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玄幻小说 - 西游里都是骗人的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七章 你也来啦

第三十七章 你也来啦

        今晚的月光很傻,完全就是不解风情嘛,竟然从洞口射入,直直照在侯小花的脸上。

        小丫头睡了一觉,忽然感觉身上被压得好难过,微微哼了声,睁开一双迷离的美眸去看,结果就被明亮的月光晃醒了。

        当看到大王的一只手臂和一条腿都压在自己身上时,侯小花顿时红了脸。她可不是没羞没臊的人啊?轻轻搬开大王,想了想,又偷偷在大王脸上轻轻啄了口,顿时脸蛋更红了,逃难一般的跑了出去。

        孙大空仍在呼呼大睡,脑域开发到他这一步,早已超越凡俗,有着种种神通奥妙,若遇危险会自然警觉,反之则会进入深度睡眠。

        他的道其实与陈抟老祖颇有几分相似,只不过他是在梦中证道、加快开发脑域世界,所证之道可以真正超脱这个世界;陈抟老祖只不过是梦中求道,所求之道无法超越这个世界的大道,仍然不过是仙家技法而已。

        一证一求,差了最少十万八千里。

        这个夜晚很安静,孙大空的呼噜声渐渐与洞外劲急的夜风、洞口的哗哗水声进入了同一频率。

        这种和谐自然的天人合一境界是神仙们求都求不到的,也是当年老君悟道、佛祖证法时都曾经进入过的境界。在这个境中,可证无为、可证无我,可证一切法。

        如果没有一阵阴风吹来,这个夜晚将会是十分完美的,可偏偏就是有人不识趣啊。

        阴风中裹定了秦广王及上百阴兵,牛头马面黑白无常及他手下的十大判官全数不少,这阵势哪里像是来勾一个猴子的魂魄,这就是要发起一场战争。

        秦广王是欲哭无泪,他也不想来啊......

        他做殿君也有无数岁月,什么时候遇过如此怪事?生死簿居然也会自生异变!

        一百三十七年前就该被勾魂的猴子如今就在他眼前打着呼噜、睡得极为香甜,可怜他却要从床上爬起来,揉着惺松睡眼从阴间奔波来到阳间。

        花果山是什么好地方啊?玉帝都没能在这里派驻土地山神,多少大能眼睁睁盯着,这就是个是非之地!

        这水帘洞就更是古怪了,以他的修为,竟在入洞时被神秘力量相阻,寸步不得入内!

        身后可还带着十大判官和一众阴兵呢,都在眼巴巴看着他这个殿君,丢人啊!幸亏是留了个心眼儿,带了生死簿的母本在身上,靠着这件阴司至宝才勉强进入水帘洞。

        这猴子就不是个让人省心的,好端端一个洞被他弄得跟蜂巢一般,害得堂堂殿君都险些迷路,整整耗费了大半个晚上的时间啊,要是再找不到这猴子,等到金鸡三啼,哪怕他贵为阴司殿主也得乖乖回去。

        终于是找到了!这早就该死的猴子!老秦和一众阴兵真的想欢呼庆祝,此刻就想着尽快把这猴子的魂魄勾了,消除生死簿异变!

        这件事平息后跟谁都不能说,秦广王可是交代过一众阴兵判官了,就算对自己的鬼老婆都得严格保密!

        想起一任殿君当有威严,秦广王略整袍服,轻咳一声,就要下令勾魂。

        猴子忽然翻了个身,冲他呲牙一笑:“你—也—来—啦?”

        秦广王险些就一屁股坐地上。

        太瘆人了,这话平常都是他手下阴兵用来排遣寂寞,吓唬那些人间生魂的,突然有人对他来了句,这得多吓人?

        牛头马面黑白无常们更是面面相觑,这猴子难道是个熟人?否则怎么把咱们兄弟的口头禅都学去了,看把咱家殿君给吓得。

        那个名叫铁牛的牛头最是胆子大,走近几步仔细查看后道:“殿君,他还在梦中,刚才说得......怕是梦话。”

        “废话,本殿君神目如电,如何看不出他在梦中,还要你来分说不成?

        牛头马面、黑白无常,你等还不快些动手,将这只早就该死的猴子勾回阴司?难道还要本殿君亲自动手不成!”

        “遵命!”

        众阴兵齐齐应声,却没有一个动手的。这也怪秦广王疏忽,他这次带来的牛头马面就有二十对,黑白无常也有二十对,寻常勾人魂什么时候有这般大的排场?八十名勾魂使者你看我我看你,就没见过殿君慌过神儿啊,今天可是头一回,您这是派谁动手呢?

        “一齐动手!”秦广王气得直跺脚,这帮没脑子的东西。

        八十名勾魂使者齐齐遵命,整整八十条追魂索交织成一张大网、宛如天罗覆地,向沉睡中的孙大空罩去。

        追魂索这东西算不上什么成名法器,就连牛头马面黑白无常这种最基层的阴兵也是人手一根,却是出自黄泉阴铁、以六道轮回之力打造而成,遇到寿数已尽的各种生灵都是一勾就走,就连那些修炼了千年万年的大妖和不在神职仙位的散修仙人们,也一样无法抗拒。

        顾名思义,追魂索并无实体,只对凡间生灵的魂魄及大妖散修的神魂有效,所以非常轻松便穿过孙大空的石猴灵体,向他灵台内探入。

        “咦?”

        “古怪?”

        “发生了什么事情?”

        八十名勾魂使者忽然同时变色。他们的追魂索进入常人灵台后只需一下就能勾住魂魄,魂魄虽轻似无物,可在他们这些老手手上还是能够分辨出来的,此时只需要收回追魂索,带上魂魄回阴司就算万事大吉。

        这只石猴却十分古怪,他们的追魂索探入灵台后,不但没有感觉到魂魄的重量,反觉手上一松,似乎变轻了几分。

        现场顿时一片慌乱,牛头便问马面,黑无常则找白无常求证‘老白,可是你勾去了那猴子的魂魄麽?’‘老马,难道是你得手了’?问了一圈下来,却没有一个成功勾到猴子魂的。

        “不好,快收回追魂索!”

        铁牛反应最快,忙大声提醒同伴们。

        “晚了......”

        还在沉睡的孙大空头上忽然现出一个全身笼罩在无数祥云金光中的猴子,身披锁子黄金甲,头戴凤翅紫金冠,足登藕丝步云履(为何出现齐天大圣的形象,后文有说明。)。

        这猴子将右手扬起,八十根追魂索都被他牢牢握在掌中,冲着秦广王和众阴兵呲牙一笑:“你们这一众大鬼头小鬼蛋,既然来了俺老孙的水帘洞,还想要全身而退麽?嘿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