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玄幻小说 - 西游里都是骗人的在线阅读 - 第六十六章 良词总添愁

第六十六章 良词总添愁

        “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孙大空一面回忆一面背诵这首水调歌头,仿佛央视国宝主持人的醇厚男中音直击人心。

        休说是这些悠长岁月中就爱舞文弄墨把赏诗赋的女仙,就连哪吒都听傻了,他虽然是个粗人,却也听得出孙哥哥的诗好,没看见百花仙子姐姐脸都红得像朵大牡丹麽?

        “好诗,好诗,好一句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凡人有这样的感慨,我们这些做神仙的难道就没有麽?”

        往事萦怀,偏偏又被这样的妙句文章勾起了回忆,堂堂瑶池金母大天尊竟然一阵心旌摇动,若不是她修为深厚,恐怕比嫦娥强不了多少。

        好讨厌的孙真君哦......嫦娥早就哭得不成个仙子样儿了,你说你做诗就做诗,凭啥总跟月亮过不去?为啥句句都要戳人家的心窝子呢?

        那一句‘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简直就是说出了天下苦情人的心声,为什么你可以说得如此美妙、如此动人情怀?

        嫦娥又爱又恨又幽又怨地望了一眼孙大空。

        嫩着是揍啥呢嫩!

        戳人家心窝子也就罢了,偏偏这诗句还是如此醉人,说得人家好不心酸啊,想起种种往事,嫦娥不禁大放悲声,哭到动情处四面寻找玉兔想要抱一抱,找来找去没找到,于是就哭得更凶了......

        黎山老母毕竟阅历深厚,更与男女之情无涉,所以倒是群仙中受影响最小的一个,见状忙挥出一道仙气解了嫦娥心中郁闷,微笑道:“为仙者岂可如此动情,嫦娥仙子着相了。”

        妙善双掌合什:“善哉善哉,老母却与我佛门有缘......”

        黎山老母却没接她话,深深看了孙大空一眼:“孙真君好诗章、好阅历,好文采!大天尊,我看孙真君这首诗不仅是词章极妙,韵律更新,隐隐有开宗立派之气象,当得全场第一之名!”

        碧霞元君与百花仙子闻言都是连连点头,这些女仙向来最喜欢的就是歌风吟骚的大家,看不上舞刀弄枪的武夫,更何况眼前这位‘孙大家’还是个俊秀出尘的翩翩美男,那自然是越发的喜欢了。

        “老母所言不错,这首诗确是好的很......而且从诗中所见,确是孙真君自人间观望天界,更发离情之感、拥月情怀,可见孙真君乃是博爱之人,爱人间,亦爱天上,正人也!这就难怪会听哭了嫦娥仙子......”

        众女仙齐齐称善,望向孙大空的目光已经是极为复杂,有欣赏、有崇拜、甚至带有丝丝爱慕之情。

        王母也深深望着孙大空,柔声道:“本尊还不曾请教真君,此诗何名?是否可以吟唱?”

        孙大空笑道:“回王母,此诗名为‘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其实正是一种词牌,为臣下偶然间拾得,称它为‘词’其实更为准确,若娘娘不弃,正可令众仙娥演奏一番......”

        “哦?如此说来,那水调歌头便该是词牌名,明月几时有却是这首词的名字了?妙极妙极!”

        王母轻笑道:“不过如此佳词必须要习练熟悉了方可演奏,否则枉费了真君这一代大家的心血,岂非是暴殄天物?本尊可是不忍的。”

        众女仙听得面面相觑,大天尊也是金口玉言,这话一出口,孙真君可就坐实了诗赋大家的名头,而且他在瑶池会上首创‘词’体,以后这个‘词宗’的名头只怕也是非他莫属了!

        不过这首明月几时有确是极妙,尤其开创了新体词牌,以后说不准还会有各种新的词牌体相继出现,只要有孙真君在,姐姐妹妹们以后还愁没得玩儿麽?

        王母见众女仙窃窃私语,一双双妙目不离孙大空的身影,心中十分不喜,沉声道:“各位仙家,以本尊看来,诗章这一项应以花果山孙真君为魁首,可有异议?”

        见众女仙均无异议,王母笑道:“各位仙家也无需气馁,瑶池乐会的比赛素来都是诗章占四、曲乐占六,接下来要比的就是曲乐,若有哪位仙家凭乐曲赢了孙真君,这蟠桃他可就得不到了呢......”

        闻听此言,嫦娥一对明眸立即望向了孙大空,隐隐有挑战之意。天界最厉害的曲乐家当然是王母,可王母今天只品评不出手,剩下的诸女仙却没有一个是她的对手。

        只是不知道这位孙真君在曲乐之比时还能否有令人惊羡的表现?哎呀,他明白是我的对手,我为何反倒期待他有上佳表现呢?嫦娥嫦娥,你可真是太糊涂了!

        众女仙并非人人都擅长曲乐,黎山老母和碧霞元君首先退出了比试,妙善还是不争,孙大空的对手就剩下了百花仙子和嫦娥两位女仙。

        比赛的方式是可以自行演奏曲乐或将曲谱交予乐池中的仙娥演奏,最后由王母及众仙品评,决出魁首。

        百花仙子献上的是一曲‘春花谣’,不用仙娥帮忙,自行走进乐池取了琵琶演奏,这位仙子也真是名实相符,无论作诗作曲都与百花有关。

        只见她纤指拨动琵琶,小珠大珠便起了泉水淙淙之音,忽而音律一缓,仿若有春风轻拂、百花盛放。

        原本以百花仙子的身份奏出这春风百花之意倒也不令人惊奇,难得是她演奏到后来,竟已完全融入这首‘春花谣’中,一花领得百花开,整座瑶池仿佛处处都是鸟语花香,似真似幻,令人不知不觉就要沉醉其中。

        “还真不能小看了这些仙家,就凭百花仙子这一手,绝对可以震撼维也纳金色大厅,要赢她俺老孙怕是要拿出些真东西来了......”

        孙大空暗暗点头,见百花仙子奏吧,忍不住大声喝彩道:“好一位百花仙子,此曲已臻化境,是大家手笔啊!”

        百花仙子绽唇轻笑:“真君果然是我的知音,百花园之门将为真君开,更有百花蜜招待佳客......”

        “真君这样说话可是有偏帮之嫌哦?需知嫦娥还未曾上场比试呢?”

        一阵冷香袭来,嫦娥莲步姗姗走到中央乐台处,先是轻轻白了孙大空一眼,转身才向王母禀道:“今有广寒羽衣曲,请大天尊与诸位仙友品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