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玄幻小说 - 西游里都是骗人的在线阅读 - 第三十九章 灵台方寸世界

第三十九章 灵台方寸世界

        灵台方寸山的小松鼠万分惊恐地望着眼前这个大黑脸。秦广王让它感到十分不安,小松鼠决定还是抱起松果就走,临走时还白了秦广王一眼,晃了晃火红的大尾巴。

        猴子瞪了秦广王一眼,意似不满,你看看你,把我家小松鼠吓成什么样子了?老秦顿觉冤枉,这也能怪我麽,可是被猴子凶威所慑,只得一脸陪笑。

        “悟空师兄,祖师在洞中等你,快带这人去罢。”

        眼前青光闪过,现出一对粉雕玉琢般的男女道童,比猴子有礼貌多了,招呼过猴子后,还知道对秦广王稽首见礼。

        孙悟空闷哼一声:“却不知怎地,俺老孙见了这黑脸家伙,只想打他的孤拐。”

        “师兄说笑了......师兄可自去快活,我等自领殿君去见祖师,殿君请。”

        见猴子化光飞走,秦广王大出了一口长气。终于脱离这煞星的魔掌了,还是这对道童可亲,本殿君若能脱了此难回到阴司,定要嘱咐手下但凡遇到亡者为道童者,一定要好生对待,也算是还了今日之情。

        “殿君有心了,只怕见了我家祖师后,殿君便走不得了呢。”

        男道童仿佛知道他心中所想,轻轻一笑。

        “师弟何必吓殿君,话也不说清楚。”

        女道童菀尔一笑,极是温柔:“殿君啊,我师弟是说,到时候只怕你舍不得离开这灵台方寸世界了呢......”

        “两位仙童说笑了,说笑了。”

        老秦紧张地直擦汗。这世界虽好,却不知还有多少恐怖的存在,那孙悟空的凶恶模样现在想起来还后怕呢。哪里比得上在阴司为一殿之主的好?看这两个道童挺好说话的,但愿那位祖师也是如此,只要肯放俺老秦回去,花果山我是再也不来了,谁爱来谁来!

        到如今秦广王仍然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自己明明是履行阴司职务来抓那早就该死的孙大空,如何会蹦出了孙悟空这只凶猴?这位祖师又是何方神圣?

        天啊,还有这个灵台方寸世界究竟从何而来,自己竟是一无所知!

        越是无知,越是有大恐怖。秦广王战战兢兢,哪里还敢多说多想,跟着两名道童一直走到山路尽头,果见白云深处有一洞府,洞口书写了一行文字,却是‘斜月三星洞’。

        “灵台方寸山、斜月三星洞,若我能脱此难......”

        忽然想到道童能够窥测自己心事,秦广王连忙断了念头。那男道童却是轻轻一笑,忽然一掌推在他肩膀上:“去罢!”秦广王顿时飞向了洞中。

        女童看了男童一眼,微微嗔道:“温敬师兄,你太粗鲁了,也不怕祖师怪罪。”

        男童摇头笑道:“小花你就是太温柔了,我不过让他快些去见祖师,祖师又怎会怪我?”

        两人相视而笑,忽然同时化为虚影,消失在这个灵台世界中。

        “殿君远来,我不曾远迎,真是失礼了呢......”

        洞里乾坤大、壶中日月长。

        秦广王被男道童这一推,也不知道飞出了多远。等到双脚站定的时候,却见四外并没有想象中的洞壁,眼前是一名白衣秀士盘膝坐在一领草席上,席上有一张小木桌,木桌上放着一套精美的杯具和茶壶,这样精致的东西他只在天界见过。

        白衣秀士面色温润,五官无比俊秀,在他身后却是一幅不停变换的画面。

        秦广王只看了一眼便挪不开眼睛了,这画面中有各种他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的东西,居然有不用马拉的车、有可以飞上天的钢铁怪鸟,还有一枚仿佛九天霹雳神雷的东西正轰然炸开,天地间便仿佛多了一个小太阳。

        “殿君看够了吗?”

        白衣秀士取出些碧绿的茶叶放入壶中,手指一引,空中便飞来一道热泉注入壶中。让秦广王不能理解的是,这茶才泡了不过一会儿,就被他倒去了,然后又引热泉入壶。

        “呵呵,殿君勿怪啊,我这泡茶的手法和南瞻部洲的可不同,既不在茶中放肉桂丁香、更加不可以放入猪油,他们那泡得根本不是茶,最多算是油茶。

        我这乃是功夫茶,方才就是第一步,名为洗茶。

        殿君啊,你为何如此拘谨?快快请坐,尝尝我的功夫茶如何?这茶可有一个名字,叫做‘大红袍’。”

        “大......大红袍?”可怜,俺老秦是个粗人,真没听过啊。

        秦广王苦笑着落座,心里是十五个吊桶打水。本想不喝,求这位祖师放自己离开就是,您要是和那孙大空有亲,以后我不来花果山了行不?不对不对,我回去就告诉九位兄弟,花果山就是个要命的地方,‘生鬼勿近’!”

        “殿君没去过那个神奇的地方,自然是没听过这‘大红袍’。记住我的话啊,在那个神奇的地方,铁车会自己跑动、铁鸟能够在空中飞,凡人也可以远隔千里传送讯息,甚至可以登上月宫,你信不信?”

        “怎么可能!”

        秦广王暂时忘却了危险,好奇地道:“若凡人都能登上月宫,嫦娥岂不是被看光了,玄穹高上帝会因此震怒的!”

        白衣秀士闻言大笑,点指着他道:“这话可是殿君说得哦?”

        秦广王顿时色变,我就是个混蛋啊!这话要是被玄穹高上帝知道,阴山背后必有我一号!

        “行啦,我这个人最喜欢与人为善了,又怎么会害了殿君?放心,这里说的话日夜游神也是听不到的,你我不说,还有谁会知道?”

        白衣秀士冲他挤了挤眼睛:“殿君又怎知,就是在这个神奇的地方,也只有高高在上之人才能品尝到这‘大红袍’?这东西着实珍贵得紧呐......

        若非是在我的灵台世界,你虽贵为阴司殿君,那也是休想见到的。”

        秦广王被他勾的好奇心大起,忍不住拿起茶杯喝了口,一口茶入腹,顿时一股泼剌剌的盎然春意游遍全身。

        老秦双眼狂睁,他分明看到了春花盛放百鸟齐飞野猫叫~春,骚动的心再也按捺不住,竟然抢过茶壶又给自己倒了一杯。

        这次正要小心仔细的品尝来着,却见白衣秀士将脸一板:“你这殿君好没道理!喝了我的茶还要贪多?秦广王啊,你可知本祖师是谁,就敢如此放肆?”

        秦广王这才想起自己身在险地,心里一哆嗦,差点没把杯子摔了,忙小心翼翼地赔笑道:“在下还没请教祖师的名号,真是失礼,还请祖师恕罪则个。”

        白衣秀士板着脸看了看他,转颜笑道:“殿君知错就好。看把你吓得,难道本祖师就这么可怕麽?殿君啊,本祖师名曰‘菩提’。”

        秦广王闻言大喜:“祖师既号菩提,莫不是与西方教有些渊源?哎呀,这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一家人,我阴司与西方教地藏王菩萨相交甚笃......”

        “殿君错了。菩提者为真我也,又岂是西方教独有?而且啊,我在这个灵台世界里才叫菩提祖师,若是出了这里麽......”

        白衣秀士笑道:“我就叫孙大空!”

        ‘啪!’

        秦广王手一抖,茶杯摔得粉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