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玄幻小说 - 我有进化本源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五章 一刀劈了

第二十五章 一刀劈了

        方啸何真的拉不开厢门吗?

        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别说金昌并没有从里面给车厢大门上锁,就算真的从里面上锁了,凭方啸何的实力,也不至于弄不开。

        他是来杀金昌的,既然如此,他也不会让金昌在车厢里面自生自灭。

        谁知道等他离开之后会不会有人跑来帮金昌开门?车厢里面可是有一车子食物的,帮金昌开门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而一旦他离开之后,有人跑来帮金昌开门,那他一开始的目的就没有达到了。

        发生了这么一档子事情,金昌对他的仇恨肯定更深,不把这个隐患解决,方啸何怎么都无法安心离开。

        开个厢门而已,对普通人来说或许很难,而对方啸何来说,一点都不难。

        他也懒得跟金昌比拼力气,手中的玄冰刀举起,真元力量注入其中,刀身上瞬间发出一道淡淡的光芒。

        紧接着,方啸何拿着玄冰刀,站在两米之外,对着厢门隔空劈出一刀。

        “轰隆!”

        一声剧烈的震响过后,很快又是“咔咔咔”的声音,车厢紧闭的大门,竟伴随着那道怪异的声响缓缓倒了下来,铿铿锵锵过后,滑落在地。

        车厢内,手中还握着两节绳索的金昌惊呆了。

        如果面部表情能书写出来,那大概是这样的:

        (?`?Д?′)!!

        什么鬼?

        车厢大门竟然被劈开了?

        这不可能吧!

        世界上怎么会有那么玄幻的事情?

        究竟是我在做梦,还是这个世界出错了?

        就算传说中削铁如泥的宝刀,也做不到一刀把车厢大门劈开吧?

        这家伙到底是怎么做到的?还能再牛逼一点吗?

        如果说,之前方啸何的实力让他出乎意料,那这一次,方啸何一刀将车厢大门劈开,那就真的是让他目瞪口呆了。

        除了懵逼以外,更多的是惊吓,吓得他瑟瑟发抖,抖得他屎尿都差点喷出来。

        方啸何倒是没什么表情,提着玄冰刀轻轻一跃,进入车厢内,站在金昌面前,看着金昌,像在看一个死人。

        “你是人是鬼?”金昌抖了好半天才都抖出一句话来。

        “我当然不是鬼,不过估计你很快就要变成鬼了。”

        方啸何说着,叹息一声,“看在你即将死在我手上的份上,给你一句忠告,死后乖乖跟着黑白无常到底下去投胎,否则很容易会被抓来锤的。”

        当今世道,喜欢捶鬼的人可是有不少的,就比如隔壁的陈大锤。

        “……”

        金昌自然不相信这个世界上会有鬼,就算末世已经到来,他的世界观也尚未崩塌,才不相信神仙鬼怪之类的东西。

        至于人为什么会变成丧尸,这肯定是由病毒引起的,什么病毒暂且不知道,但这种事情并不玄幻,甚至东河市发生的这场大地震也一点都不玄幻,末世到来会有地震,在他看来没什么好奇怪的。

        他之所以会问方啸何是人是鬼,也不是觉得世界上真的有鬼,不是认为方啸何可能是鬼,只是一种惊讶,对方啸何强悍到逆天的实力的一种惊讶。

        方啸何倒好,一本正经地跟他说自己不是鬼,还给他忠告,让他死后乖乖跟着黑白无常去投胎……

        这家伙有病吧!

        没看出来我只是感到非常惊讶吗?

        你这么正儿八经地给我这种扯淡的忠告,让我怎么接?

        方啸何当然不需要金昌接话,在他看来,金昌就是一个将死之人,有什么好罗里吧嗦的?

        我给你忠告,你就听着,还想跟我闲聊,放肆!

        “时间差不多了,我该送你下地狱了。”方啸何摸了摸手中的玄冰刀,“你放心,我这是无痛人流...呸,是无痛行刑,一眨眼的功夫,很快的。”

        说着,手中的玄冰刀高高举起。

        “等等!我师父来了!你不能杀我,否则他会为我报仇的!”

        “嗯?”

        “真的,你看外面,那个飞快赶过来的人就是我师父,你再怎么强也不可能会是我师父的对手,杀了我,等等你也会没命!”

        “聒噪!”

        方啸何头也不回,对着金昌的身体就是一刀。

        金昌哪里愿意坐以待毙?

        他知道自己不是方啸何的对手,没受伤的时候,实力尚且不如方啸何,如今受了伤,差距更甚。

        但这不是他坐以待毙的理由。

        明知道方啸何要杀他了,他又怎么可能不反抗?

        况且他刚才说的没错,他的师父,福威武馆的馆主苏新福已经赶来救他了,只要他能支撑那么一小会儿,撑到他的师父前来,两人前后夹击,或许可以将方啸何反杀。

        因此,眼看着方啸何的玄冰刀落下来,他连忙抓起身旁的大刀,挥刀迎了上去。

        可惜这一次,方啸何动真格了。

        真元力量全力输出,手中的玄冰刀忽地光芒大放,一股寒意席卷开来,车厢内的温度忽地下降了好几度。

        眨眼的功夫,玄冰刀劈在金昌的大刀上,只听“呛啷”一声脆响,紧接着,玄冰刀从大刀的刀身中穿过,余势不减地朝金昌的身体劈了下去。

        “噗……”

        鲜血飞溅,金昌的身体顿时被劈成两半。

        没有惨叫,也没有痛苦到扭曲的表情,有的只是惊讶,仿佛还没从惊讶之中缓过来,金昌的大脑便已经停止了思考。

        “铿锵”一声,半截刀片滑落在地,与此同时,金昌的身体左右分开,缓缓倒在地上。

        这时,方啸何才转身看向车厢外,不远处,确实有一道身影飞速赶来。

        “那个人就是他的师父,福威武馆的馆主?”

        “还以为是在说谎,没想到是真的。”

        “话又说回来,这兄弟俩死前的反应还真是一模一样,一个说不能杀他,否则哥哥会为他报仇,另一个也说不能杀他,否则师父会为他报仇,这要不是亲兄弟,那世界上只怕没有哪两个人会是亲兄弟。”

        方啸何暗暗感慨了几句,提着玄冰刀来到车厢末端,等待着苏新福的到来。

        苏新福确实是来救自己徒弟的,只是他怎么都没想到,人尚未赶到现场,徒弟就已经被人杀了。

        要不要为自己的徒弟报仇?

        这个问题刚刚从脑海之中浮现出来,立刻被他抛至九霄云外。

        报个鬼哦,跑去受死还差不多!

        徒弟而已,又不是儿子,他脑子进水了才会为自己的徒弟跑去送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