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玄幻小说 - 西游里都是骗人的在线阅读 - 第十九章 收服四部,花果山一统

第十九章 收服四部,花果山一统

        一旦有阶级和利益出现,争斗就变得不可避免了。

        人类的争斗最复杂,从原始时期的石棒互砍到现代演变为军事干涉、经济大战,两国首脑见面时笑嘻嘻,肚里的污言秽语从来就不比小市民干净多少。猴子间的争斗就比较历史唯物主义了,有了矛盾先是呲牙,然后扑上去开咬,强者不仅可以占据更多的食物资源,还能坐享更多的母猴儿。

        老温敬就不像只猴儿,更像是只老狐狸,搬请来孙大空这个救兵后,就悄悄溜到一旁成了吃瓜群众。先前那份惶急统统都是装出来的,就盼着大王发怒呢。经此一事后大王就会明白,花果山需要的不是四健将这种尾大不掉的家伙,而是一向崇尚文华衣冠的他!马崩二将军的这场争斗在老猴儿温敬看来将是他政治生涯的伟大转折点!

        猴子间的争斗无非是两个原因,一是桃子,二是母猴子;前者关乎生命健康权,后者关乎交配繁衍权,一旦出现此类争执,亲兄弟也要先打过了再说。

        花果山的冬天本来不算冷,可这场持续了七天七夜的大雪一下,厚厚的积雪就吸走了无数热量。猴子们需要更多的食物,可就算是号称有八节更替之果的花果山,一到冬天果子的种类和产量也会纷纷下降。猴子们找不到果子吃了,就得动用花果山库藏,原本要是按规矩分配也没什么,可偏偏就有人坏了规矩......

        花果山的问题在于既不够民主、也不够集中。

        马流崩芭四将军各自为王,表面上尊奉孙大空这个美猴王,其实各自的势力却是根深蒂固,四猴彼此制衡,东风也压不倒西风,南风也醉不倒北风。如此一来就出现了问题,花果山库藏究竟由谁来掌管、遇到这种大灾年,又该由谁来主持分配?老温敬身为猴相,本来是想插手库藏的,可惜四将军正眼都不瞧他一眼,压根儿就不带他玩儿。

        猴子们没什么文化,却知季节,于是以春夏秋冬划分,四将军各自负责一季中的库藏掌管职权,前几年都是轮到流将军、芭将军掌管冬季库藏,两猴一个清高不私、一个顾全大局,再加上没遇到这样的大灾,倒也相安无事。

        今年的情况就不同了,这样大的雪灾百年难遇,偏偏又轮到马将军这个莽夫一根筋掌管库藏分配之权。这家伙好勇斗狠是一流的,护短寻私也是一流的,每天开库分果子粮食的时候,但凡他手下的猴子都会分到较为新鲜的果子和粮食,流将军芭将军向来受他这个大老粗尊重,分到的果粮也还说得过去。

        一等二等的果粮分得差不多了,结果到了崩将军手下的猴儿们,分到的不是烂果子就是发了霉的粮食。崩将军那也是茅房拉屎脸朝外的‘汉子’,如何受得这种气,当下就召集了手下猴子要跟马将军算账,两只都是人高马大的大马猴儿,一个手握石斧、一个拿着椿树棒,各带了上百名精壮雄猴,看这意思是要做过一场。

        孙大空皱着眉头赶到的时候,两只大马猴跟香江电影里的黑社会谈判差不多,彼此怒目相视、污言秽语层出不穷,这个说那个不是好猴儿,是个狐狸生的滑头,老子这就干了你!那个说本猴我横行花果山半世,怕你个尾巴!来来来,你往这里打,皱下眉头我就是你奶奶生养的!

        吵得可是真凶啊,后面的猴崽子们还跟着一阵阵起哄,可就是不开打,孙大空都看得没趣了,忍不住大叫一声:“打啊,怎么不打?来来来,打得越狠本王就越喜欢,最好是多打死几个,还节省果子粮食了呢。”

        马崩两猴一听就泄了气,就没见过这样的大王,怎么可以鼓动手下互殴呢?两个家伙虽然莽撞,倒也不是真的笨到了家,偷眼看到孙大空笑中隐藏的怒气,心里都是‘咯噔’一下,尤其崩将军想起那日孙大空一指之威,更是十分后怕,隔了会儿才期期艾艾地说:“大王,是我不该带了猴儿们来私斗,可是这只马猴儿太气人了,故意把烂果子发给我的猴儿们......”

        孙大空冷眼看看马将军,有这回事儿?大马猴儿脑袋一低,大王我错了。这件事确实是他的错,无可分辨。

        “哎,你们两个啊,这件事自然是有人错了,却未必就是你们两个啊......”

        孙大空长叹一声,走过来轻轻拉住两只猴子的手,语气十分沉重:“两位将军啊,有人确实是错了,可并非是你们犯错,错在我美猴王!”

        “大王不可啊,大王哪里有错!”老温敬再也坐不住了,火烧屁股般跳起来冲到孙大空面前,一时间涕泪纵横,面容之悲戚,仿佛刚刚死了爹娘。孙大空望着他很是安慰,这就是一个合格的谄臣啊,有这老猴儿在,花果山不寂寞。

        流将军和芭将军对望一眼,两个聪明猴的目光中都有着感动。这就是智商压制,就算他们都是长坂坡上杀个七进七出的赵子龙,遇到放大招摔孩子的刘皇叔也得被忽悠瘸。

        马将军和崩将军更是蒙圈儿了,四只猴眼原本就红,此刻更是赤红如血,这俩还不如赵子龙呢,最多就是莽张飞和黑李逵,给他们仨瓜俩枣就能把命卖给你的那种人。

        孙大空牵着马崩两猴的手,望着天空中排列有序仿佛广场列兵一般的云彩,轻声叹道:“冬天到了,遇到了大雪灾,孩儿们都吃不饱肚子了,我就该想方设法为孩儿们解决温饱问题。可是啊......我却没有尽到王的职责,这不是我的错,又能是谁的错?”

        “大王啊!”“大王!”

        老温敬跪地大哭,一半是真演戏、一半是真伤心。流芭二将军默默下跪,四将军所部的所有猴子也都跟着跪了下来,这些从来都是跳脱嬉戏没有半分定性的猴儿一个个安静的像没出阁的大姑娘。

        “你们都想着自己的猴儿,想方设法要为他们谋一口吃食,纵然手段有差,立心却是好的,这又怎么能算错?可是啊,造成这一切的又是谁呢?还是我这个王!花果山的猴儿们分成四部,自然就难免有了亲疏内外之心,这是因为我们现在不够强,无险可守的万猴洞呆不得,猴儿们只能分居在不同的洞穴。我身为花果山美猴王,却不能为孩儿们寻找到一处可以容纳全族的安全住所,这不是我的错,又是谁的错?”

        “大王......呜呜呜......”

        马崩二将军哭得都不行了,两只大马猴噗通噗通跪在孙大空面前,啥也不说,就是不停地磕响头,从今天开始,老马和老崩的命都是美猴王的!

        流将军忽然抬头道:“大王说得是,当今之计是尽快找到一处可以容纳我花果山全体猴儿的居所,从此不再有马流崩芭四部之分,孩儿们只属于大王!只属于花果山美猴王!”

        孙大空走到流将军面前将他轻轻扶起,叹道:“还是流将军知我啊,本王相信,花果山如此广大,又为一等一的灵山,我们一定能够找到合适的居住之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