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玄幻小说 - 西游里都是骗人的在线阅读 - 第六十三章 瑶池乐宴

第六十三章 瑶池乐宴

        这王母摆宴,竟然极尽奢华。

        眼前是白玉为地,金翠为桌。中为乐池,有山水掩映,竹草丛生,其中分布着几十名仙娥,分执着笛、箫、琴、筝、琵琶等各种乐器,或站立、或盘坐、或横卧,正在演奏仙乐。

        乐池外的舞台上,有龙凤轻舞,仙女多姿,更有各种仙官流水一样将各种龙肝凤胆、仙藕碧莲、芝草兰果、首乌人参送到主客席上,各种或碧绿、或鲜红、或明黄色的仙酒斟入玉杯,阵阵酒香扑面而来。

        这是很高档的酒会啊?不知道在这里歌舞欢宴的仙家还记不记得人间尚有疾苦,正等待着他们去解救?

        西游世界的凡人生活远远比不得地球,就算最繁华的南瞻部洲日后也需要唐三藏去求取‘真经’,试图用麻醉精神的方法来解决物质匮乏的问题。

        凡人们就连吃的盐都是有毒的,这些仙家却欢宴的欢宴、炼丹的炼丹、求长生的求长生。

        就以眼前这位瑶池主人为例,她的蟠桃成了维系瑶池地位的重要战略物资,却哪里还会去管一季蟠桃要掠夺多少灵运?这些被掠夺的灵运最终还不是要由凡间的苦哈哈们承担麽?

        孙大空心中一片冷笑,忽然想起张百忍对他说的话。

        “朕来自民间,当知民间疾苦,可是天庭众神还记得上古时的生活麽?

        他们忘记了!千万年以来,天庭渐渐坐稳三界之首,凡人再无抗争。

        久而久之啊,凡人也罢、心存善念的神仙也罢,也就渐渐不会抗争了,似乎人间的贵族皇帝掠夺平民、天界掠夺下界就变成了天经地义的事情。

        朕有时在想,若要改变现状,从花果山开始是否真的可以成功?”

        孙大空当时只回了一句话。

        “大帝,我以为‘经济基础必然决定上层建筑’。

        既然众神不良、凡人不争,那就让我们从下界慢慢开始改变吧,总有一天,我要让这三界也必须遵循这个规律!

        我要让新的阶级进入决策圈!

        我要让这片天地,进入一个开放、改革的大时代!”

        就不该在张百忍面前说这些新名词啊,不知花费了多少唇舌才让他明白何谓经济基础,何谓上层建筑。

        不过明白后的老玉帝激动坏了,连连拍案叫绝,如果不是强压心中激动说不定还会仰天长啸几声。

        就算在玉皇殿倾谈一日夜,孙大空也没有完全相信张百忍。他是来自民间不错,可那是多久前的事情了?天知道如今的张百忍是真心要改变还是借机要巩固手中的权势呢?

        但这并不重要,相互利用合作又不是交朋友?哪怕只是眼前拥有共同的利益也是可以的。

        行此等大事是不允许有政治洁癖的,就算张百忍是个最大的阴谋家,此刻也是他的‘好伙伴’!

        “真君,请随我来......”

        此刻已经有各路仙家陆续入座,妙善似是个常来常往的,道了声告罪便自行入了客座。

        张巧嘴见孙大空站立不动,一副神游天外的模样,还以为他是被这盛宴风光所慑,生怕他因此被各路仙家看轻了,忙为他引座。

        “哦,多谢姐姐了......”

        在天界管美女叫姐姐跟在地球上叫小姐姐的效果惊人一致,张巧嘴被他哄得眉开眼笑,一面引他入了客座,一面在耳边叮咛道:“乐宴的规矩是先作诗、后为乐,要是成为魁首可是能够得到蟠桃相赠的......

        真君就算不求奖赏,也要有所准备才不至丢脸,千万不可轻忽了。”

        张巧嘴才不信孙大空能够成为乐宴上的魁首,来的仙客都是什么人啊?

        有广寒寂寞每天就在琢磨诗的嫦娥,那是天界做诗赋的大家。

        有天生肚里锦绣、出口自带百花香气的百花仙子,那在仙界也是诗名大盛的人物。

        更别说观音大士了,人家入西方教前就是公主,受的可是皇家教育,作诗比吃饭喝水还简单。

        孙真君虽然生得俊秀,却是从花果山来的,胜算基本为零,她只希望这位看着顺眼的‘猴美男’不要太丢脸就好了......

        孙大空坐下后就在找哪吒,却并没发现这小子的踪影,此刻与会的仙家已经三三两两到齐。

        妙善就坐在孙大空对面,正笑着对他颔首示意。

        嫦娥自然是认得的,虽然是令天蓬神魂颠倒的美人,孙大空看了几眼却没多大兴趣。这种高冷冰美人他见的多了,太难相处,一不小心就拿你当备胎。

        黎山老母其实没这么老,气质风范很像后世那位吃了防腐剂的‘永远的白娘子’;百花仙子就像牡丹花一般热情奔放,孙大空在考虑是不是劝说天蓬改变追求的目标?上次去弄花汁的时候人家百花仙子明显对你很有好感的嘛......

        孙大空笑眯眯地打量着各路女仙,女仙们却也在观察他。

        瑶池乐宴上不是没出现过男性仙人,可如此俊秀有气质的还是第一次见到呢,女子哪有不看颜的?就算嫦娥也不能免俗,孙大空帮她算过,这位广寒宫主最少偷偷看了他四次,这位姐姐也是,要看就光明正大的来嘛,躲躲闪闪地做什么?

        乐宴的气氛很好,除了众女仙不会像后世酒会那般穿花蝴蝶般的走来走去长袖善舞,却也并不沉闷,相熟的女仙原来也会叽叽喳喳地八卦,而且很多女仙议论的主题居然是他!

        百花仙子很大胆,已经遥遥举杯敬过他数次酒了,孙大空对女性朋友从来都是极其讲礼貌的,自然也要回敬。

        两人杯来盏往眉来眼去,自然惹的女仙们一阵阵轻声低笑,老孙很是无奈,哥不就是变得帅了些麽,你们不能总拿我当成传说啊......

        忽有金钟交鸣、玉磬声响,耳边传来仙娥们称诵尊号‘上圣白玉龟台九灵太真无极圣母瑶池大圣西王金母无上清灵元君统御大天尊......’

        众女仙才收了嘻笑,纷纷面向那正北方的主位,只见自虚空中轻轻走出一位仙衣华贵的绝色佳人,身后仙娥交扇,同时还站立了一名唇红齿白粉妆玉琢的童子,可不正是哪吒麽?

        哪吒在王母身后冲孙大空直眨眼睛,一副极为兴奋的样子,意思是说‘大哥你看我义母咋样?美得冒泡吧?’

        孙大空却没搭理他,只是呆呆望着翩然落入主座的瑶池金母,堂堂花果山正神真君竟是一脸痴迷颠狂,犹如X车痴汉......

        “孙真君,为何还不落座?”

        瑶池乐宴其实就是王母的私宴,没有多少规矩束缚,王母落座后就示意众女仙纷纷坐回客位。

        见到孙大空不肯落座,只是两眼发直的看着自己,王母心中微恼,这猴子看着一副文采风流的模样,怎么却如此粗鄙呢?

        哪吒更是暗暗着急,忙叫道:“孙真君,我义母请你落座呢!”

        孙大空仿若不闻,脖子反倒伸得更长了,死命地盯着王母看了一会儿,忽然高声叫道:“毛妞儿!”

        众女仙全数惊呆,哪吒都听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