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玄幻小说 - 我有进化本源在线阅读 - 第三十九章 炼器宗师?

第三十九章 炼器宗师?

        不对自己产生威胁的情况下,队友实力提升,那是好事。

        牧云秋的实力比方啸何更强,但有“东河李逍遥”这个虚构形象存在,牧云秋绝对不会跟方啸何翻脸,顶多就是将来意见不合,各奔东西。

        有这层因素在,方啸何才敢说出“送一件超品灵宝给扶他兄”这样的话来。

        牧云秋听了方啸何的话,第一反应是不相信。

        然而一想到方啸何的哥哥是元婴强者,手头有一两件超品灵宝也很正常。

        明白这一点之后,她的心思顿时火热了起来。

        虽然很想要,但她还是客气道:“这...这样不太好吧?”

        方啸何的话很在理,她的实力提升,意味着三人小团体的实力也要跟着提升。

        话虽如此,该有的客气还是要有的,过年长辈给红包,都还得一边说着不要一边往口袋里塞,这是绝对不能少的流程。

        方啸何当然看出了牧云秋的言不由衷,他呵呵笑了笑,“没什么不好的,就当是我给你的见面礼吧,等我哥处理完手头的事情,跑来找我,估计也是要送一份见面礼给你的,你先习惯习惯。”

        “可我没准备什么见面礼……”牧云秋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道。

        “没关系,心意到了就好,实在过意不去,以后补上也可以。”方啸何摆了摆手,示意不要放在心上。

        “好吧。”牧云秋轻轻颔首,不再说什么。

        方啸何装模作样地思索了几秒,旋即问道:“扶他兄,你一般使的是什么类型的法宝?”

        “剑。”牧云秋不假思索地回答道。

        “可以让我看看你的法宝吗?”

        “当然可以。”

        牧云秋说着,放下碗筷,摸了摸,从储物袋里面摸出一把剑来。

        这是一把细剑,配备了一副剑鞘,剑鞘包括剑柄都是青色的。

        方啸何也放下碗筷,从牧云秋手中接过那把剑,拔剑出鞘,剑身却不同于剑鞘或剑柄,呈银白色,目视着,映衬出来的方啸何面容的倒影十分清晰。

        真元力量注入其中,剑身发出一道淡淡的白色光芒,挺漂亮的。

        方啸何并不是炼器师,但鉴别东西的眼力还是有的,这把剑只是上品灵宝,连极品灵宝都算不上,更不用说超品灵宝。

        “我这把剑名叫青霜剑,不过并非汉高祖刘邦的佩剑,也不是申雪娥家的祖传宝剑,只是找了一名炼器师打造宝剑之后,见它剑身如霜雪,剑柄和剑鞘却如青果,方才以青霜二字命名。”牧云秋主动介绍道。

        “青霜剑吗?”

        方啸何轻轻颔首,“扶他兄看来对这把剑很是喜欢,既然如此,我就不另外送你宝剑了,直接帮你将这把剑的品质提升到超品灵宝吧。”

        “呃……”

        牧云秋愣了一下,心里面不禁有些疑惑:法宝的品质还能提升?

        据她所知,一件法宝炼制成型之后,什么品质就是什么品质,从来没听说过还能让法宝品质提升的。

        方啸何是在开玩笑吗?

        还是说,她自己听错了?

        正当牧云秋一头雾水的时候,方啸何已经将青霜剑插回到剑鞘之中,接着站了起来:“我先失陪一下。”

        说完,转身离去。

        牧云秋并不担心方啸何带着青霜剑跑路,毕竟陈瑶还在这边,而陈瑶又是方啸何的青梅竹马,肯定不存在跑路一说。

        不过她还是有些好奇,忍不住问道:“七夜兄这是要干嘛?”

        “我也不知道。”陈瑶微微摇头。

        虽然不知道方啸何要干嘛,但她也不认为方啸何会丢下自己直接跑路,因此她一点都不担心。

        甚至,她看了一眼刚才方啸何坐过的椅子,将方啸何放在椅子上的碗筷拿开,放在地上,自己则一屁股坐了下去,颇有些鸠占鹊巢的意味。

        方啸何自然不知道自己刚刚离开,椅子就被陈瑶占了去,他之所以要离开,也只是想找个没人的地方改造青霜剑,让青霜剑进化成超品灵宝。

        毕竟改造过程中是要动用本源力量的,他可不想被除父母之外的任何人知道自己拥有这种力量,哪怕牧云秋已经是他的同伴,那也不行。

        找了个没人并且不会被发现的地方,方啸何才将体内的真元力量转化为本源力量,用本源力量触碰青霜剑。

        “改造上品灵宝【青霜剑】,进化为超品灵宝【青霜剑】。”

        青霜剑还是那把青霜剑,从外表上看没什么不同,但经过本源力量的改造之后,它已经不再是上品灵宝,而成了超品灵宝。

        真元力量注入其中,可以感觉到这把剑多了几分气势,就连剑身散发出来的白色光芒也变得更加亮眼。

        收起真元力量,剑身之上散发出来的白色光芒顿时收敛。

        尽管只是从上品灵宝进化成超品灵宝,方啸何却非常满意,毕竟他现在的修为只够提升到超品灵宝,想要将东西从灵宝进化成玄宝,估计得等他突破到化元境才有可能。

        超品灵宝,对牧云秋来说已经足够了,真要将青霜剑进化成超品玄宝,反倒未必是好事。

        用进化本源改造物品,只是一下子的事情,不过方啸何并不急着回去,免得引起牧云秋和陈瑶的怀疑。

        将青霜剑的剑身插回到剑鞘之中,接着他便四处转溜了起来,准备物色一辆新的车子,为离开东河市,前往南江市做准备。

        ……

        好一会儿都不见方啸何回来,陈瑶不禁有些担心:“方啸何这家伙,该不会出什么意外了吧?”

        她也有点担心牧云秋会产生误会,思来想去,她干脆开口说道:“那个...我可以叫你云秋吗?”

        “可以啊。”牧云秋点了点头,“我也直接叫你陈瑶,不介意吧?”

        “嗯。”

        陈瑶之所以要跟牧云秋搭话,就是想分散牧云秋的心思,免得牧云秋以为方啸何带着青霜剑直接跑路,将账算到她头上。

        见牧云秋一点架子都没有,很快她又说道:“云秋,方啸何为什么要叫你扶他兄?”

        “这个称呼比较亲切呗。”牧云秋不假思索地回答道。

        “不是……我的意思是,为什么会是扶他兄?”

        “因为我的QQ昵称是:墙都不服只扶他。之前东河李逍遥在聊天群里面发布了末日即将到来的消息,我看到消息就私聊了他,可能因为我对他的称呼是逍遥兄,所以他对我的称呼也就变成了扶他兄,七夜兄估计是随他哥的叫法。”

        “在聊天群里面发布了末日即将到来的消息?”

        陈瑶暗暗嘀咕了一句,心里面忽地有点不爽,明明都没告诉她这个青梅竹马,却要告诉那个群里面的人,可见方啸何是真的没将她的生死放在心上。

        好气呀!没想到你是这样的方啸何!

        正想继续说点什么,牧云秋忽地一指远处,“七夜兄回来了。”

        陈瑶扭头看去,果然是方啸何回来了。

        她没有要起身迎接的意思,甚至不准备让座:反正这个座位我要了,你干脆坐地上好了。

        方啸何回到两人身旁,瞥了陈瑶一眼,有点想将陈瑶一把揪起来,不过想想还是作罢。

        占了就占了吧,反正他已经吃饱了。

        他将青霜剑还给牧云秋,开口说道:“我已经将它的品质提升到超品灵宝了,你看看。”

        牧云秋将信将疑,接过青霜剑,拔剑出鞘,输入真元力量,很快便惊呼一声。

        “果真成了超品灵宝!”

        她有点不敢置信,“七夜兄,你是怎么做到的?”

        “小意思。”方啸何笑了笑,并没有说实话。

        牧云秋看了看手中的青霜剑,又上下打量着方啸何,眼睛转溜了几下,旋即说道:“七夜兄,你是炼器宗师?”

        能将已经成型的法宝的品质从上品灵宝提升到超品灵宝,在她看来,八成也只有炼器宗师能做到。

        炼器师也是分三六九等的,依据天道盟曾经制定的标准来划分就是:炼器师、炼器大师、炼器宗师。

        普通的炼器师,只能炼制灵宝。

        水平差的话,炼制出来的就是下品灵宝甚至伪灵宝,水平高一点,炼制出来的就是上品灵宝。

        她找人炼制青霜剑的时候,找的就是水平还算不错的炼器师。

        炼器大师的炼器水平自然比普通炼器师高得多,一般只有能炼制出玄宝的炼器师,才有资格被称为炼器大师。

        若是炼器大师来炼制灵宝,炼制出来的法宝品级基本上不会低于上品灵宝。也就是说,最差的情况都是上品灵宝,好一点的话或许能炼制出极品灵宝。

        至于炼器宗师,那又是更高水平的炼器师,只有能炼制出天宝的炼器师,才有资格被称为炼器宗师。

        炼器宗师来炼制灵宝,起步都是极品灵宝,运气爆表的话甚至能炼制出超品灵宝。

        在牧云秋看来,方啸何的修为并不怎么高,但方啸何能将青霜剑的品质从上品灵宝提升至超品灵宝,那就算不是炼器宗师,也肯定拥有炼器宗师的潜质。

        也就是说,方啸何的炼器水平肯定很高,只不过被修为拖累,才达不到炼器宗师的标准。

        只要能将修为提升上去,估计方啸何就能成为名副其实的炼器宗师。

        至于方啸何年纪轻轻,修为也不高,为什么能拥有堪比炼器宗师的炼器水平,她就不清楚了,也不需要管那么多。

        方啸何根本没想到自己展露出来的这一手会让牧云秋误会成炼器宗师。

        尽管这是一个装逼的好机会,他却避之唯恐不及。

        因为,一旦被打上炼器宗师的标签,想要摘除可没那么容易,日后牧云秋若是法宝出了什么问题,来找他修理,他岂不是很尴尬?

        说不会修理吧...牧云秋肯定不会相信,说不定还要以为他在摆架子。可要说会修理吧...那是不可能的,他的进化本源只能将物品改造升级,可没办法修理法宝。

        他连忙说道:“扶他兄,话不能乱说,我什么时候变成炼器宗师了?”

        “我懂得。”

        牧云秋会心一笑,心里面想的是:“修为不到家,确实不能算是炼器宗师,七夜兄不承认也是应该的。”

        你懂得?你懂个屁呀!

        方啸何一看到牧云秋的笑容,就知道自己又被误会了。

        他差点忍不住喷出一口血来:我真的不想装逼啊,你脑子里面的小剧场能不能不要那么给力?

        “扶他兄,我再强调一遍,我真不是炼器宗师。”

        “至于为什么能将你的青霜剑从上品灵宝提升到超品灵宝……这个很简单。”

        “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一句话:法宝品质不高,多半是装的,打一顿就好了。”

        “可能你不相信,但就是这么一回事。”

        方啸何一本正经地解释道。

        不解释还好,这一解释,牧云秋心里面又确信了几分。

        打一顿就能将法宝的品质从上品灵宝提升到超品灵宝?

        蒙谁呢?

        真要有那么简单,那超品灵宝肯定遍地都是,也不至于那么稀罕了。

        明明拥有这么高的炼器水平,为什么方啸何就是不愿意承认呢?

        她忍不住思索了起来。

        一开始,她以为方啸何是谦虚,但如今看来,似乎并不只是因为谦虚。

        可能方啸何觉得年纪轻轻,修为也不高,却拥有这么高的炼器水平,这样不好解释?

        还是说,方啸何怕麻烦,担心她会以此要求方啸何帮忙炼制各种各样的东西?

        如果真是这样,那方啸何八成是误会她了,她牧云秋才不是这样的人,才不会因为自己和方啸何联手了,就对方啸何各种使唤。

        她有点想解释几句,不过想想还是算了,反正接下来有大把的相处时间,方啸何会慢慢了解她的,届时误会将自然而然地消除。

        想到这里,她点了点头,“七夜兄,不用辩解,我明白的。”

        不等方啸何说些什么,她连忙转移话题:“咱们接下来是什么打算?宋祁他们的组织要离开东河市,寻找基地,咱们是不是也应该找个基地?”

        说到正事,方啸何也变得严肃了起来:

        “东河市肯定不能待了,不过咱们就三个人,暂时还不需要什么基地。

        我的想法是,先找辆适合咱们三人乘坐的车子,离开东河市再说。

        另外,我在南江市那边有一个表妹,也是修真者,我必须去救她,所以你要是不介意,咱们直接去南江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