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腹黑王爷冷面妃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八十章 即将到来的阴谋

第二百八十章 即将到来的阴谋

        “茯苓。”身后的上官槿开口叫住她。

        茯苓回头道:“上官公子,若你没有什么事的话,就请回吧。”说完,就扶着漓浅走出后院,往房间走去。

        见他们离开,上官槿只得恨恨地拂袖离去。

        茯苓扶着漓浅回房间躺好,就扯开他的衣服准备检查一下伤口,漓浅也任由她动手,嘴角的笑意逐渐扩大。

        待看到漓浅肩膀处的纱布有些许的血迹时,茯苓又气又心疼,道:“你就不能好好爱惜一下自己的身体吗?逞什么能?”

        她不是猜不到漓浅在时刻提防着上官槿,但是她就是看不得漓浅这样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

        看着茯苓又气又心疼地斥责他,漓浅突然伸手拉住她的手,用力一拽,茯苓重心不稳跌进他怀里,然后炙热的吻就印了下来。

        “唔……”茯苓不适应地支吾一声,却又不敢伸手推开他,怕弄疼他的伤口,只能动都不敢动的任他索取。

        等漓浅吻得尽兴了,才恋恋不舍地放开她,看着她略显迷茫的双眸和粉红的脸颊。

        漓浅轻笑道:“苓儿的味道还是一如既往的美味,真是让我欲罢不能。”

        原本被吻得懵圈的茯苓听到他的荤话,小脸羞愧地红了起来,连忙挣脱他的手,退出几步道:“那个,伤口你可以自己处理的吧,我还要出去坐诊了,你在这里好好休息。”

        说完就飞快地夺门而出,颇有些落荒而逃的感觉。

        漓浅心情愉悦地低头看着自己渗血的伤口。

        这伤口,似乎受得挺值的!

        慌忙逃出房间的茯苓拍拍发烫的脸颊,努力平复她此刻‘砰砰’直跳的心脏。

        哎呀,茯苓你脸红个什么劲啊!

        又不是第一次接吻了,要冷静冷静!

        等茯苓平复好心情,往前堂走去。

        刚走进前堂,刘掌柜就走上来问道:“茯苓大夫,刚刚发生了什么事了,为何上官公子突然就怒气冲冲地离开?”

        当时他看着上官公子满脸怒气地从后院走出来,他也不敢上去询问发生了什么事。”

        茯苓略微低着头掩饰她的羞涩,开口道:“没什么,可能是上官公子家中有什么急事先走了。”

        “只是这样吗?”他怎么还是觉得有些不对劲呢?

        突然刘掌柜注意到茯苓略显红肿,格外红润的嘴唇,诧异道:“茯苓大夫,你的嘴怎么了?怎么看着有点肿啊?”

        听到这个,茯苓脸色一烫,略微结巴道:“没,没事,只是刚才不小心咬到了,我一会擦点药就没事了。”

        “哦,这样啊,那你可得注意点,可别再咬到了。”刘掌柜善意的关怀,却让茯苓更加觉得小脸火辣辣的。

        强行掩饰脸上的羞窘,随意点头就走到她的专属位置上坐下,双手捂着脸在那肚子害羞着。

        直到有病人来,茯苓才急忙收复好情绪。

        上官槿怒气冲冲地走回家,一进家门就气得直摔东西,侍候的小厮和婢女都躲得远远的,生怕殃及到自己。

        “为什么?为什么总是拒绝我,为什么那个男人就可以,而我就不行?”上官槿的情绪接近疯狂。

        闻声而来的平安镇镇长看着眼前的景象,连忙问道:“槿儿,这是怎么了?因何事如此生气?”

        是哪个不长眼的混蛋惹他的宝贝儿子生气了?

        “碰……”上官槿又砸碎一个价值连城的古董花瓶,看到他父亲过来,怒气稍微降了一点。

        “爹。”

        上官镇长连忙走过去拉着上官槿道:“槿儿,告诉爹,是哪个不长眼的混球惹你生气了?爹替你去教训他!”

        提到这个,上官槿就脸色阴沉,满脸恨意说道:“是一个外乡人,他和我抢我喜欢的女人。”

        “什么!一个外乡人,竟敢这么不知死活,竟然敢和槿儿你抢女人,爹这就派人去教训他,替你把人给抢回来。”上官镇长怒气冲冲说着,准备叫人过来,上官槿却阻止他。

        “爹,我喜欢的人我要自己去追,爹你就帮我解决那个外乡男人就行了。”他喜欢茯苓,自然是要茯苓也心甘情愿地和他在一起才行。

        所以,他相信,只有他爹帮他处理了那个男人,茯苓他有信心一定能追到手。

        “诶,那好,爹都听你的,爹一定帮你把抢你女人的混球给神不知鬼不觉地处理掉。”上官镇长拉着上官槿走到没有碎片的地方说道,还顺道眼神示意旁边的小厮和婢女赶忙上前收拾地上危险的古董碎片。

        上官槿道:“爹,那这件事就麻烦你了。”

        “好,槿儿放心,爹一定尽快帮你完成。”他有一帮得力的助手,这件事情可谓是事半功倍了。

        上官槿勾唇冷笑,眼中尽是对漓浅的恨意。

        等着吧,该死的男人,等你永远的消失了,茯苓就是我的了。

        答应了宝贝儿子的事情,上官镇长就是很迅速地派人去通知他的得意助手们,今晚要去悄无声息地干掉一个人。

        于是乎,等到深夜,整个平安镇的人们都陷入沉睡时,十几个虎背熊腰,身手敏捷的人影悄悄地靠近茯苓和漓浅他们所在的医馆。

        刘掌柜他们已经睡下,原本漓浅和茯苓的房间是分开的,但是漓浅仗着自己身受重伤,以自己半夜需要起来喝水什么的为借口,硬是要茯苓答应和他住在一间房间里。

        但是由于是在所有人都睡着之后,茯苓才到漓浅房间的,所以刘掌柜他们并不知道。

        不过虽然说是睡在同一间房间,但是并不同床,而是漓浅睡床,茯苓是睡放在床边的软榻。

        其实漓浅不止一次邀请跟他一起睡床榻或者是他睡软榻她睡床,只是这都被茯苓回绝了。

        且不说跟漓浅睡一张床难保不会发生什么,就是为了漓浅的身体着想,茯苓能答应跟他一间已经很不错了,至于其他的,就休想!

        茯苓白天给病人看病,还要做饭照顾漓浅,一天下来已经很累了,所以在软榻上睡得格外的熟。

        而漓浅就不一样了,心爱的人就在隔壁睡着,却只能看不能动,这对他就已经是一种折磨了,所以他就被折磨的很晚才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