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玄幻小说 - 西游里都是骗人的在线阅读 - 第六十五章 明月几时有

第六十五章 明月几时有

        见妙善眼巴巴望着蛋糕直咽口水,孙大空心中一动,笑道:“菩萨如何不吃?难道是这蛋糕不合口味麽?”

        妙善笑着摇头:“我佛门不可沾荤,此物虽然美味,却是用蛟奶和孔雀蛋做成,却是万万吃不得。”

        孙大空笑道:“菩萨差了,岂不闻‘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的道理?普通的比丘僧尼修行不到,那自然是不能沾荤的。

        菩萨乃是有大功德之人,你吃了这蛋糕不但没有罪过,反倒是慈航普度、等同是超渡这恶蛟,想来佛祖也不会怪罪。”

        这种坑人的话可不是孙大空说的,他前世看过一本《济公全传》,那济颠和尚每次吃狗肉喝美酒的时候都要说这番话,自己吃香喝辣还不许小和尚动一下骨头。

        想来那济公不过是降龙罗汉转世,果位尚且不及菩萨,他能吃狗肉观音还不能吃蛋糕了?没这种道理!

        当然了,据说那济公吃了狗肉后便弱了三光,不仅要因此去应‘魔火炼金光’的劫难,还过不得伽蓝山,每次过山都得请托人情。

        观音吃了蛋糕后会不会有此类遭遇他可就不清楚了,反正他是一片好心,也怪不得他。

        “好一个‘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真君若再说与我佛无缘的话,妙善可就不依了!”

        观音越想孙大空说得话越觉有理,有了理论依据,便乐滋滋地拿起一块蛋糕吃了,果然口味独特,深得她心,忍不住又吃了一块,忽然想起佛祖警言,知道自己动了馋思,忙停下口来,再也不看那蛋糕一眼。

        王母连吃了八块,本想着再吃的,却发现已经被众女仙争抢光了,这才意犹未尽地看了孙大空一眼,微笑道:“你倒是有些巧心思,这蛋糕的味道还算不错,本尊就恕了你先前之罪罢。”

        哪吒听得眉开眼笑,低声道:“孩儿替孙大哥谢过娘亲......”

        王母笑道:“不过本尊这瑶池乐宴还有一个规矩,或是有诗赋佳作奉上、或是有妙词丽曲献礼,照例这第一轮是要作诗赋的。

        若是女仙做不出或做不好,那也就罢了,若是男仙,那就要被罚为客人们倒酒。所以啊,你若是没有才情,恐怕今天就做不得客人,要做个倒酒的了......”

        不就是叫了你一声‘毛妞儿’,你就想方设法为难俺老孙?

        孙大空顿觉不平,指了指哪吒道:“我哪吒兄弟也要依这个规矩麽?”

        “他还是个孩子......”

        王母轻笑道:“怎么了,孙真君莫非是胆怯了,却来攀扯我这义子不成?”

        “不就是诗赋歌曲麽?就依大天尊的规矩!”

        孙大空嘿嘿一笑道:“可若是俺老孙拔了头筹,那第一名的蟠桃可是要选个九千年一熟的!”

        西游记里记载的明明白白,蟠桃可是分为三等,据说九千年一熟的吃了就能与天地同寿,这当然是蟠桃园土地自吹自擂,真能这样神仙们还会注重香火麽?

        他是石猴灵体,又得见灵台大道,吃不吃这蟠桃也无所谓,但是却另有大用,当然是拣年份久远的最好。

        王母微微一愣:“你这猴儿倒是自大,也罢,本尊就答应你。”

        被孙大空和哪吒献上的蛋糕塔抢了风头的女仙们早就憋着要赢一把了。

        见到孙大空口气大破天,女仙们其实都在暗暗嗤笑。这猴子,我等经历悠长岁月,闲来无事就研究诗赋词曲,比这个你还有胜算?正要你这花果山的猴儿见识下我瑶池的文采风流!

        当下一个个拿出准备已久的佳作,都想要争个蟠桃回去。

        孙大空冷眼旁观,还行,这些女仙的悠长芳龄真没活到狗身上去,果然个个都是出口成章的高手。

        黎山老母的诗赋深沉博大,有悲天悯人的伟大情怀,可惜不太合眼下的环境,王母听了只是微微点头。

        百花仙子词章华丽,可惜格局却小,总是在花啊草啊上面转悠,王母早就没了新鲜感,听着就想打瞌睡。

        嫦娥却自不同,毕竟是有经历的人儿,所作诗章倒是让孙大空眼前一亮:“寞寞长河、悠悠星汉,我心无衣、彼何同衣?参参矫辉、滟滟明寒,我心无炎、彼何同暖......”(此处没有掌声吗?我自己写的啊,太有才了!)

        孙大空微微摇头,闻诗应知其义,嫦娥的文采自然是极好的,可这首诗的格调太悲了,通篇就传递出五个字的信息——‘空虚寂寞冷’。

        既然如此,你又何必拿吴刚当备胎转身还要坑天蓬?

        王母这个主人今天只做品评,却不参与竞争,听完嫦娥的诗后点头赞道:“我瑶池众女仙中,当以嫦娥仙子诗品最高,观音大士今遭还是不肯做诗的麽?”

        妙善微笑:“善哉善哉,大天尊说笑了,我教中人最忌起那争竞之心......”

        王母点头:“若如此,嫦娥为女仙第一,暂为全场第一。孙真君,你若拿不出更好的诗篇,可就要为众仙家倒酒了。”

        众女仙这才想起还有个花果山来的土鳖没做诗呢,纷纷把目光望向孙大空,只是一双双明眸都含笑意,显然对他没什么期待。

        “呵呵,王母果然选了嫦娥,是因为同病相怜麽?”

        嫦娥的诗品自然是不错的,可还是格局太小,好在今天的主题是诗乐,不是什么欢喜庆典,否则她这首诗简直就是扫兴的作品。

        而且这些女仙还是被时代所限制,所作的诗其实还是《诗经》那样的格律,唐诗宋词那种华丽的韵律牌章估计她们听都没听过。

        “哎,虽然太欺负人,可为了那枚九千年一熟的蟠桃,俺老孙说不得也得厚回脸皮了......”

        孙大空看看对他似乎颇为期待的王母,笑道:“既然如此,我也只能献丑了。

        大天尊,各位仙子,我要做的却是一首新诗......”

        百花仙子笑道:“你这真君却是好笑,不是新诗,难道还拿旧诗来搪塞大天尊不成?”

        “哈哈,好教仙子得知:我所说的新诗,是指韵律全新、章排全新、气魄全新、格局全新!”

        孙大空缓缓起身,昂首道:“若非如此,又怎能夺取那枚九千年一熟的蟠桃呢?”

        王母双目微微一亮:“若非妄言,还不快快作来?”

        “如此,就请各位品评。这首诗乃是我在花果山时所做,虽在人间,思及天宫,虽思天宫、实爱人间,这一思一爱之间,偶得此佳作!”

        孙大空拿起琉璃杯,轻轻喝了,然后调节中气、丹田发音,务令声音浑厚,犹如那位国宝级主持人:“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

        这!

        嫦娥娇躯一震,骇然望向孙大空。

        所谓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只是开口两句,她就知道自己多半输了。

        不,此时输赢还重要麽?她只想尽快听完这首佳作!

        “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

        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

        当!

        王母手中金杯忽然坠落,霍然起身,死死盯着孙大空。

        多少年了?她已经有多少年不曾听过如此佳作,不曾见过如此的风流人物了?

        “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感谢赖孙书友的打赏支持^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