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玄幻小说 - 西游里都是骗人的在线阅读 - 第九十一章 镇元子的疑问

第九十一章 镇元子的疑问

        兔小乖的日记很精彩,兔子眼下还不是只识文断字的文化兔,但是它会把花果山最近发生的事情统统记在心里。

        ‘今天花果山下雨了,一条青蛇妖王来到了花果山。他驾起黑风,兴起比山头还高的水浪,说大王如果不让出花果山就要淹没这里,到时候不仅山上的动物们会被淹死,花果山附近的人类也会死去很多很多......

        大王只是摇摇头,然后就伸手抓住了这条青蛇的颈子,对了,温爷爷说这就是蛇的七寸,只要抓住了这里,任凭他有多大的神通也都没用啦。

        大王是个仁慈的神仙,他并没有杀死这条青蛇王。现在蛇王在帮助花果山捉老鼠,大王说我们不应该歧视老鼠,老鼠如果有了灵智,就应该受到公平的对待,而不应该被蛇王吃掉。

        可是啊,公平永远都是相对的,现在花果山的老鼠太多了,它们传播疾病、糟蹋粮食,已经严重破坏了花果山的‘生态系统’,所以对于这些没有开启灵智的老鼠还是要消灭一些的。

        大王说的话真的好有趣哦,小乖不明白生态系统是什么,不过大王既然说重要,那就一定是重要的了......’

        ‘今天又来了一个妖王,他是个野牛精,据说来自遥远的西牛贺洲,大王听到来的是牛精眼睛都亮了,可是当他牵着牛鼻子回来时又非常的失望,嘴里嘀咕着说原来不是那只老牛啊?

        大王说的老牛是谁啊?整个花果山都没人知道。

        现在这只野牛精和他带来的小妖正在帮助花果山耕地。大王说不能只靠山下的人类给我们送食物,也不能因为花果山物产丰富就忘记了囤积粮食,花果山有这么多肥沃的土地,我们应该学会耕作。

        马元帅很不服气,说从来就没有猴子种地的,还当着很多猴子顶撞了大王,所以他现在被大王罚去开辟荒地了。

        如果在下一次月亮变圆的时候还不能开辟出一百顷田地,他会被罚去喂牛,那些牛都是野牛精老犇带来的小妖,个个都会挑嘴,只吃山南的新鲜嫩草,还不许带有露水......’

        ‘今天来的妖王叫混世魔王,穿着闪亮的盔甲,还有一柄大砍刀,好吓人的样子。他说自己住在坎源山水脏洞,真是气死人!温爷爷说这只泼魔就是在找死,他竟敢讽刺水帘洞!

        这个魔王真的很讨厌,他不仅骂了大王,还骂遍了满山的动物和精灵,芭将军气不过和他交手,结果还受了伤!大王晚到了一步,他就辱骂大王是胆小鬼......

        哪吒哥哥本来是要冲出去的,却被大王叫住了,大王第一次发火了,说要亲自撕碎这个魔王!

        大王真的是在撕,抓住这魔王的大刀几下就撕成碎片,抓住他的盔甲撕成碎片,然后又把这个魔王撕成碎片,轻松的就像是拈死了一只臭虫。

        最后只留下了混世魔王的脑袋,现在还挂在凌云峰上呢。

        大王对我们说,混世魔王不是像我们这样的生命,代表的是这个世界上最残暴、最凶狠、最低贱、最能愚弄我们的一种思想,当这种思想开始泛滥成灾的时候,就成为了魔。

        其实这个魔变成了魔王并不可怕,大王可以消灭他,最可怕的是这个魔会藏在我们的心里,影响着我们的思想和行为......

        当这个世界的生灵都被这个魔影响的时候,动物会自相残杀,人类会相互怀疑,他们会丢弃礼仪和道德,忘记公平和公理,与生俱来的天赋权力会被剥夺,统治者治定的规则就变成了最好的剥削手段,这个世界距离毁灭也就不远了......

        大王很怕我们被这个魔影响,所以才会每天讲法,让我们时刻保持清醒,如果有足够的天赋,还会学会修炼的方法,掌握强大的力量。

        大王说,我们就是他播种在这个世界的星星之火,终有一天可以变成熊熊烈焰,烧尽那些肮脏的东西!

        小乖一定要努力听讲,可是大王讲的好难懂啊,一句也听不明白,不过大王说没关系,我们不需要现在就听懂,只要不会感觉不舒服,就可以继续听下去,有一天如果听得非常开心,甚至忍不住要手舞足蹈的时候,那就算是入门了......’

        水帘洞悬瀑之下,有一块青石、几叶芭蕉,孙大空盘坐在青石之山,面含微笑,口诵妙法。坐在他面前听讲的是一脸懵逼的猴儿和各种各样的小动物们,兔小乖俨然也在其中。

        那只吊睛白额虎不知从哪里混了个听讲的名额,此刻正乖乖地坐在一个不引人注意的角落里,偷偷望着兔小乖。

        现在谁不知道兔小乖是孙真君面前第一红人‘小花仙子’面前的‘红兔子’?老虎现在最担心的就是兔小乖秋后算账,他可是吃过兔小乖的哥哥,虽然只是族兄不是什么亲哥哥,还是心中惴惴不安。

        兔小乖现在都懒得搭理这只老虎,如今她是何等境界?连孙真君都夸她天赋惊人、早晚必有神仙之位!这些天听真君讲法,隐隐竟有所得,也知天地间万物万灵皆有与生俱来的权利,那老虎吃了她的族兄正与她吃萝卜青菜一般,都是为了活下去,既然不是无谓虐杀,那便算不得私仇!

        “万物生于世,皆有天赋之权,此为天庭地府皆不可涉也,天赋权者,最重生存!生存之后,乃有上进!

        何为上进?非为神仙法脉等断绝下方生灵求神问仙之路,而为凡一灵未昧者皆可为仙为佛也......

        今有花果山诸位,不得法脉相传,纵拥灵山,却无上进之路也!

        另有山外列位妖王,虽偶得旁门之法,成就妖身,却难受香火、不成功德,为天界鄙视,法脉拒绝,何也?

        三界之大不公也!

        本君见此,怜之惜之,愤之慨之,乃有今日花果山传法!何为也?实因三界不公,独我欲视众生为平等也......”

        “说得好,孙真君此言何等慷慨激昂,真真令人神往,不过贫道却有一言请教。”

        下列听讲的从来都只是花果山的各类精灵和一并被孙大空收服的外来妖王,从来都是静静的听讲,没人敢打断真君讲法,此刻却从老松下站起了一个人来。

        这个人面容古稀,精神却健朗的像个少年,一身水月道袍洗得都发白了,可穿在他身上却如同光彩照人的盛装,轻轻站起身子,就连太阳也被他瞬间夺去了光彩。

        他笑着对孙大空打了个稽首道:“孙真君说众生平等,那西方教也说众生平等,却不知两者又有何不同呢?”

        孙大空笑道:“道兄自何处来?”

        “呵呵,贫道万寿山五庄观镇元子是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