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腹黑王爷冷面妃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七十六章 上官槿的心意

第二百七十六章 上官槿的心意

        上官槿一走进去,就看到茯苓准备要扒开躺在躺台上红衣男子的衣服,眉头一皱,上前抓住茯苓的手急声道:“茯苓,你要做什么?!”

        茯苓是他喜欢的人,他怎么能允许她扒别的男人的衣服!

        茯苓抬头皱眉道:“我在救人,上官公子请你放开。”

        “我知道你是在救人,那你为何要脱他衣服?”

        “他身上有太多伤口,不脱掉衣服怎么给他治伤!”

        “可他是男子!”

        “在医者眼里不分男女,只有患者。”更何况这人与她还是关系不浅。

        “那也是不行!”上官槿不肯松手。

        茯苓皱眉不悦道:“上官公子,还请你不要阻碍我医治病人。”

        她也不是个有好耐心的人,上官槿一而再再而三的阻拦她,她也不会一直都那么客气地跟他讲话。

        茯苓拂开上官槿的手,转身扯开面前红衣男子的衣服,上官槿见此,对躺台上昏迷的男子的嫉恨之心油然而生,还想上前拉开茯苓,却被刘掌柜拉到一边。

        “哎哟上官公子,算我求你了,有什么事先等茯苓大夫医治完再说好不好?”

        他不是没看出来这上官公子对茯苓大夫有异样的情感,但是现在是人命关天的时候,又事关他医馆的名声,他可不能再让这上官公子打扰到茯苓大夫医治。

        见有人拉着他,又有这么多人在旁边看着,为了他完好的形象,上官槿也不好再阻拦茯苓,否则别人就会说他无理取闹,有损他的形象。

        上官槿也只能愤恨地走到一旁坐下,恶狠狠地盯着躺台上昏迷不醒的男子。

        扒开衣服,看着男子身上大小不一的伤口,尤其是两边的肩膀上各有一处刀伤,伤口狰狞恐怖,深而见骨。

        茯苓在处理伤口的时候,手都是颤抖的,幸好伤口上还有着被简单处理过的痕迹。

        看样子应该是他自己在逃跑途中匆忙给自己止了血,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她不知道漓浅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又为什么会被山上的土匪所伤。

        但她知道,她要救他,她不想看到他死。

        茯苓一直忙活到下午接近傍晚时分,才把漓浅身上的伤口处理好。

        茯苓在他伤口深的地方上了药,又用纱布给他包扎好,伤口浅的地方就擦了金疮药。

        茯苓小心翼翼地给漓浅盖上药童刚拿出给她的薄被。

        茯苓就静静地站在旁边看着昏迷中的漓浅,看着他苍白如雪的俊脸,沉默不语。

        上官槿见茯苓俏丽的脸上有些许的疲惫,上前道:“茯苓,我看你脸色不是很好,先坐下休息一会吧。”

        “嗯。”茯苓也没有拒绝,她的确是有些累了。

        上官槿看了看外面的天色道:“茯苓,时辰看着已经快到晚饭时间了,中午午饭你都没来得及吃,一会我请你去吃晚饭吧。”

        他依旧是不愿放弃争取能和茯苓单独相处的机会。

        茯苓摇头拒绝,“不必麻烦上官公子了,我在医馆里和刘掌柜他们一起吃就可以了。”

        况且她还有留在这里守着漓浅,以防发生什么意外。

        闻言,上官槿失落道:“茯苓你不愿与我一同去吃饭,是不是因为中午的事情?”

        “我知道那时是我一时生气,才会那样冲动,我向你道歉。”

        茯苓抬头看着他道:“中午的事,我没有放在心上,上官公子不必太过在意。”

        “那为何你总是拒绝我的好意?我只是想与你亲近些。”上官槿忍着心中的愤懑说道,他不喜欢茯苓总是拒绝他。

        闻言,茯苓微愣一下,随即皱眉道:“上官公子,还请你注意言辞,莫要再说出这样的话,会让人误会的。”

        “那就让他们误会好了,我喜欢你茯苓,从你为我治疗受伤的手的时候我就喜欢上你了,我想对你好,不想你总是拒绝我的靠近。”上官槿声音变大,说出来的话让刘掌柜和其他的药童们都听得一清二楚,他们都愣愣地看着。

        茯苓脸色震惊,她没想到上官槿竟然会喜欢上她。

        “茯苓,我真的很喜欢你,你不要老是拒绝我的靠近好不好?”上官槿走上前,伸手想要拉住茯苓的手。

        茯苓反应过来连忙躲开,“对不起上官公子,我不能接受你。”

        上官槿不高兴地低吼道:“为什么?为什么不能接受我?是我对你不够好?还是说……你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茯苓顿了一下,眼睛不着痕迹地撇过去,看着躺台上昏迷的漓浅道:“是,我已经有喜欢的人,所以,请上官公子你不要再喜欢我,没有结果的。”

        “谁?他是谁?”上官槿握住拳头,俊朗的脸上露出愤恨的神情。

        究竟是谁?敢和他抢茯苓!

        “你不必知道他是谁,你只要知道我不会喜欢你的。”茯苓转身道。

        “上官公子,天色不早了,还请你早些回去吧。”

        “我不会放弃的!”上官槿气得全身发抖,恨恨地甩袖离开。

        看着上官槿离开,刘掌柜担忧地对茯苓道:“茯苓大夫啊,你这样拒绝上官公子,你就不怕得罪他,让你在这里待不下去吗?”

        毕竟上官公子是镇长的独子,在这个平安镇可谓是一只独大,只手遮天的,没有人敢得罪他的。

        茯苓走到漓浅身边看着他道:“没什么好担心的,这是我自己的事,不会连累医馆的。”

        她茯苓还真是不怕过这种事情。

        “我这是在担心茯苓大夫你啊,都说镇长是最疼爱上官公子的,你得罪了上官公子,就等于得罪了镇长啊!”

        茯苓无所谓地摇头,“无妨,反正我不会在这里待太久的。”

        等漓浅醒来,伤势痊愈,她就离开。

        反正这些日子赚的盘缠也够她上路,继续她的旅程了。

        “这……”刘掌柜无言以对。

        他也知道茯苓不会在这里长久的待下去,毕竟当初茯苓答应在医馆坐诊时就跟他说过,只是暂时在这里做工,等她赚够了盘缠就会离开。

        其实说实话,他并不想让茯苓走的,毕竟她深受平安镇镇民的爱戴,又是平安镇上医术最好的大夫了,他实在不愿她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