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玄幻小说 - 西游里都是骗人的在线阅读 - 第六十二章 初见观音

第六十二章 初见观音

        妙善是观音成道前的乳名,出家本无家,按说俗家乳名早就该抛弃了。

        可是观音不同,就连西方佛祖也喜欢称她为妙善,这是为何?其实是与她选择的菩萨行之道有关。

        所谓‘观音’是指观世间一切音,知民间疾苦,入世人间,行大慈大悲之道,这就是西方教所谓的‘菩萨行’。

        菩萨们或化身女相、或披金戴银,其实都是拉近与俗世的距离,深入基层群众,观音自称妙善,因为她是要入世。

        由俗世而出世,历劫而不堕真灵,此是罗汉果位;由出世而又入世,大慈大悲而有终的,是为菩萨果位;等到完了本门功德,比如那位‘地狱不空誓不成佛’的地藏王菩萨,如果有一天真能靠佛法清空了地狱,他就成佛。

        但是这种佛,属于功德佛,不是觉悟佛。

        眼下西方灵山的觉悟佛就释迦摩尼一个,必须是要窥见了灵台方寸世界,得见自身菩提的大修行者。

        妙善走得也是香火功德路线,论法力可能还要强于孙大空,论境界可就比孙大空差距甚远,又哪里能看破真正的变化之道?

        孙大空这可不是普通幻化法术,而是自己在灵台方寸世界感悟的天罡地煞之变,已经不是变,而是换!

        也就是说,石猴是石猴,白衣秀士孙大空是白衣秀士孙大空,并非是石猴变成了孙大空,又哪里来的看破一说?

        这个时期的妙善还没有偌大排场,身边还没有善才童子,龙女也不知尚在何处,只有一个惠岸行者低头垂额的站在菩萨身后。

        孙大空看看惠岸,发现他面貌确实和哪吒有几分相似。这是个乖孩子,却比哪吒少了许多灵气,老孙不怎么喜欢。

        可能是来瑶池为客的原因,妙善很低调,脚下并没有莲台,只是一身白衣,赤足踏了片白云,一头秀发随意披在肩头,倒是少了几分菩萨的庄肃,多了几分女儿家的随情。

        “大士有礼了,这位是花果山水帘洞时代先锋正神真君孙大空,也是今次瑶池乐会的客人呢......”

        王母的几个‘闺蜜’中,妙善算是比较特殊的一个,张巧嘴是王母身边的人,和她自然相熟,因此没等孙大空开口,便主动介绍起来。也是怕孙大空出身花果山没多少见识,冲撞了大士可是要吃亏的。

        孙大空也笑眯眯地道:“孙大空见过大士......哎呀,大士可是有名的很呢,民间有白衣坐莲的大士、有抱着孩子的大士......少说也有个千八百种。

        我就在想呢,大士为什么要变来变去的?今天一见才算明白了原因所在。”

        妙善好奇道:“真君最后明白了什么,可以告诉妙善麽?”

        这一世的石猴已经是有身份的‘孙真君’,可不是因为闹了天宫被老如来阴到五行山下的破落户,妙善也不敢托大叫什么猴儿了。可见佛祖也罢、菩萨也好,西方教的人都有一双灵动的眼睛,也是会看人下菜碟的。

        “见到大士我才明白,原来大士真形是如此美丽动人,这就难怪大士要用种种化身掩饰了。

        你想啊,西方教原本是要传播信仰的,自然是要那些信徒真心崇拜教义而后归服,这才算是完美。

        若是那些信徒是见了大士貌美才信仰西方教,那就未免有些美中不足,平白辜负了大士慈航普度、以身入世的心思,岂非可叹?”

        “哎呀,你呀你呀,这可是观音大士,你胡说什么!”

        张巧嘴暗中扯了下孙大空的衣袖。

        妙善却只是微笑:“真君却是说笑了,不过真君若是见妙善貌美而肯入我西方教,也并非不可,不知真君可愿麽?”

        听说孙大空就是那只花果山石猴时,妙善真是大吃一惊,这猴儿转化人身后白衣翩翩俊秀非凡,以她的慧眼竟然不能看破?

        且这猴儿好生胆大,竟然一见面便出言轻薄,妙善心中却不怒反喜,这猴儿自种因果,却是怪他人不得了......

        “大士这话说得我心里还真有些痒痒,好想现在就投入西方教呢。”

        孙大空笑道:“不过我这个人最是善变,今天看到大士美貌就投入西方教......明日见到嫦娥仙子清丽就想着要帮吴刚去砍桂花树......后天见到百花仙子倾国倾城,她的百草园中岂非又要多了个不花钱的园丁?

        不成不成,这样太容易得罪人了。我还是老老实实回花果山去吧,那里的母猴子虽然不算漂亮,却是不会算计我呢......”

        妙善掩口笑道:“啐!你这真君好没道理,哪个要算计你了?

        只怕是真君明明与我西方教有缘,自己却不知呢。”

        “哦?”

        孙大空一脸愕然道:“我与西方教有缘?不可能不可能,大士定是搞错了。”

        “如何会错?我西方教义精深,却始终绕不开一个‘空’字,今日真君名为大空,岂知他日不会悟空?

        又怎知今日之大空便不是早已悟空之人?”

        妙善是什么人?一开口便有句句机峰,真是舌灿莲花,死人都能被她说活。

        孙大空却是哈哈大笑:“大士真是有趣,空与不空那是我的事情,你又如何得知?

        我这个人啊,不仅贪恋红尘,还十分的馋嘴、无肉不欢,而且最喜欢漂亮的小姐姐,可见是既不虚也不空,又如何入得了西方教?

        对了,说到漂亮的小姐姐,倒让我想到那西方教的天女散花。

        你们灵山弄了这许多天女飞来飞去的撒花瓣儿,难道说那世尊如来也与我有着共同的爱好?”

        妙善笑道:“此为见色不迷也,真君怎可误解?”

        孙大空闻言苦笑道:“罢了罢了,跟你们西方教就说不通什么道理,因为左右都是你们的道理。到了你们的口中,就连狗屎中都有佛性......”

        妙善闻言一愣,低头细细思量,却越想越是心惊。

        ‘狗屎中也有佛性’?

        这猴头儿出言不俗、深合我教之道,果然是与我教有缘!

        不过他性情顽劣,竟然连我也敢轻薄,却是不可着急,需要徐徐图之。

        当下再不与孙大空多言,三人并肩向瑶池深处行去,走得没有多久,忽听阵阵仙乐响起,眼前空间仿佛被一只无形大手缓缓撕裂,现出一方清雅绝丽、美轮美奂的仙家殿堂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