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玄幻小说 - 西游里都是骗人的在线阅读 - 第六十七章 三界也无的乐器

第六十七章 三界也无的乐器

        众女仙望着嫦娥,都感心中诧异。

        嫦娥是什么人?那可是天界第一清冷仙子,往常就算在这瑶池乐宴上,也只是交出曲谱,任由众仙娥去演奏,她只需待曲子奏完后让王母评点就好了。

        今日却一反常态,用仙术换了身霓裳羽衣,。

        百花仙子饶有兴趣地看着这个昔日最强的竞争对手,哎呀?这是摆开了架势要起舞麽?看那眉眼含春的小模样,敢莫是要跳给那位孙真君看的麽?

        在孙大空看来,嫦娥的曲子与王母有些相似,都是偏古风古韵,雅致有余却节奏缓慢,且这位嫦娥仙子比王母更为孤冷,曲方三叠,已经有些催人泪下的意思。

        眼前那个娇柔仙躯轻折曼舞,容光固然盖世,那一脸沉浸入心的孤冷悲戚却是怎么一回事?

        明明是个活色生香的人儿,舞到极处,竟让人忘却了她的娇艳和美丽,她似乎已经化成了乐曲的一部分,为这首乐曲又加上了一个悲伤的音符。

        “为何今日看嫦娥舞蹈,本尊再也没有了知音的感觉?”

        王母微微皱眉,有些无法理解自己的心理变化。

        以往嫦娥每有佳曲,虽然在她看来还有些许的瑕疵,大义上却与她志同道合,自也被她引为知音。

        今日嫦娥不只献曲,还同时献舞,却让她听得连连皱眉。以前最得她欣赏的那些‘清冷寂廖、孤高绝意’,如今听来竟是如此刺耳?

        “娘娘啊,嫦娥仙子的曲乐虽好,却总多了几份悲戚和绝望、少了希望和欢喜。您终于不再爱她的曲子了麽?这真是太好了,您自己或许还不知道,巧嘴却知道是那个人让您改变了......

        瑶池清冷了这么多年,什么风都刮过,也该来阵春风了......”

        最了解王母的人始终是张巧嘴,她偷偷看一眼王母,又悄悄看一眼孙大空,嘴角边就挂上了一丝再也忍不住的笑意。

        嫦娥一曲终了,首先望向的居然是孙大空。

        孙大空微微一愣,忙竖起大拇指道:“好,嫦娥仙子的曲子好,舞也好!”

        “多谢真君夸奖。”

        嫦娥嫣然一笑,百媚横生,方才转身对王母道:“请娘娘点评。”

        王母笑道:“仙子的舞乐自然是极好的,只是稍嫌清冷,多了份悲戚,与百花仙子可谓各擅胜场。你两个就算战平罢,且看孙真君如何。”

        嫦娥微微一愕:“多谢娘娘。”

        心中百思不解,娘娘素来喜欢我的曲乐,多年来仿佛知音一般,我的曲乐明明胜过百花一筹,怎么倒打成了平手?

        百花仙子笑着冲她挤挤眼:“妹妹敢是不服气麽?我告诉你啊,娘娘的口味也是会变的,从前和你是知音,却难保千年万年都是哦?”

        嫦娥白了她一眼:“诗四曲六,还不是我赢?”

        “未必啊......”

        百花仙子指了指孙大空:“人家可还没出手呢,说不准呢,咱们两个最后都是输家。

        说来也真是可惜啊,往年妹妹拔了头筹,也不过得个三千年一熟的蟠桃而已。孙真君这次若是赢了,那可就是九千年一熟的!

        我可是听说了,这九千年一熟的蟠桃就连娘娘手中也不多了呢......”

        嫦娥见她处处戳自己的心窝子,不由发了小性,哼了声别过脸不再看她,只死死地盯着孙大空,心里又是紧张、又是期待。

        休说是嫦娥这个当事者,就连黎山老母、观音大士、碧霞元君等一众女仙都望着孙大空。

        先前那首‘明月几时有’当真是震惊四座,听得王母都丢了金杯、嫦娥流下清泪,天上人间,几时见过如此风流的人物?

        所谓‘诗乐不分家’,不知这位孙真君能否再次带来惊喜呢?

        王母微笑道:“不知孙真君有何佳曲奉上?本尊可是十分期待呢......”

        “难啊。”

        孙大空笑道:“娘娘也是曲乐大家,当知两位仙子都是此道高手,适才一曲‘春花谣’,极尽琵琶之用;一首‘广寒羽衣曲’,更是将瑶池现有各种乐器一一足用,达到了某种极致......

        面对这样的佳曲,就算臣下再有才情,也最多就是打个平手而已。”

        王母笑指他道:“你个滑溜的小子,倒会先打成铺垫。你诗比已经是第一,若在曲乐上与她们打成了平手,那不就是赢了?

        你是要告诉本尊,你已经胜券在握了麽?”

        孙大空笑着看了眼乐池中的仙娥和各种乐器,微微摇头:“若是这般赢了,见不得老孙的手段。”

        众女仙闻言纷纷皱眉,这猴子太狂了,居然得意忘形自称什么老孙?

        而且你这样赢了还不成麽,真当那九千年一熟的蟠桃是大白菜?还要继诗压众仙后,曲乐也来压人不成?

        俺们承认你有才情人也生的俊,可也不能如此视天界无人吧?百花仙子原本对孙大空印象极好,如今也是气鼓鼓的。

        王母面现异色:“孙真君,你是说本尊这里的各种仙乐尚不足你应用?你可知道这天上人间的各种乐器,本尊这里是应有尽有,莫非你是在小觑我瑶池不成?”

        她乃天界第一曲乐大家,自然也就是三界第一,就算不是第一,也没人敢置疑,孙大空居然说她这里的乐器不够应用,如何会开心?

        “大天尊误会了,瑶池仙乐自然是应有尽有,为三界最全。可我说的乐器,却不属于这三界......”

        孙大空笑道:“大天尊有所不知,我困于石中时,每每沉睡,于梦中得见女娲娘娘......她老人家时常带我到很多很多神奇的地方,这些地方就有许多稀奇古怪的事物。

        比如啊,我与哪吒献上的蛋糕塔就是出自一个神奇的梦中世界。

        再比如啊,有一种乐器包罗万象,虽然只是一人用之,却足可抵的大天尊这整个乐池!”

        “这如何可能?”

        王母讶然道:“若是简单的曲乐也还罢了,若是曲调多变、婉转飞扬之大作,那就必然要各种乐器合力方可演奏。哪里有只用一种乐器就可以完成的?

        孙真君,你快告诉本尊,这乐器是个什么样子的?”

        她这位瑶池金母有无限岁月,其中三成叫‘诗’,七成却是为‘乐’,更以神仙之能遍学三界的各种乐器,别说是没见过的乐器,就是想找一件她不会用的都十分困难!

        这只猴子居然说还有她没见过的乐器,王母顿时心痒难搔,恨不得现在就把这猴子抓过来,往他怀里摸一摸......

        “这种乐器本来最好是由能工巧匠打造琢磨,如此才见得真妙,可惜时间来不及了。

        大天尊既然想看,我就暂时用变化之术弄一件出来,虽然美中不足,也总比没有的强。”

        孙大空说着向乐池中一指:“大天尊请看......”

        乐池中有奇光闪过,一架三角钢琴静悄悄摆放在王母的‘私人乐队’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