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腹黑王爷冷面妃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七十八章 争宠

第二百七十八章 争宠

        上官槿快步上前将他们分开,拉着茯苓的手将她护在自己身后,满脸愤怒地瞪着漓浅恨声道:这位公子,虽然说茯苓是好心救了你,若是你想要报恩,可以选择其他的方式,但是以身相许什么的就算了吧,她不是你能肖想的人。”

        “不是我能肖想的,难道就是你能肖想的吗?”漓浅看着面前这个突然出现破坏他和他的苓儿温存的陌生男子。

        同为男人,他第一眼就能看出这个男人对他的苓儿有非分之想,所以看着面前这个男人的眼神充满敌意。

        漓浅笑着嘲讽道:“不过恐怕你心里肖想着,却在现实中得不到吧。”

        他的苓儿喜欢的人可是他,将来要嫁的人也是他,别的什么人,休想!

        “你!”上官槿脸色愤怒,这么多年来还没有过谁敢在他面前如此嘲讽他。

        “你知道本少爷是什么人吗?竟敢口出狂言!”

        漓浅不在意道:“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你,口出狂言之徒,本少爷可是这平安镇镇长的独子,在这里,除了我爹,我最大!”上官槿自豪地报出自己的身份。

        他不相信一个外来的狂野之徒还能比他嚣张不成。

        漓浅不屑道:“不过是在这里一枝独秀罢了,若是出了这个镇子,你又能豪横到哪去?”

        不过是一个小镇镇长的儿子罢了,又什么可豪横的?

        茯苓在旁边看着两个大男人在这里争吵,刘掌柜他们又看满脸震惊却又不敢上前说什么,出声阻止道:“你们两个大男人,像破妇一样在这里争吵像什么样子?要吵就出去吵!”

        上官槿最先停下,觉得方才他有些过激了,连忙道:“对不起茯苓,是我冲动了。”

        “但是茯苓你看此人,口出狂言,一看就不是个好人,你可不要看错了人。”

        他依旧对方才这个男人抱着茯苓心存芥蒂,他怕茯苓会喜欢上他。

        虽然很不愿承认,但是这个男人容貌的确是上乘的。

        听了上官槿的话,漓浅不屑置辩,他相信他的苓儿肯定会相信他的。

        可谁知,茯苓却看着漓浅点头道:“嗯,却是,他看起来的确不像好人。”

        什,什么?!

        漓浅震惊地看向茯苓,神色有些委屈,他不敢相信她刚才说出来的话。

        然而茯苓却撇过脸去,不看他。

        见茯苓认同自己的话,上官槿心情大好,挑衅般地看着漓浅得意道:“既然茯苓也觉得此人不是个好人,那不如就早点让他离开这里吧。”

        省的让这个男人留在这里对茯苓有非分之想,阻碍他和茯苓的发展。

        但是茯苓却拒绝道:“不行,虽然他看起来不像个好人,但是医者仁心,他的伤未好,暂时还不能离开这里。”

        漓浅愉悦一笑,心情大好,这次换到他得意了。

        “可是茯苓,此人他,他对你意图不轨!”上官槿指着漓浅愤怒说道。

        看着面前指着他的手指,漓浅脸色不悦,有种想把这手给废了的冲动。

        “我相信他不会。”茯苓盯着漓浅对上官槿道:“若是他对我意图不轨,我再将他赶出去就是。”

        这话像是对上官槿说,又像是在对漓浅说。

        “好,我知道了,那在医馆里养伤的这段日子,就拜托茯苓大夫的照顾了。”漓浅对茯苓笑着说到,话语中带着些许宠溺。

        茯苓脸色微红,撇过脸去掩盖自己的羞窘,轻咳道:“现在到了吃早饭的时候了,我去准备早饭。”说完就收拾东西走去后院。

        留下漓浅和上官槿这两个情敌在这里瞪视着对方。

        “只要有我在,你休想染指茯苓。”上官槿对漓浅警告到。

        “那我们就拭目以待。”漓浅不屑地冷哼一声。

        他根本就没把上官槿放在眼里。

        “哼!”上官槿恨恨地拂袖走开,远离漓浅。

        他怕他忍不住会动手打残这个男人,那到时候他的好形象在茯苓面前就没有了。

        ……

        早饭时间,茯苓做好早饭叫来大伙一起吃,若是像平时,刘掌柜和其他几个药童早就开始大快朵颐了,但是现在,这顿早饭吃得可是很艰难,原因是多了两个不速之客。

        漓浅是伤患,在伤没好之前就得一直待在医馆,所以吃穿住和茯苓一样都在医馆,和大伙一起吃早饭也没什么的。

        但是见漓浅能和茯苓坐在一起吃早饭,上官槿不管他今早在家吃过的早饭,硬是也要跟着一起,刘掌柜他们不敢得罪,也就为难地答应了,于是就有了接下来的一幕。

        漓浅和上官槿各坐在茯苓的左右两边,因为桌子是四方桌,茯苓坐一头,漓浅和上官槿又各自霸占两边的位置,所以可怜的刘掌柜和药童们,只能挤在剩下的一边,也就是茯苓的对面。

        两个情敌之间的仇视,使得餐桌上充满了浓浓的火药味,吓得刘掌柜他们瑟瑟发抖,一个也不敢先动筷,只能眼巴巴地看着桌上美味的早饭咽口水。

        茯苓也感受到了漓浅和上官槿之间互相看对方不顺眼,她看着对面的刘掌柜他们挤在一起动都不敢动,开口化解尴尬,道:“好了,早饭再不吃都要凉了。”

        漓浅转头看向茯苓笑道:“好的,这就吃,能吃到茯苓大夫亲手做的早饭,伤都要好了大半。”

        茯苓努力使自己对他这突如其来的煽情话不感冒。

        上官槿也不甘示弱道:“能有幸吃到茯苓做的早饭,是我的荣幸,我也要多吃一些。”

        “茯苓大夫做的早饭天下第一美味,我要多吃点茯苓大夫的早饭,伤能好的更快!”

        “茯苓的厨艺比我家的厨子做的早饭还要好吃,我吃多少就觉得不够!”

        茯苓对这两人幼稚的争论充耳不闻,拿起筷子吃早饭,见刘掌柜他们还没有动筷,连忙道:“刘掌柜,你们怎么不吃?早饭要凉了。”

        正在埋头吃早饭的两人抬起头看向刘掌柜他们,刘掌柜他们感觉后背一凉,连忙起身道:“我们突然有点不舒服,我们去下茅房。”

        说完,几个人连忙跑向后院,只留下几道残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