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玄幻小说 - 芝加哥1990在线阅读 - 第六百零六章 猫

第六百零六章 猫

        十二月初的芝加哥歌剧院内,安德鲁劳埃德韦伯的另一出经典音乐剧‘猫’刚刚落幕。

        “吉米,帮我送送杰弗里。”

        身着正装的男男女女们一边闲聊着一边离开小包厢,宋亚陪着palm的杰弗里霍金斯和另几位拥有少量股份的公司创始人取完大衣,走到停车场入口相互道别。

        “aplus,谢谢你。”

        杰弗里霍金斯略有些感慨地和他握手,“我们的合作一直很愉快,也携手度过了一段公司最艰难的时光。”

        “夏天为何迟到,时光怎样流逝……”

        宋亚念了两句音乐剧台词,“但夏天总会来的,不是么?”

        “是啊,夏天总会来……那,再见?”

        “再见。”

        霍金斯笑着和妻子一道在吉米的陪同下去取车了。

        从明年一月一日开始,palm公司将成为usr(usrobotics,米国机器人公司)的控股分公司,霍金斯等公司创始人只保留了总共百分之十不到的股份,宋亚的股份也减少到了百分之五,其他早期投资机构则选择了获利退场。

        usr在众多竞争者中最后以对palm公司的七千万估值胜出,所以他们需要为大约百分之八十六的股权收购支付约六千万刀,杰弗里霍金斯瞬间成为资产数千万的新富,而宋亚脱手的百分之十五股权也换回了一千零五十万刀。

        当年宋亚花一百六十万买下plam的百分之二十股份,投资又获得了丰厚的回报。当然,这和他想让palm仿效dts筹划上市的初衷不符。但没办法,usr是一家以生产调制解调器为主业的科技公司,现在米国网络业发展很迅猛,他们财大气粗,钱砸得也够狠,他无力竞争。

        而杰弗里霍金斯也倾向于把股份卖给有硬件制造能力的大公司,好能安心扑在喜欢的研发工作上,usr能帮助他继续制造pda的梦想,还能帮忙抵御施乐公司发起的专利侵权官司,这两样都是宋亚给不了的。

        所以,只能这样了,宋亚让吉米通过一些抵抗动作得以保留了百分之五的palm股份,也算为以后留个念想,虽然usr必然不会让他这类作过梗的小股东捞到什么好处。

        “其实华国对调制解调器的简称就是猫。”

        用大衣盖住一袭红色晚装的华裔美女燕红笑道。

        “是吗?告诉你个秘密……”宋亚朝她眨眨眼,“我对华国的感情比米国还深,嘿嘿嘿……”

        “这样啊。”一句话逗得燕红花枝乱颤,“那我也告辞了?”

        “好的,再见。”

        已经在道琼斯下属公司就职的她偶尔会回复一些宋亚的技术咨询,由于不便收费,所以宋亚只能以笼络感情为主,免费资源,不用白不用,自己手下高管真正懂互联网技术的很少。这次她来芝加哥出差,正好带上一起看音乐剧,顺便帮她在霍金斯等人面前混个脸熟。

        九四年,加上这笔一千万收入,其他有舞出我人生项目的九百万本金以及两千六百万盈利,陶氏支付的第一笔代言费五百万,和索尼哥伦比亚唱片的结算两千五百万,释出dts部分股份收入八百多万,加上其他杂七杂八的收入,如果再算上陶氏那四千万现金和两百万股股票以及去年存留下来的现金,敛财速度可谓惊人。

        不过今年他的花费也不低,和未婚妻光派对、订婚典礼以及其他奢侈品与明星生活的开销就造掉了上千万,a+电影工作室明年两个项目要准备上千万投资,投资网景花了两百万,后来因为看到惠普的pda产品后增持他家股票花了一千万,应付各种麻烦的几百万,再加上要为明年税季的高额税款进行预缴操作,刨除掉法务财务等支出,现在他手里还剩下约八千万现金。

        除了旗下难以准确估值的一票公司和持股,他在股市里的股票价值也达到了一亿大关,这还没算房产、飞机、奢侈品等的价值。为了帮丹尼尔坐稳总裁职位,索尼哥伦比亚唱片的后续结算拖到了明年,舞出我人生原声带以及菲姬、common等人的唱片收入又将会是笔巨款。

        由于雪琳芬拒绝了房产赠予,她和罗柏母子的那几百万要花十八年支付完毕,所以对现在的宋亚来说,负担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了。

        “肯尼斯大佬那边情况怎么样了?”他找了个机会悄悄问老麦克。

        在九五年准备大干一场之前,fbi探员被杀的后遗症还有些麻烦,查尔兹在任期的最后时间里对地狱短尾猫的地盘展开了扫荡,但在与彼得弗洛克的默契下,重新回到地狱短尾猫的肯尼斯有选择地主动交出一些帮众来平息fbi的怒火,他甚至把帮派名字也改了,现在地狱短尾猫不复存在,直接就叫卡特(猫)。

        相关人士里,吹牛老爹最倒霉,因为唯一幸存的那个人是他的手下,那家伙在fbi的审讯下竹筒倒豆子什么话都说了,吹牛老爹被捕后很快交保,但以后必然会成为跑警局和法院的常客。

        苏格奈特那边因为应付fbi和当地警方的调查也无暇他顾,还好他和吹牛老爹基本是锡那罗亚搞事的受害者,他这次又没参与进来,所以受影响程度较低。

        在底层黑人群体和中小dj眼里,犯下连桩大案,最后和fbi探长同归于尽的锡那罗亚成为了一个传说人物,小洛瑞被流言引导为求逃脱二级谋杀罪而出卖兄弟的那个告密者,目前他还在监狱里被关禁闭,等以后被放回普通监室就……只能自求多福了。

        吹牛老爹收割了一波地下声望,因为他派去芝加哥的三个枪手最后导致了锡那罗亚的死亡,也算有仇报了仇了。

        至于宋亚自己,dj们基本没把他扯进来,但趋势上是看跌的,因为地狱短尾猫在不知情的人眼中全灭了,所以现在都觉得他的帮派后台没了。

        “肯尼斯应付的来。”

        老麦克说道:“fbi的犯罪现场调查小组在现场发现了狙击枪零件,但我已经消灭了能追查到我的中间环节。”

        中途老麦克离开过两天,宋亚也不想问他干嘛去了,做了些什么事。

        “犯罪现场调查小组到来后有人去破坏过现场,不知道是谁指使的,但相信fbi查不出更多东西了。”老麦克又说。

        “一个谎要用更多的谎来圆对吗?”宋亚无奈地笑道。

        “大家都很专业,现场破坏的非常‘自然’,本来那个堆场就是流浪汉和聚众吸毐者经常来往的地方……”老麦克说:“忘掉这件事吧,永远不再重提是最好的。”

        “好吧。”

        此时的废弃堆场,犯罪现场调查小组仍在继续工作,一位学者气质的中年白人正拿着紫外线灯,蹲着研究地上被药剂显化的斑斑血迹。

        “吉尔,还不走吗?很晚了。”

        一位女性脱下手套过来问道。

        “我再想想,再想想……”男子喃喃自语,胸前工牌上有他的名字,吉尔伯特葛瑞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