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玄幻小说 - 某伪娘的诸界之旅在线阅读 - 009 你的命,就由我收下了

009 你的命,就由我收下了

        等视野中的画面再次清晰起来,昏沉沉的大脑能够正常处理外界的情报时,恩奇都发现自己此时正以鸭子坐的姿势,几乎没有知觉的无力瘫坐在地上。

        但他现在没工夫注意自己那糟糕的坐姿和上翻的裙子问题了,因为此刻背靠着石柱的自己,正要即面临那堪称绝望的终局:

        虽然仅仅只是短暂的昏迷和晕眩了以秒计算的一小会儿,但这已经足够让那头因初生而笨拙的肌肉怪物,在度过攻击僵直后,以一种悠闲的态度走到他的身前了。

        右手依旧紧握着那把9mm手枪,但现在别说什么更换弹匣了,在这种毫无知觉,如同被水泥固定了般的状态下,连把这坨废铁向前扔出,用来阻碍一下怪物都做不到。

        更别说由于之前所遭受的沉重打击,导致他在自我保护机制的作用下,看似因祸得福的直到此刻依旧没有感受到任何的痛楚,却也让自身的意识始终无法顺畅的连接上,那似乎已经彻底锈蚀住了的手脚。

        可以说,连动动手指对此时的他而言,都可以说是一种奢望了。

        因此,他最后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在自己身前停下脚步的怪物,伸出左手一把抓住那白皙的脖子,将他从地面上轻松的提起,然后整个人就这样悬空的被强行按在了背后的石柱之上。

        呼吸的不畅,让迟钝的身体在本能的操控下做出反抗。

        但这些微弱无力的“挣扎”,在这头无心的怪物面前毫无疑问的毫无意义,更不会起到任何的作用。

        ‘……真是,太讽刺了……结果,那不是它的结束,而是我的结束吗?……’

        即使由于缺氧,大脑再次开始陷入晕眩的状态,思维也开始变得越来越模糊,但恩奇都在这一刻,却依旧能清晰的听到一串不疾不徐的脚步声——

        那是,死神的脚步声。

        对于已经到手的猎物,那头怪物丝毫没有任何体谅与怜惜的想法。

        先是再次几乎用尽全力的右拳挥击,让某人不由得张大嘴巴连同苦胆汁也一起喷出的同时,确认不会再有任何的威胁和反击后,才张开了那似乎由于突变而有着一嘴渗人的尖牙,如同最残暴的野兽才会拥有的大嘴。

        回光返照般,被怪物粗暴的唤回意识,恩奇都还是只能继续的睁眼看着那张大嘴,一点点的从左侧向着自己的脖颈处咬去……

        死亡,似乎已经近在眼前。

        而他,却没有任何回避的方法。

        所谓的绝境,大概就是过去所犯不可饶恕的错误吧。

        所谓的绝境,大概就是现在再也无济于事的现状吧。

        所谓的绝境,大概就是即将发生不可回避的末路吧。

        所谓的绝境,大概就是——

        ‘你以为我会因为这点小小的逆境,就这样陷入绝望吗?别开玩笑了啊!!’

        刹那间,宛如被触碰到逆鳞般,一股源自最深处的愤怒之炎,突然从他的心中猛然的窜起,将所有的晦暗与杂念一口气全部燃尽的同时,也让他的意识和思考,似乎脱离了大脑与肉体般,重新变得清晰起来。

        而伴随着这股火焰,还有一股全新的明悟,出现在他的心头。

        恍如一瞬千年,在那微不可察的片刻之间,他没有丝毫阻碍与生疏的将前世所遗留下的最后那点经验与记忆,全部融汇贯通后吸收并转化了自己的本能。

        就如同那原本就是属于,不,不对,因为……没错,那些经验与记忆本身就并非是他人之物,从始至终所讲述的就是他自身的故事啊!

        与此同时,他的心中也产生了一个新的明悟,一个对于自身与未来的全新明悟:

        从此刻起,无论何时何地,面临何种状况,身处何种绝境,他也绝对不会再度陷入“绝望”!

        更何况,现在的状况,对于【英雄】而言,根本就算不了什么绝境,不是吗?

        与那种族的灭亡、文明的断流、星辰的陨灭、世界的终末等等“壮绝的场面”相比,这种小场面算什么绝境啊?凭这点就想要让“英雄”绝望?你是在开玩笑吗!

        以自身为代价阻挡大灾难,拼尽全力挽回世间悲剧,拯救一切坚强求存者,身为【英雄】这一概念的集合与具现,他是绝对不会绝望,也绝对不能绝望的存在啊!!

        因为,如果连“英雄”都绝望了的话,究竟由谁来拯救这个世界?

        所谓的【英雄】啊,就是带领着他人,挑战世间的一切绝望!

        自身的存在,便是众人的旗帜,便是最后的希望啊!

        再次抬起头,面对这一对常人而言,有死无生的绝境,恩奇都在此刻并没有再度束手待毙,也没有精力伤春悲秋,更没有继续回顾人生,而是如同疯子般,突然在脸上露出了一个极度狰狞的微笑。

        宛如火焰熊熊燃烧的双眼注视下,他在身体恢复知觉的瞬间,反而伸出了此时空着的左手,仿若那并不是自己的手臂般,丝毫没有犹豫的狠狠塞进了怪物头上那张不断迫近的恐怖大嘴中!

        ‘抱歉呢,我可不能在旅途刚刚开始的这里,就停下前进的脚步呢。至于这只左手,想要的话,就送给你好了!’

        在左手鲜血四溅的同时,他腰部用力,双腿蜷曲,脚底撑在了背后的石柱之上。

        他此刻无比清晰的感知到,那位于身体正面,咽喉下方,锁骨的交汇处,一颗表面似乎纹刻着无数符文,却又似乎仅仅只是无意义的凹凸起伏,被稀薄的黑色烟雾所包裹,如同种子般的漆黑核心,正缓缓的无视周围的血管、肌肉、骨骼等等身体组织,如同,不,它确实存在于那里,实质上却并不存在于那里,看似驳论般自顾自的旋转着,同时宛如第二颗心脏般富有节奏的脉动着。

        无需他人的说明,他在感知到核心存在的瞬间,便理解了关于这颗漆黑核心的一些最为粗浅的作用、意义和本质,还有部分用法。

        只是微微一动心念,这颗深藏于身体内部,潜藏于另一个维度的核心,在永不停息的旋转中轻轻一颤。那四周弥漫,却真实存在于身体内部的烟雾便像是接到了号令般,从中探出了一个头,随后沿着身体的脉络向下一路畅通的抵达了左腿处。

        在核心周围的烟雾因此大致消耗了十分之九的同时,那位于恩奇都视界右上角的第一个计量槽,同样只剩下了最后的十分之一。

        但此时撑在石柱上的左脚上,却已经如同缠绕上熊熊燃烧的漆黑火焰般的沸腾雾气。

        ‘然后,作为代价——’

        下一刻,以脊椎为轴,以左腿为鞭,在支撑着石柱的右腿,以及全身肌肉的发力下,恩奇都旋转着自身,用几乎超越了人体可动极限的动作,一腿踢在了怪物的腰侧。

        鞭腿命中的那刻,在这片小小的战场之上,如同暴风雨前的平静,刹那间空气再次寂静无声。

        随后,伴随着轰然响起的巨响,与扩散的一圈气浪涟漪,位于恩奇都身前的怪物,不由松开了自己的嘴巴和左手,在近乎身体变形的姿态下,现世报般在空中划过了笔直的一条线,狠狠的撞击在了车站的墙壁上。

        即使硬生生吃下了如此强力一击,甚至在墙壁上留下了醒目的爆裂状鲜血画作,这头有着与丧尸几乎无异的非人生命力的怪物,依旧不曾也不会死去。

        不过,恩奇都的反击,也丝毫没有到这里就为止的意思。

        摆脱了钳制后,他一边不由自主的咳嗽着,一边虚弱无力的摇晃着,一瘸一拐的向着似乎脊椎被踢断了,趴在地上一时间起不来的怪物走去。

        同时,用那伤口处几乎能看见一丝白骨的染红左手,从百褶裙的口袋中抽出了手枪的弹匣,咔嚓一声插在了右手始终未曾松开过的手枪枪柄内。

        然后,将这把手枪的枪口对准了即使趴在地上,依旧不甘心的向着这边伸来,张着那鲜血淋漓的大嘴,似乎想要咬住些什么的怪物头部。

        核心处最后一丝黑色烟雾,在计量槽宣告清空的那刻,从他的右手处探出头后钻入了手枪之中,紧紧地缠绕在那位于撞针前,只待击发的那颗黄铜子弹之上。

        “你的命,就由我收下了。”

        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