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玄幻小说 - 西游里都是骗人的在线阅读 - 第四十四章 都是猴子惹的祸

第四十四章 都是猴子惹的祸

        张百忍正在玉皇殿内优哉游哉的喝茶。

        茶是前几日天界茶园新出的‘玄胎春芽’,虽比不得蟠桃霸道,却也是内藏天地灵运的好东西。

        这茶虽然不错,张百忍也只是偶尔喝喝,毕竟是无根之物,不接凡间地气,好虽是好,难免有些不够真实。

        太白金星站立一旁,附在张百忍耳边也不知道在小声说些什么。

        神仙传话本来不需要非得趴在耳边也自有手段防人窃听,更何况这还是在禁法森严的玉皇殿中。这就是为了显示出一种亲密,臣下心里甜蜜蜜的,君王不损一毫就满足了臣子的虚荣心,就是你好我好大家好的事情。

        见到王母和七公主入内,太白金星忙躬身见礼。

        这位瑶池金母入驻天庭还在张百忍之前,凡间以为她与玄穹高上帝是夫妻,其实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儿。

        太白可是清楚的很,这位王母代表的是瑶池一派势力,本来是与大帝遥相治衡,关系微妙,最近千年才因为几位公主深得其心,与大帝的关系渐渐有所改善,就连大帝对她也要保持足够的尊重。

        张百忍起身笑道:“倒是惊动了王母,这却是朕的不是了。”

        七公主瞪着一双秀目上下左右打量了一通父亲,叫道:“父皇原来没有发怒啊?”

        又跑去查看地上破碎的琉璃盏,嘻嘻笑起来:“原来父皇摔的只是两只普通琉璃盏,不是太上送的呢。”

        王母笑道:“七儿终是年轻识浅,你父皇是何等的身份,就算心中有怒,又怎会学凡夫般胡乱摔什么杯子?

        更莫说摔那太上所赠之物了,那两对琉璃盏休说是别的仙家,连我看了也觉得羡慕,几次索要,你父皇总是借词推托呢......”

        张百忍笑道:“朕瞒得过那些奸滑天官,却终究瞒不过王母。王母就不要调笑朕了,快请入座罢。”

        王母掩唇轻笑:“且放过你这一遭。”说完款款落座。

        太白金星忙道:“玄穹高上帝、金母大天尊,老臣就先告辞了。”

        这老头儿绝对是天界最具政治智慧的家伙,两大巨头说话是随便可以听得?明哲保身的最佳方法是立即脚底抹油,留在这里探听机密不是聪明而是愚蠢。

        张百忍笑骂道:“你个奸滑的老鬼,此事还需你出力,如何现在就走?你也坐下听听罢。”

        “大帝说笑了,两位大天尊在此,哪里还有老臣的座位?”太白金星一脸的愁色,像只被猎人盯上的老兔子。

        “大帝既然说了,太白星君就坐罢......”

        “如此,老臣遵命。”

        两大天尊都开口了,再坚持要走会比留下来更危险,太白把心一横,偏着半个屁股落坐在一旁。

        七公主最聪明,见状咯咯一笑:“父皇,‘娘亲’,这玉皇殿好没趣味啊,我出去玩耍了。”

        说着蹦蹦跳跳出了玉皇殿,太白金星暗暗叹息,做娇儿好过做蜜臣啊。

        王母看看张百忍,笑着摇头道:“大帝勿言,先让我来猜一猜。

        那四御中紫薇素来正直,昔日虽与大帝有隙,这次却是会支持你的,他命天蓬下界去了花果山,可见也是对那石猴寄望甚厚。

        勾陈素掌人间兵戈皇权之事,你要开放花果山,又有哪个看不出下一步就是要逐步开放凡间?这便是剥夺了勾陈大帝的权力,所以他必然是要反对的。

        后土娘娘掌人间山川变化、诸山神、并劫运兴衰,又素来与那勾陈大帝交好,她自然也不喜花果山落入一群猴子之手,怕是比勾陈更为反对激烈。(这里的后土娘娘是说四御之一承天效法土皇地祇,不是洪荒流里面演化轮回的后土)

        至于那位南极长生大帝麽......”

        说到这位大帝,王母不由失笑:“谁不知道他一向是两不相帮的?这便是他手握长生、追求永生的大道了。

        他是出了名的‘墙头铁’,任你哪边风大也只当看不见,是个永远保持中立的家伙。大帝难啊......”

        张百忍扶额道:“王母虽在瑶池,却知天界事,朕确是艰难,如王母能够......”

        “大帝就不要打我的主意了。你素来知道瑶池孑然天外,与天界无争、与人间无涉,你们这些腌臜事休来烦我。”

        “这样啊......”

        张百忍苦笑着瞥了眼太白金星,这老家伙素来舌灿莲花、可以颠倒黑白把死人说活的,怎么不坑声了?

        仔细一看险些气歪了鼻子,这个老家伙眼观鼻、鼻观口、口问心,两眼发直,简直就是只老乌龟一样!

        “四御各有各的主张,又岂会轻易动摇?

        大帝今日摔了琉璃盏,这件事固然会传到四御耳中,可那又如何?若是寻常小事,或许他们会权衡大局,顾全您这位天界共主的颜面。

        可这花果山之事牵连太大,稍一不慎就可能引得三界动荡,他们怕是很难改变主意的。”

        “那依王母之见,朕又当如何?”张百忍苦笑道:“难道要朕......”

        “大帝既已想到,如何又来问我?”

        王母笑道:“这本就是天界惯例,遇到有涉及三界的大事,要由大帝召见四御两次共商。

        如果两次共商不决,大帝又要坚持的,那就要‘三次论辩’!既是论辩,必然有输家赢家,结果也就自然有了。

        不过啊,凌霄殿三次论辩非同小可,那是要百仙在场共同见证的,一旦开始则不可中断,哪怕是论辩个百年千年也要持续下去。

        而且这三次论辩影响太大,必然涉及当事者的威望。大帝如果赢了自然是好的,如果万一输了,恐怕会威望大失,甚至因此失位被人取代......

        大帝可是真的想好了?”

        张百忍沉吟片刻,决然点头道:“朕已深思熟虑,三次论辩就三次论辩罢!”

        “既然大帝已经考虑周全,本尊自不会再劝。不过本尊倒是可以给大帝一个建议,民间有句话叫做‘解铃还需系铃人’,这个系铃人是大帝,却也是那花果山的石猴啊?

        这猴子也当真了得,虽说是靠了五色石孕育先天得势,又靠了那位神秘莫测的水帘洞前洞主让我等都有顾忌,可他能够引得大帝下此等决心,也算个厉害角色了。

        说真的,本尊对这石猴倒是很有兴趣呢。”

        张百忍叹道:“王母所见甚是,这猴子确实非同一般。这次凌霄殿论辩,他这个当事人也休想得了清闲,我会命太白接他上天来的!太白,太白!”

        “啊啊老臣在......”

        似在睡梦中的太白金星茫然睁开双眼:“大帝叫老臣呢?”

        “你个奸滑的老鬼,休要装傻。明日就去下界接那猴子上天,不得有误!”

        “是,老臣这就去做准备!”

        太白金星如逢大赦,说完就化光飞出了玉皇殿,可算是有了离开的借口,不跑的才是傻瓜!

        望着慌张离去的太白金星,张百忍摇头道:“王母只知那猴子是个角色,却不知他当真是个能捅破天的麻烦人物呢。

        王母以为我摔了琉璃盏是向四御施压?非也!实是因为这只太能惹祸的石猴......王母请看。”

        说完从袖中取出一册玉书,递给王母娘娘:“今日凌霄殿上,九殿阎君齐至,要朕捉拿那石猴......”

        “什么?”

        王母不觉讶然,打开玉书只扫了一眼,素来冷静的她竟也玉容变色,霍然起身道:“秦广王与八十名勾魂使者、十大判官去花果山水帘洞勾取那猴子的魂魄,竟然全数失踪了?

        这如何可能!那可是阴司一殿之主,事涉轮回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