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玄幻小说 - 我有进化本源在线阅读 - 第三十五章 飞剑传书

第三十五章 飞剑传书

        方啸何原本确实是打算到城西找到扶他兄之后再停车,可惜人还在途中,他的真元力量就已经见底。

        没办法,从家里面逃出来之后,一路上他都在战斗,还用本源力量改造出一件玄灵宝衣,一双流云靴和两把灵子手枪,能撑那么久已经很厉害了。

        真元力量已经见底的情况下,不适合继续前行,必须停下来恢复真元力量。

        好在他们所处的地方似乎有点偏僻,周围连废墟都不是很多,附近也看不到人或丧尸,甚至一辆车子都没有。

        停在这个地方,倒是不用担心会有什么危险。

        见方啸何突然停下来,陈瑶不禁有些疑惑,忍不住问了句:“怎么了?”

        “休息一会儿。”方啸何半真半假地回答道。

        陈瑶并没有多想,只是透过挡风玻璃看着外面的天色,喃喃自语似地说道:“天快要黑了。”

        “毕竟五点多了,又是十二月,天黑得快,很正常。”

        方啸何随口回了一句,接着从储物戒指里面取出两瓶水,还有面包之类的干粮,放在两人中间。

        “饿了的话自己拿来吃。”

        说着,自己开了一瓶水,喝了两口,拿起面包,撕开包装啃了起来。

        对于方啸何这种变戏法一般的手段,陈瑶已经见怪不怪。

        她也没有半点要客气的意思,拿起剩下的那瓶水和一个面包,啃着面包喝着水。

        吃着吃着,她才想起什么,连忙问道:“方啸何,你该不会真的是修仙者吧?”

        “差不多。”

        “嗯?什么叫差不多?”

        “虽然我听说过很多神仙的传说,但从来没听说过有谁修炼成仙,所以我们从来不称自己为修仙者,而是修真者。”

        “你们?”

        “对。”

        “难不成你还有很多同伙?”

        “什么同伙?是道友好不好?被你说的,搞得跟抢劫犯似的。”

        “……”

        陈瑶并没有道歉,只是沉默着,消化着方啸何话语里面的这些信息。

        好一会儿,似乎消化得差不多了,她继续问道:“你是什么时候开始修真的?为什么我从来不知道?”

        “你又不是我什么人,为什么要让你知道?”方啸何反问道。

        “喜欢你的人。”

        “喜欢我有个毛用?我又不喜欢你。全世界所有的美女都喜欢我,难不成我还得一一告诉她们?”

        “呸!你还能不能更不要脸一点?”

        “放心吧,我这张帅脸,就算不要也不会给你。”

        “……”

        陈瑶顿时无言以对。

        一连吃了好几个面包,填饱肚子之后,方啸何跟陈瑶吩咐了一句,让陈瑶没事不要打扰他,旋即闭上眼睛,专心恢复真元力量。

        陈瑶并不知道方啸何是在恢复真元力量,不过方啸何既然说了不让她打扰,她自然不会去打扰。

        她吃得差不多了,又喝了两口水,将瓶子放下,接着拿出手机。

        没网络没信号的情况下,手机的用处其实也不是很大。

        她看了看时间,屏幕上面显示的是“17:56”,距离六点只差几分钟。

        刚才还只是快要天黑,如今天色却是真正地黑了下来。

        她扭头看着方啸何,没有开灯的情况下,只能看到方啸何的一个轮廓。

        明明是一片黑暗,明明未来一点定数都没有,她却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待在方啸何身边很安心。

        都说喜欢一个人,始于颜值,忠于才华,陷于人品,但仔细想想,她好像一开始并不是因为方啸何长得帅就喜欢方啸何的,倒不如说,她还有点讨厌长得这么帅的方啸何。

        在幼儿园的时候,她明明是班上最乖的小孩,然而最受老师喜欢的并不是她,而是方啸何,最受同学们喜欢的也不是她,同样是方啸何。

        之后也都是差不多的情况,只不过随着年龄的增长,男生们渐渐知道了什么叫嫉妒,方啸何在女生或女老师当中依然有着非常高的人气,但在男生当中就渐渐地开始不怎么受欢迎了。

        对方啸何态度的转变,是在小学发生的某一次事件之后。

        当初她被人污蔑成小偷,是方啸何替她出头,找出了真正的小偷,顺利地让风波平息了下来。

        那次的事件之后,她开始不再讨厌方啸何,开始尝试着去了解方啸何。

        也许正是因为对方啸何的深入了解,她才慢慢喜欢上方啸何?

        不知道具体是在什么时候,但回过神来,眼睛已经再也无法从方啸何身上移开了,已经再也无法不去想关于方啸何的事情了。

        幸运的是,小学、初中、高中到大学,她一直都跟方啸何在同一个学校,而且一直在同一个班级。

        甚至已经末世了,她还能和方啸何待在一起,还能被方啸何保护着。

        “真好。”

        她暗暗感慨着,仿佛已经忘记了身处末世之中,看着方啸何的目光,犹如月色下的湖面,平静、柔和,映衬出来的是最美的月色。

        就这么看着,就这么胡思乱想着,不知不觉中她竟睡了过去。

        ……

        方啸何大概花了三个小时才将真元力量恢复过来,恢复到最完美的状态。

        不知道是不是受了本源力量的影响,这次将真元力量恢复过来之后,他发现自己距离筑元境又近了一小步。

        原本大概还需要两三天才能突破到筑元境,而如今,他大概不需要那么长时间了。

        要不要趁着这个机会冲击一下筑元境?

        方啸何正考虑着,忽地一阵尿意袭来,于是连忙收功,睁开眼睛。

        扭头看了一下,陈瑶竟然歪着头睡了过去,嘴角还能看到口水流了出来,简直可以用“没形象”两个字来形容。

        摇了摇头,方啸何并没有将陈瑶叫醒,而是打开车门,下了车,找地方放水。

        舒坦之后,他正准备回到车上,一道气机忽地将他锁定。

        他连忙抬起头,就见一只小小的光剑破空而来,落入他的手中,化作一封书信。

        “飞剑传书?”

        看着手中的书信,方啸何不禁有些疑惑。

        ……

        车内的灯光略微昏黄。

        陈瑶歪着头,做着美梦,忽地就听一阵歌声响了起来:

        “牙套妹,奈何美色

        妹妹有这样强大美腿

        找个美国妞,空抱着猎色

        走了你快点咋了妹子

        ……”

        什么鬼?

        陈瑶从昏昏沉沉中醒了过来,揉了揉眼睛,还没搞清楚是怎么一回事,就发现歌曲被切换了,又是一段音乐在耳边回荡,不过这段旋律好熟悉,好像是十年前的烂俗神曲《爱情买卖》的前奏?

        正当陈瑶这么以为的时候,歌声终于响了起来:

        “抓了我的奶,骗我做了爱

        最后知道怀孕的我眼泪掉下来

        ***不再,月经也不来

        终于知道无痛人流为何贵起来

        ……”

        一阵鸡皮疙瘩冒了出来。

        陈瑶连忙睁开眼睛,才发现是车上的音乐播放器在放歌。

        车上一共就两个人,播放音乐的人肯定不是她陈瑶,所以就是方啸何?

        陈瑶忍不住瞥了方啸何一眼,嘀咕道:“方啸何,你的品味什么时候那么庸俗了?”

        “我只是想放首歌缓解一下氛围,哪里知道U盘里面全是这种歌。”方啸何一副很是无辜的样子。

        陈瑶翻了个白眼,在音乐播放器上按了一下,点击播放下一首。

        又是一首熟悉的曲子,听前奏,好像是一首名为《lonely》的英文歌?

        正当陈瑶松一口气的时候,歌声响起:

        “弄奶弄奶弄奶

        I’m弄奶弄奶in  my奶

        弄奶弄奶弄奶

        ……”

        不得了啊不得了,原先的车主还真是个淫才,变成丧尸可惜了,方啸何不由得有些感叹。

        陈瑶也听得目瞪口呆,面红耳赤,连忙将U盘拔了出来,歌声瞬间停止。

        “听我手机里面的歌好了。”

        陈瑶说着,拿出手机,点开音乐播放器,开始播放歌曲。

        陈瑶的歌单当然不会那么烂俗,也不像某些少女那样喜欢刘壮实、加拿大电鳗、掏粪等人的歌,除了一些纯音之外,能被她加入歌单的,就只有一些比较经典的流行歌曲。

        比如,她播放出来的第一首歌就是周董的《以父之名》。

        方啸何听歌真的就只是想要缓解一下氛围,因此只要陈瑶播放的不是太浮夸的歌,他都不是很在乎。

        “你手上的是什么东西?”陈瑶刚刚注意到方啸何手中拿着的东西。

        “信。”

        方啸何说着,深吸一口气,打开信,发现是他老爹的笔迹。

        能给他飞剑传书的,不是他爸就是他妈,因此这在他的意料之中,对他来说,信的内容才是最关键的。

        他的目光缓缓下移,发现信的内容只有短短的两行字:

        “我跟你妈没事,正在追查散播超级病毒的幕后黑手,不用担心。

        还记得你在南江市的表妹吗?她的情况好像有点不妙,你妈让你去救她。”

        看完的信的内容,方啸何顿时不知道说什么好。

        什么叫我跟你妈没事不用担心?我什么时候担心你们了?

        身为你们的儿子,一个修为只有练气九层的渣渣,难道不应该是你们担心我的安危么?

        怎么字里行间看不到一丝一毫的担心?

        只要能收到信,能看到信的内容,就说明我还活着,所以根本就不需要担心,而如果出了意外,收不到信,也就看不到信的内容,关心也无济于事,这样的吗?

        好气呀!

        不关心也就罢了,竟然还让我去南江市救人,敢不敢再狠一点?

        我这个所谓的亲儿子,难道是充话费送的?

        不对,八成是垃圾堆捡来的吧?

        “谁给你的信?”陈瑶有点好奇。

        她并没有偷看信的内容,就算想偷看也看不清,视力没那么好,尤其还是在夜间,在这种昏黄的灯光下。

        “我爸。”

        方啸何说着,把信收了起来,“说是他们没事,还让我去南江市救我表妹。”

        “你爸给你的信?怎么给的?”陈瑶听得一愣一愣的。

        “飞剑传书,虽然我还做不到,但他们那种修为的人,还是很容易的。”

        “飞剑传书?你爸妈也是修真者?”

        “对,他们在修行界还挺有名的。”

        “……”

        陈瑶还是第一次听说。

        之前她以为方啸何是得了某种机缘,才开始踏入修真的道路,如今看来似乎并不是?

        没想到不但方啸何是修真者,方啸何的父母也是修真者,而且还有什么修行界一说,真是让人难以相信,这真的是她身处的那个地球?

        她有时候都怀疑自己是不是穿越了,穿越到一个类似地球的玄幻世界,然而并不是,真要穿越了,她也不会一点意识都没有。

        看来方啸何身上真的有很多秘密,很多她差点一辈子都无法得知的秘密,就这一点来看,她似乎还得感谢这场突如其来的灾难。

        如今她多少有些明白了,明白为什么那么多美女喜欢方啸何,方啸何却一个都看不上……

        根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方啸何怎么可能看得上?

        或许,也只有同为修真者的女孩,才能配得上方啸何吧?

        她叹息一声,多少有点悲观。

        不过很快,她的心态就转变了过来,没有继续沉湎于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而是又问道:“你在南江市还有表妹?她也是修真者?”

        “说是表妹,但其实根本就没有任何血缘关系,她是我妈的师妹的女儿,我也是后来才知道的。”

        方啸何对那个表妹印象还是挺深刻的,名叫蓝月影。嗯,就是贪玩蓝月的“蓝月”。

        “我叫渣渣辉,我系古天乐。”

        “古天乐又绿了!”

        “系兄弟就来砍我!”

        “贪玩蓝月,你从来没有玩过的船新版本。”

        ……

        有这么多洗脑广告在,光一个名字就让人印象深刻。

        更关键的是,蓝月影小时候真的很贪玩,要不是那时候贪玩蓝月还没上线,估计大家对她的称呼就不是“月影”,而是“蓝月”。

        当然,方啸何也不是只记了一个名字,蓝月影的外表也让人印象深刻,因为她是传说中的“合法萝莉”。

        年龄也就比方啸何小一岁,看起来却跟十一二岁似的,身体完全没发育开的样子。

        原本方啸何还以为这是遗传,因为蓝月影他妈也是这种合法萝莉的样子,后面方啸何悄悄问过自家老妈,才知道那并不是什么遗传,而是修炼功法导致的。

        具体是什么功法不知道,但修炼了那份功法,身体就会维持在十一二岁的模样。

        方啸何小时候,跟蓝月影的关系非常好,好到几乎无话不说的地步,但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蓝月影突然就讨厌起他了。

        当面问原因,蓝月影也从来不说,让人莫名其妙。

        也正因为这样,如今方啸何跟蓝月影的关系甚至可以用“糟糕”两个字来形容。

        去救蓝月影?

        不可能的!

        我方啸何就算是死,就算被天下人唾弃,也不可能去救那种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