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腹黑王爷冷面妃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七十九章 心疼

第二百七十九章 心疼

        莘王府

        风轻茗在房间内逗着怀中的风沐陵,整个人都散发着母性的温柔,风琰陌在旁边看着,宠溺一笑,觉得这样的时光是最美好的时刻。

        这就像他以前曾经幻想过的,能和自己的妻子和孩子就这样静静的坐在一起,就像寻常人家一样。

        如今,这个心愿终得实现,他不仅有心爱的妻子,还有可爱的孩子。

        一家三口其乐融融地在房间里坐着,岁月静好。

        这时,水心从外面走进来行礼道:“王爷王妃,派出的探子已经查寻到茯苓小姐的所在。”

        风轻茗抬头问道:“那她现在到了何处?”

        水心回道:“回王妃,探子查探到茯苓小姐此刻正在一个名为平安镇的小镇子上。”

        风轻茗问道:“平安镇?那是在哪里?”

        她是躲到哪个不知所处的小镇去了?

        “王妃,平安镇并不在南麟国境内,而是在原东叶国与南麟国交界处的一个小镇,他并不属于任何一国的管辖范围。”水心诉说着查探到的消息。

        “不属于任何一国的管辖?竟还会有这样的地方?”

        “自然是有的。”风琰陌给风轻茗解答道:“我曾听皇兄提起过,在东叶和南麟之间确实是有一处地方不属于双方的两国的土地,在那里生活的人们不受任何管制。”

        风轻茗了然点头,“原来如此。”

        风轻茗又看向水心道:“那平安镇上可有我们凝雪阁的势力?”

        水心道:“回王妃,这个并没有,所以在寻找茯苓小姐的足迹时,也是找了许久,才在那个小镇上的医馆中找到她。”

        风轻茗挑挑眉道:“所以茯苓她是知道那里没有我们的人,才会躲到那里去的?”

        水心顿了一会说道:“这个,王妃,据探子探查到,茯苓小姐只是偶然游历到那里,之所以在那里停留,是因为茯苓小姐随身带的盘缠已经用完了,所以,茯苓小姐才在平安镇上的一间医馆里当临时坐诊大夫,以此来赚取盘缠。”

        闻言,风轻茗微愣,一时间竟然有些想笑,但是却被她忍住了。

        “那茯苓现在如何了?”她似乎能想象到茯苓为了生计而去医馆里坐诊时的模样,竟会觉得有些凄凉是怎么回事?

        水心说道:“据探子来报说,茯苓小姐在平安镇上似乎格外的受欢迎,而且还有不少的追求者。”

        风轻茗不由得轻笑一声道:“没想到茯苓这一趟出去,竟然还有不少艳遇,不知漓浅师兄知道后会作何感想?”

        风琰陌不厚道地笑道:“那就要看师兄他的造化了。”

        若是连自己喜欢的人都追不回来,他还能做什么。

        这话说得有些幸灾乐祸的感觉。

        水心说道:“王爷王妃,探子来报说,漓浅公子他已经有了重新将茯苓小姐追求回来的打算,而且已经与茯苓小姐的追求者开始了争宠。”

        风轻茗讶异道:“嗯?这么说的话,漓浅师兄他也在平安镇上?”

        水心点头,说道:“是的,而且漓浅公子似乎是因为受了重伤,才能够在平安镇的医馆里与茯苓小姐相遇。”

        闻言,风琰陌皱眉问道:“是发生了什么事?师兄为何会受伤?”

        是什么人能伤到他师兄?

        “回王爷,探子说在平安镇的附近有一座土匪山,山上有作恶多端的土匪,漓浅公子就是被他们所伤。”

        “看来没有人管理他们,只会让他们更加猖狂。”风琰陌冷声说到。

        若是再如此放任他们,只怕会让他们更加有恃无恐,那样可能会威胁到边界百姓的安全。

        “既然如此,那此事我们就不能不管了。”风轻茗轻哄着怀里的风沐陵说到。

        风琰陌看向她笑道:“轻儿想怎么做?”

        “若是他们安分守己,便可相安无事,但若他们太过猖狂,那就给他们一个惨痛的教训。”

        让他们记住。

        风轻茗看向水心说道:“继续派人在暗中保护漓浅师兄和茯苓他们的安全,必要时,就把那批猖狂的土匪一举歼灭,端了他们的匪窝,以凝雪阁的名义去做。”

        “是,奴婢这就去安排。”水心领命退下。

        而这边,茯苓在后院清洗碗盘,上官槿也走出来,一直紧跟在她身后。

        茯苓无奈道:“上官公子,请你不要这么一直跟着我了。”

        这样不仅会惹人嫌,某人还会吃醋。

        上官槿温柔一笑道:“可是茯苓,我想一直陪在你身边。”

        想要保护你,不让别的男人靠近你。

        好吧,其实就是因为漓浅深受重伤,无法长时间下地走动,否则伤口就会有裂开,上官槿也就是看准这个时机,多在茯苓面前刷好感。

        茯苓无奈地翻个白眼,说是一直陪在她身边,说是要保护她,那见她现在这么辛苦地洗碗,怎么不见得帮一下?

        呵,男人!

        “苓儿”身后传来某人的呼喊。

        茯苓和上官槿寻声看去,就见漓浅扶着后院的门框走进来,脸色有些苍白。

        茯苓心一惊,连忙走过去扶着他怒道:“不是说了让你在房间里待着吗?你现在的伤口不宜下地走动太久,伤口会再次流血感染的。”

        漓浅虚弱地笑道:“我怎么会让你一个人在这里洗碗呢。”

        更何况还有这个对他的苓儿有非分之想的娇娇少爷在,他怎么能放心的待在房间里坐着呢。

        闻言,茯苓脸色微愣,但是感动不了多久,茯苓就怒喝道:“你是不是太小瞧我了?洗个碗还能出什么事不成?还担心我,你一个伤号还是先照顾好自己再说吧,出来给我捣什么乱!现在立刻给我回去房间里躺着。”

        听着茯苓大声的怒斥,漓浅心情甚好,他的苓儿这样骂他,反而说明是担心他。

        “那好,我回去躺着,苓儿你扶我回去好不好?”

        茯苓刚想脱口而出的拒绝的话,但是一想到漓浅身上还有伤口,怕他自己走回去,又会加重伤口,所以还是妥协道:“走吧,我扶你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