”

        “呃,三张,我的专辑目前还卖不到二十刀价位,或者以后精选集会卖到19.99刀。”宋亚很诚实的回答。

        “哈哈,会的,会的。”

        巴克斯德恭维道。

        宋亚感觉在场的科技业高管们都不停地把目光投向自己,然后和身边人交头接耳,“他们怎么了?”他问。

        “没什么,可能不太习惯有嘻哈歌星以软件公司股东的身份出现吧。”

        夸特森随口解释了一下,“你的DTS上市进入到哪一步了?IPO由高盛主导对吗?”

        “呃,我不知道方不方便说。”

        再不了解华尔街也知道高盛和摩根斯坦利是竞争关系,“个人感觉比这边慢一点,吉姆克拉克先生总是对我说那边慢的和蜗牛一样。”

        “哈哈,确实,音频行业比较小众。”

        夸特森笑道:“而且DTS头上还有个定时炸弹吧?”

        “是的,IBM、微软、惠普、康柏、苹果组成了一个专门小组,评估DTS所处的SD阵营和对手DVD阵营,虽然我不知道这关他们什么事,但结合最近和本子的汽车贸易战,也许胜负手就在下个月了,听说下个月他们会给出正式结论。”

        宋亚照实回答,现在米国和本子的汽车贸易战进行得非常激烈,而无论SD还是DVD阵营主导者里都有本子企业,米国企业不趁机捞一把就怪了。

        “如果对DTS不利呢?”夸特森问:“DVD标准胜算更高吧?”

        “这我就不清楚了。”

        宋亚喝了口酒,他其实清楚,如果SD落败,DTS和高盛准备把IPO的主攻方向放到收购上,向投资人说明筹来的这笔钱会被用在收购拥有DVD标准内专利的一些企业,算是个不得已而为之的策略吧。

        “迪莱,我们有新邻居了?隔壁在建的办公楼属于哪家企业?”

        离开酒会,宋亚又赶到了森尼韦尔的阿美利加音乐网站,迪莱正在照看昂贵的硬件设备安装,这些都是为即将上线的流行音乐板块和相关讨论区功能准备的。

        “YAHOO,一家网上黄页和搜索网站。”

        迪莱回答:“老板里好像有位华裔。”

        “是吗?YAHOO?这什么怪名字……”

        宋亚让他帮自己打开YAHOO的页面,确实琳琅满目地排满了企业网站入口等传统黄页信息,但一个有别于其他比如infoseek等搜索网站,占页面视觉中心位置的长搜索框引发了他那和发现马赛克浏览器一样的熟悉感。

        “这家公司欢迎天使投资者吗?”宋亚边随手在搜索框里输入单词边问道。

        “天使轮?人家A轮都投完了,都是大企业。”迪莱笑了,“他们很被看好。”

        “是吗?什么时候?”宋亚心里有些遗憾。

        “A轮到位好像就上个月的事,你忙着婚礼去了,我也懒得拿这些事烦你。”迪莱回答。

        宋亚缓缓闭目,仰天长叹,“唉,为了结个婚我错过了多少机会……”

        “嗯?”

        “呃,没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