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腹黑王爷冷面妃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八十三章 约定

第二百八十三章 约定

        那汉子开口说道:“因为我们土匪山跟那个上官镇长有一个约定。”

        “什么约定?”

        “就是我们土匪山的任何一个人都不能打平安镇的主意,只要我们做到不去骚扰平安镇的任何人,上官镇长他就答应我们,每个月月初他都回给我们土匪山送上好的粮食和酒菜,还会给我们送五万两白银,而且不会缺斤少两。”

        “所以你们答应了?”茯苓皱眉问到。

        “这么有诱惑力的条件,我们当然会答应了,不答应的那就是傻子了!”那汉子说得头头是道,但看到茯苓的恐怖眼神,又焉了下去。

        “那来暗杀漓浅,他又给你们许诺了什么条件?”

        “今天上官镇长他来找我们的时候说,只要我们杀了叫漓浅的那个男人,他就给我们十万两白银,而且以后给我们赠送的食物和银两也都涨一倍。”

        “对的,上官镇长就是这么跟我们说的。”

        “对,没错。”

        其他人一起附和到。

        “女侠,我们都已经说了事情的起因了,要不你们就放了我们吧!”那汉子说道。

        “放了你们?你觉得可能吗?”茯苓面无表情说到。

        那汉子哭求道:“女侠啊,我们虽说是受了别人的贿赂来暗杀你们,但是我们这不是人都没有动到反而被你们狠揍了一顿,而且我们也知错认错了,女侠,你们今天要是放了我们,也是为了日后好相见不是?”

        “谁要跟你们好相见?”水仙上前举起剑威胁到。

        那帮蒙面汉子连连摆手道:“哦不不不,是我们嘴贱,说错了说错了,我们意思是说你们这些人美心善的姑娘们,我们就求你们就大发善心放过我们吧,我们保证这次之后就立刻改过自新,再也不会为了钱财去做杀人放火的事情了。”

        “对对对,这次过后我们就改过自新,重新做人。”

        “没错,各位姑娘们你们就放了我们吧!”

        “改过自新?重新做人?恐怕这也只是说说而已吧。”茯苓不相信的说到。

        她可不会轻易相信这些野惯了的土匪说的话会是真的。

        “不会的,我们说话一向都是作数的,而且我们也从没有骗过人,虽然说我们是土匪,但也是顶天立地,敢作敢当的男子汉大丈夫!”那些土匪们齐声声说到。

        茯苓看了看他们,才道:“既然你们说你们一个个都是敢作敢当的大丈夫,那好,我问你们,前段时间你们有没有将一个红衣的俊美抓到你们土匪山上,还打伤了他?”

        “红衣的俊美男子?”领头的土匪头子转向身后的弟兄们问道:“我们有抓过这个人吗?我不太记得了。”

        他的弟兄们回想了一会提醒道:“大哥,好像是有的,就是在不久之前,不是有个长得挺俊俏的的那个红衣公子哥路过咱们山头吗?”

        “听你这么一说,我好像记起来了。”土匪头子仔细回想了一下,对茯苓说道:“是,有的,女侠,我记起来了,是有这么一个俊俏的红衣公子哥来过我们土匪山山头上。”

        “那就对了。”茯苓举起剑架在土匪头子的脖子上说道:“你们可知,那个红衣公子哥就是你们今天过来要杀的漓浅。”

        “啊?!”那些土匪汉子们面面相觑,一脸懵逼。

        他们没想到竟会有如此阴差阳错的偶然。

        “你们不仅将他抓到你们土匪山上,还出手打伤了他,你们说,这笔账,我该怎么跟你们算?”茯苓视线扫过一圈,那些土匪汉子们一个个被盯得连忙低下头。

        不过还是有人在为他们自己辩解道:“冤枉啊!这都是一场误会。”

        “误会?难道说你们刚才说的那些话都是在骗我们的?还是说漓浅他身上的伤都是他自己弄的,与你们无关?”护夫狂魔茯苓不悦地皱眉说到。

        她今天是一定要给漓浅讨回个公道。

        “不是,女侠,你先听我们解释啊!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那人见茯苓误会他们,连忙劝解说到。

        “行,我就给你们解释的机会,我看你们能解释出什么花来。”茯苓收起剑还给旁边的人对土匪汉子们说到。

        见茯苓收剑,并且愿意给他们澄清自己的机会,土匪汉子们连忙道谢,“多谢女侠!”

        其实事情是这样的,原因是发生在不久之前,漓浅在离开莘王府之后就一直在寻找茯苓的下落。

        但是因为当初茯苓是不辞而别,也没有跟任何人说她要去哪,所以漓浅也没有什么具体的方位去找。

        不过好在茯苓之前有跟他提起过,她最大的愿望就是跟喜欢的人一起去浪迹天涯,所以他在凭着自己的感觉去寻找的同时,他也会拜托一些他在江湖上的朋友们帮忙留意一下。

        也可能是缘分吧,漓浅在寻找了大半个月之后,他竟然阴差阳错地也跟着茯苓的脚步,来到了平安镇附近的土匪山山脚下。

        那天漓浅走累了正想找处阴凉的地方歇下脚,却不想无意中看到有一大帮人扛着一袋袋的麻袋,抬着一个个大箱子走上土匪山。

        也是好巧不巧,那天也是平安镇上官镇长给土匪山的土匪们送粮食和银两的日子,就这样给漓浅碰上了。

        原本漓浅又不是爱多管闲事的人但是他看到那些人的穿着像是大户人家的家丁,而且他们抬着的箱子看着与朝廷上放置官银的箱子有些相似。

        原本只是有一点怀疑,又随意一瞥,也正好在这时抬箱子的人中有一人不小心脚扭了一下,抬着的箱子一下子失去中心,摔到了地上,箱子被撞开了一些缝隙,里面的东西掉了出来,漓浅定睛一看,竟然是白银。

        “蠢货,没怎么回事?怎么干活的?还不赶快捡起来放回去,要是少了一点,就唯你们是问!”走在前面带路的人见后面有箱子倒了,就连忙走回来呵斥几声,让他们赶快捡回东西放回箱子里去,然后重新抬起继续走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