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玄幻小说 - 西游里都是骗人的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六章 玉皇殿后凡间土

第二十六章 玉皇殿后凡间土

        天界玉皇殿,彩气氤氲,一对对天官仙女在殿内穿行,手中捧着鲜果御酒、茶水蜜饯,将摆放在御书案上的旧物换下,一一仔细放好,才恭谨无比地退下。

        这便是玄穹高上帝的配享尊福,无论玉皇张大帝是否享用过,摆在案上的吃食每隔一日就必须要换成新鲜的,同时还有推云童子布雾郎君在玉皇殿前演化云雾,做出各种造型的彩雾轻霭,令玉皇殿隐入云中,才显得既神秘又威严。

        民间传说里总是会过度的赞美人间,玉皇大帝的小女儿偷偷跑到凡间,找到了一个墩实黑厚的后生,当时就感觉自己太幸福了,这个姓董或者姓牛的后生比冷冰冰的神仙可爱的多,于是看到秋天的麦子熟了,在秋风中翻起层层麦浪,小仙女儿就满怀浪漫地唱起‘还是人间欢乐多’。

        只谈民间欢乐却忽视了民间疾苦是一种非常严重的错误,孙大空就很想问问这位小仙女,你嫁的怕不是书生、放牛娃,而是地主家的孩子吧?知道不知道有多少凡人在为一口吃食挣扎?又知道不知道神仙们看到凡人挣扎求存,心情好了或许会帮一把,心情不好了便听之任之,说到底还得看凡人供奉的香火是否能够令他们满意?

        若是有哪个国王不开眼,打翻了玉帝的供桌,偏偏那供品还被狗吃了,他的国家就要出名了,这个国家的水会变得比油更贵。

        其实张百忍应该很委屈,就不知道怎么得罪了写书人,偏偏把他描述成一个私心极重,迁怒苍生的反面人物。他是真的很忙啊,每天一大早就得去凌霄殿听朝,天界的事、下界的事、龙王爷家里的事、就连阎王爷也跟着起哄......张百忍最烦的就是这十个死鬼,一上朝就板着黑漆漆的脸比哭都难看,你们不是喜欢跟佛界的地藏王菩萨亲近麽?有了麻烦去找菩萨啊,再不行去西天找如来啊,总到朕这里来做什么?真是晦气!

        好容易等到各位仙官将诸事奏罢,张百忍这才能长出一口气,迅速溜出凌霄殿去做些他真正想做的事情。

        每当这个时候,玉皇殿后就会散发出阵阵泥土芬芳,如果仔细品鉴,还能从浓郁的泥土味道中发现阵阵粪香。漂亮的仙女姐姐们最怕从这里经过了,要是没办法避开,就会偷偷捂住小琼鼻,皱起好看的眉毛,大帝这是要做什么哦,真是要把人活活逼疯了。

        太白金星是大帝最贴心的人了,只要没有下界招安的任务,就会每天准时换上一身皱巴巴的麻布衣衫和麻布鞋,扛着个锄头笑嘻嘻地出现在张大帝面前。

        眼前这片用人间泥土铺设出的田地可是大帝最最心爱之物,是他不惜花费心思从下界张家寨弄上来的。大帝每次见到这块田就会露出沉醉的表情,说什么还是家乡土好,别管大帝是出自真心还是故作矫情,太白金星都会立即一脸凝重地送上马屁——大帝竟然还没忘记下界的家乡,真让老臣感动啊!每当这个时候,大帝都会用力拍拍他的肩膀,给他一个温暖的笑,仿佛在说‘太白你就是朕最信任的人’,太白金星顿时喜不自胜,简直都要爱上这里的粪香了。

        “太白啊,时间过得可真快,算一算,你接朕上天有多少年了?仿佛还在昨日啊!”

        脱去了天帝袍服,换了身凡间老农装束的张百忍一下下用锄头耕着地,虽说这锄头的来历有些不凡,乃是天庭兵监处以千年玄铁凝聚五行真元所炼,乃是六丁六甲煽火、一代兵圣欧冶子亲自看炉,出炉之日,有金光万道、瑞气千条,可当沾染了粪土后,它就是一把普通的锄头。

        张百忍的手法很熟练,一看就是位积年的老农,泥土被他轻轻翻起,压平土坷垃,碾成细土,然后是二翻、三翻,那是绝对的精耕细作,多少年的老庄稼也休想挑出一点毛病来。

        “时间太久喽......老臣也记不得有多少年了。只记得当年天帝失位,天界混乱,诸神商议后才让老臣寻找到大帝您这个百世千世的善人。

        只记得大帝入主凌霄后没多久,那姜子牙便斩将封神,我天庭的力量也由此强大起来。”(注:关于玉皇大帝的由来,各种神话故事、民间传说是众说纷纭。本书中所说的只是其中一种,这个是没有办法去考证的,因为本来就是虚无缥缈的神话)

        “强大麽?有多强大啊......”

        张百忍呵呵笑起来,将锄头往地上一杵,接过太白金星递过的茶水一口喝了,点头赞道:“天界有的是琼浆玉液,可在朕看来,却多是虚无缥缈,接不得地气呢。朕偏倒喜欢这人间的粗茶,解渴、喝着痛快!

        现在的天界众神啊,一个个沉迷在表面的强大中。就像那些琼浆玉液、金丹蟠桃,虽然都是圣品佳品,却只能出自天界,就说那西王母的蟠桃园吧,结下的蟠桃吃一个就能长生万年,多少神仙都眼巴巴地盯着,就盼望着可以参与蟠桃盛会。

        可是啊,他们也不想一想,自从盘古开天地,这天上地下就要讲究一个平衡,阴阳男女、神仙妖魔,无他,平衡也。这蟠桃如此神妙,那是用我天界灵气换来的!每结得一季,便要抽去天界一成灵运之气!

        天界的灵运之气从哪里来?那是要从人间抽取的!可如今的人间又是如何呢?却是被天庭控制,大失自然!我天界若是不知危机、索取无度,人间只会灵运尽失,那时天灾频频、民不聊生,天界就算再有龙王降雨、雷部行云,只怕也是杯水车薪了!等到凡间民生皆悲苦,只怕便让某些假慈悲之辈有了趁虚而入的机会!”

        “大帝说得是啊......”

        太白金星长叹一声,不由向西方瞥了一眼。

        当年是他将这位张大帝接上天界,自然是大帝第一心腹机密之人,如何不知张百忍心中的苦恼?

        凡间人只当是这位张大帝要控制人间,甚至连某处要降下多少滴雨水,都要由天庭决定。却又哪里知道,张大帝本由凡间来,其实是第一个反对控制凡间的,不过遇此等大事,照例要由玉帝提议,四御共商,又哪里是他一人可决?

        望着眼前这片天界唯一的凡间土,太白金星忽然有些心痛凡人眼中高高在上的玄穹高上帝。

        “禀大帝,那觜火猴从东胜神洲花果山回来了,请求面见大帝!”

        张百忍君臣二人正在感叹,一名贴身天官轻轻走到田边禀道。

        “哦,觜火猴回来了?让他快快来见朕!”

        张百忍目光一亮,笑道:“太白,觜火猴去见了那花果山天生石猴,这只石猴却是大有意思,你也留下来听听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