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诸天一页在线阅读 - 第五百四十九章 饮一杯酒,塑本源真身

第五百四十九章 饮一杯酒,塑本源真身

        “论道,他是不是想在论道中杀我?”

        杜青眼睛直勾勾盯着对面之人,他总觉得这个人找他论道似乎不安好心。

        这居然就是那个人拆他洞府然后要他给的回礼?

        “有问题,有古怪。”

        杜青心里想着,却见对面已经开始出手了。

        叶知秋随意出手,一道大手印凝结在虚空之中,霎时之间,方圆千里之仙气都被这道大手印摄取而来,使得这道大手印似乎蕴含了强大的天地之威。

        “世界宗大手印,役灵印!!你是魂云洲世界宗之人!!”

        杜青心中一动,认出了这种大神通。

        他感受着方圆千里的仙气消失,心神再一次颤抖起来,唯恐这手印直接对着他砸下来。

        叶知秋却让这手印直接消失,那被摄取的仙气又回归天地了。

        “他难道真的只是想和我论道一番?”

        杜青心中惊疑不定,却在此时,却听得那边叶知秋开口:“该你了。”

        杜青面色凝重起来,他觉得对方一定是在探究自己的虚实,因此这一次论道,他必须使出一些真本事来。

        “大地土之本源!”

        杜青左手向着下方大地虚空一按,顿时那充满了裂缝的土地,立刻诡异的震动起来,点点如黄沙般的晶光齐齐飘出,刹那凝聚在了杜青的左手前,化作了一团如烟丝般的黄色雾气。

        这雾气内,存在了浓郁的土之本源的气息,那气息散出,立刻使得地面看去扭曲起来,隐隐似这四周环境,似变成了一片大漠荒沙!

        “土之本源么。”

        叶知秋看着杜青使出来的土之本源,心中微动。

        他在洞府界最后的一些时光,也领悟了一些有关土的本源,不过显然没有杜青领悟的多。

        叶知秋又看了几眼,心神一动,目光闪烁中在那役灵印施展的刹那,右手掐诀再次一指天空。

        却见一片七彩光芒呼啸而来,瞬息凝聚在叶知秋身前的天地,把四周全部笼罩在七彩光芒内,那七彩转眼收缩凝聚,化作了一把七彩长枪。

        此枪一现,那杜青双眼瞳孔收缩,露出骇然之色。

        “东临宗七彩术,你……你……你到底是世界宗之人还是东临宗弟子!!”

        “你说呢……”

        叶知秋微微一笑,右手握拳,掌开之间百万禁制呼啸而出,齐齐直奔天空而去,却见天地一变,一把撑开的,巨大的古伞,轰然出现在了杜青的目中。

        杜青全身一震,露出无法置信的神色,他下意识的退后几步,看向叶知秋的目光,已然蕴含了极深的忌惮。

        “仙罡七十二洲,仙皇钦点,最强三道宗……松云道不传道术……焚界古伞……”

        杜青面色苍白,叶知秋的神通一个比一个让他震撼,此刻他头皮发麻,他可不会认为叶知秋是偷学到的,这种种神通看起来极为正宗,绝非偷学可会。

        “该你了。”

        叶知秋停了下来,等待杜青的出手。

        杜青神色忌惮,扬天一声低吼:“重之本源!”

        他这一次使出了自己压箱底的本源。

        他之所以能成为空玄修士,之所谓能度过数次玄劫,除了其肉身的原因外,与他感悟的这重之本源有极深的关联。

        甚至在大魂门他会受到庇护,也与这道本源有联系!

        重之本源,感悟天地一切物质的重量,从小到一粒沙土,大到一块陆地,甚至更久远的扩散下去,明悟一切轻重变化,操控一心,任意变化。

        这重之本源,在仙罡大陆并不多见,往往需要特殊的天资方可明悟,杜青本不具备这个资格,但他的那具木头身体,却是蕴含了一丝重之本源,这才让他慢慢摸索出来感悟到身体中。

        此本源一出,无形不可见,但却让杜青随手召唤出紫色火海,凭空的似拥有了重量。

        自古以来,在仙罡大陆上,就存在了两种对于火的不同的认识,这认识的重点,就是有关火,有没有重量。

        一方认为存在,一方则认为火只是一种现象,不应该有重量。

        直至现在,这种认识始终还是没有分出正确与否,但在神通上,却是无碍,这杜青通过其重之本源,赫然将这火,凭添了重量!

        如此一来,此火的威力,暴增无数。

        与此同时,他的左手所持的土本源雾团,更是在这重之本源的作用下,仿若在杜青的手里,拿着一个大陆般。

        这一切说来缓慢,可实际却是转眼发生,展开了这重之本源,杜青的战力急速上升,火有重量,而土如大陆。

        “道友,如何?”

        杜青手托大陆,面色之中有了几分凝重。

        似乎他只领悟了重之本源,却没有领悟轻之本源。

        “不错不错,我见过许多的修士,重之本源能够小成的修士却是第一次见。”

        叶知秋看着免眼前的重之本源,生出很大的兴趣来。

        尤其重之本源与土之本源,火之本源相融合之后,其威力成倍上升。

        “我有一道神通,名曰阴月有晴。”

        叶知秋淡然开口,右手抬起一指天空,却见那天上,突然出现了一轮明月。

        此刻明明是白天,这月亮的出现,极为诡异。

        在这月亮出现的刹那,叶知秋手指落下,指在了来临的杜青身上,顿时杜青的脸部,就立刻幻化除了一个月亮的痕迹,正急速扩散开来。

        “此术,如何!”

        叶知秋看向那面色一片苍白,再次震撼的杜青。

        “阴……阴月宗……起手式……”

        杜青脑中如雷霆崩溃轰鸣不断,阴月宗,同样是东州九宗十三门之一。

        而且此术一经出现,就会破相,无比的阴险,是仙罡大陆女修最为讨厌的术法之一。

        他面前这个人,居然也会?

        “呼风。”

        叶知秋又是伸手一指,一道黑风显现虚空的刹那,便化作一柄黑色道枪。

        这道枪杀意凛冽,似乎能断人生命之火。

        “唤雨。”

        天上渐渐有雨生出,在那大雨落下的刹那,那无尽的雨变作了一蓝色道剑,散发着丝丝道意。

        “惊雷。”

        叶知秋话语一顿中,立刻天地轰鸣,一道太古雷龙轰轰降临。

        在这雷龙出现的刹那,天地色变,整个天空似有无数雷霆幻化而出,从这四面八方齐齐直奔此地,那一道道雷霆蕴含了天地之威。

        “这……这是雷之本源的太古雷龙!只有把雷本源修炼至极深的程度,才有可能会出现这种雷变!!此人……此人不但拥有其他神通,还拥有雷之本源!”

        杜青神色一凝。

        “生死。”

        叶知秋再一次传出了话语。

        此言一起,立刻天空雷霆中,落下一缕白气,大地震动下,钻出了一缕黑气,这黑白二气环绕在一起,形成了一个漩涡,漂浮在叶知秋的身前。

        阵阵生与死的气息,在这漩涡内浩荡扩散。

        “因果。”

        叶知秋的话语听的那杜青面色巨变,心惊肉跳中,他眼中露出无法置信之色,他看到在叶知秋的身前,再次出现了一团巨大的漩涡。

        这因果为大道,极为复杂,其内一片混沌,无法让人看清,就如同因果一样,分辨不清那道的变化。

        “道友还有什么本源神通,不会就这火土重三道吧?”

        叶知秋又展示出这些本源神通之后,停在那里不去展示,笑意盈盈,看着一旁早已经震惊了的杜青。

        “我……修士修行,总要一步一步来,我今年才修行了八千年,能够领悟三道本源已经不错,我快要领悟第四道本源。”

        杜青露着几分苦笑,他现在知道自己那个侄儿究竟带来了一个什么人,那是一个大神通者,其神通之强大,本源之多,早已经远远超过了他。

        但是他还年轻,只活了八千年,若是这一次不死以后有的是机会。

        不过,“八千年”一词落在苏灵毓的耳中,却让她心中一惊。

        叶知秋看了眼苏灵毓,点了点头。

        他面前这个人有八千岁,也是很正常的事。

        这毕竟是仙罡大陆,八千岁修行到这个地步算是正常。

        “论道完了,不请喝杯茶吗?”

        叶知秋将所有本源神通收了,笑着言道。

        “这就完了……”

        杜青心中想着,面上也点了点头:“你们还不上茶,耽误我的贵客!”

        其他的弟子急忙称是,去倒茶去了。

        “道友的修为果然高深,只是却不知道为何,没有凝聚出本源真身来?”

        等到好茶好酒都上来了,喝了几杯之后,杜青发现这一位真的没有找他算账的想法,于是放开了说话。

        本源一出,则修为可入第三步空境内,以本源之力吸收天地浩荡,战无不胜。

        往往实之本源比较好获得,但若想修为达到空玄,就必须要亲自感悟出虚之本源的变化。

        本源越多,实力就越强,这是仙罡大陆上修士皆知的事情。

        且这本源也分层次,从开始的本源出现,到凝聚出本源法器,直至本源大成,需一一走过,但传说中,会有一些天骄之辈,可以推动本源在大成之后再次壮大,最终凝聚出一个本源真身。

        这本源真身,颇为少见,一旦出现,强大的让人可怕。

        “道友修为如此强大,竟还未领悟出本源真身,看起来这本源真身实在难以凝聚。”

        杜青又喝了一碗酒,颇为感慨。

        只是他的眼睛,却是在打量着对面的叶知秋。

        他这一生,在大魂门的老祖身上看到了一个魂之本源的真身,再没有见过第二个本源真身,看起来,这个道人修为虽然强,却强不过大魂门的老祖。

        “本源真身?这不是洞府界没有这个说法么,所以没有凝聚……”

        叶知秋心里想着,将本源真身的一些凝聚原理学了学。

        这本是仙罡大陆早已经熟知的常识,叶知秋却是第一次来,所以不太清楚。

        那就凝聚一个。

        “这酒暂且不喝了,待我凝聚一个。”

        叶知秋站起身来,准备凝聚个火之本源。

        他的目光看向整个天牛洲。

        天牛洲地火支脉众多,数千条也不止。若能吸收这仙罡大陆天牛洲的地火,便可以让他的火之本源大成。

        而天牛州过往无数年来,并没有人做过这样的事。

        只因为天牛洲上的修士心中就没有升腾过这个想法。

        他们成就大能,全部都是被这天地之火认可后,感悟其本源,从而成为大能。

        若是境界到了,本源壮大后,或许也可以成为火中王者一样。

        但归根结底,还是与洞府界有很大的不同。

        一个是顺火道本源而领悟,一个是逆火道直接吞噬。

        这前一个,火道本源可以可持续被后人领悟,一代接着一代,是有利于仙罡大陆修士的可持续办法,而后一种,则是一杆子买卖,直接吞噬,不管其他修士。

        这后一种,自然更加强大。

        正是这样,若是能够吞噬地火之魂,修士的火之本源就会大增。

        叶知秋的目光望向一处山峦弥漫之处。

        那里的山峰一片翠绿,丝毫看不到地火的痕迹,但叶知秋却是凭着其火本源的感应,目光一扫,他看到了一条巨大的火龙在这山峰下的地底深处,正闭目沉睡。

        在叶知秋目光落在那火龙身上的刹那,这火龙突然睁开双眼,其双目一片火海,隔着大地与山峰死死的盯着叶知秋。

        吼!!

        一声咆哮回旋,大地震动,山峰一晃,似有狂风呼啸,但这龙吼之声,却是常人无法听到,即便是修士也很难察觉,唯有蕴含了不同火本源的叶知秋,才可以清晰的听闻这同类间极度排斥的吼声。

        双目一闪,叶知秋大手一抓,抽地火之魂。

        虚空动荡,一条头颅足有千丈的火龙,直接就从那崩溃的山峰下一冲而出。

        在它出现的瞬间,蔚蓝的天空立刻成为了赤红色,似被火焰燃烧,大地更是发出磁磁之声,却见一道道裂缝撕开,一条条炎浆地火流淌。

        随着咆哮,这火龙庞大的头颅直接就临近叶知秋,一头撞来,天地震动,如同一颗火焰流星从天外降临,直奔叶知秋,那股惊人的气势,足以让众人修士在面对时,为之色变。

        但叶知秋的神色却是平静没有半点变化,瞳孔内有一道火符显现,向着那火龙猛的一吸。

        那火龙全身一震,立刻扭曲中齐齐被那道火符吸入口中,这股吸力越来越大,到了最后,地动山摇,天地色变,那整条火龙的身体,赫然全部成为了火海,全部被火符吸走。

        叶知秋可以清楚的感觉到,火本源,再次壮大。

        距离化作火之本源真身,还有十万步的距离。

        “地火脉枯萎,地火消散,这条支脉,居然死亡,他是在吸收地火,这……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啊……修士就算拥有了火本源,也不敢强行吸收地火,一旦这么做,很有可能引起体内火本源的反噬,会被天牛洲的天地之火排斥……他……他是怎么做到的,他到底要干什么!”

        叶知秋身旁,杜青眼中露出骇然。

        他从未听说,有人可以吸收吞噬地火脉,仙罡大陆的火本源大能,往往都是将地火供奉,获得认可后感悟其本源,根本就不敢去吞,也不能去吞。

        因为火本源修士的一切都是地火给的,修士想吞也不能吞。

        “我算是明白,这外来的修士为什么不受仙罡法则欢迎了。”

        叶知秋吞噬着地火,看着一处又一处的地脉破坏,整个大地似乎处于末日。

        他这种行为,无异于域外天魔。

        “众地火听我号令,认我为主。”

        叶知秋目光灼灼,空间道韵在他的周身流转。

        这一刻,他的周身虽然虚无,其实凝聚了无尽地火支脉。

        那一道道地龙,还没有彻底反应过来,就被叶知秋的道则包裹了身子,种下了他的印记。

        这地火之魂便依旧在,只是有了主人。

        那外边的大地,则往昔如旧,并没有一点地火飞出,造成生灵涂炭。

        “火道本源,凝。”

        无数地火之魂献出本源,融入叶知秋的那道火符之中,顿时这火符里似乎又有了一个叶知秋,这叶知秋具备了四肢,具备了身躯,具备了一切。

        一道道火道威严从这本源真身上扩散出来,笼罩八方。

        杜青一愣,他发现他的火道本源在这道本源真身面前,完全被遏制!

        根本无法反抗!

        就仿佛他所修成的火道本源是从对面这一位存在学到的一样,又仿佛是弟子遇到学生,孙子遇到爷爷。

        “我……坑了自己?”

        杜青后悔死了。

        而此时,叶知秋才坐了下来,又饮了一口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