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腹黑王爷冷面妃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七十五章 受伤的红衣男子

第二百七十五章 受伤的红衣男子

        听着大伙调侃的议论,茯苓连忙道:“你们别误会,我与上官公子只算是普通朋友,并不是老相识,别乱说。”

        听着别人说他和茯苓是郎才女貌,可是说到上官槿的心坎上去了,他对自己的样貌还是很自信的,看着茯苓急忙解释的模样,只以为是害羞了。

        于是道:“茯苓姑娘说的不错,我们的确只是朋友,大家别再闹了,茯苓姑娘脸皮薄。”

        此话虽然说是迎合茯苓的话来表面他们只是朋友关系,但是听在别人耳中却是别的意思。

        他们只道是茯苓害羞了,才会否认与上官槿的关系,而上官槿是听茯苓的话,不忍见喜欢的人被他们调侃,所以才会迎合茯苓的话。

        这话说的模棱两可,不仅没有撇清茯苓与上官槿的关系,反而加深了他们心中的想法,更加以为茯苓和上官槿是情投意合。

        恐怕过不了多久,茯苓与上官槿情投意合的消息就要在平安镇上传得人尽皆知了。

        但是上官槿却高兴地很,因为这就是他想要的结果。

        只要所有人都知道茯苓与他情投意合,互相喜欢,到时候他娶茯苓,那可就轻而易举了。

        上官槿一说话,还是有一定作用的,所有人都停下了调侃。

        “上官公子说的是,其实我们都明白的。”

        “我们知道茯苓大夫脸薄,我们不再调侃茯苓大夫便是。”

        虽然他们都这样说了,但是茯苓觉得她的话好像是起了反效果,不然酒楼里的人为何一直用一种很暧昧的眼神看着她。

        上官槿看着茯苓皱起眉头,脸色不是很好,生怕她生气,于是就叫来酒楼掌柜给他准备了一间厢房。

        “我这就让人去准备酒菜,请上官公子和茯苓大夫随我来。”酒楼掌柜做了个请的姿势。

        上官槿见茯苓站着不动,提醒道:“茯苓姑娘,我们走吧,去厢房。”

        这话说的有些暧昧,酒楼里的人都哄笑起来。

        茯苓越发觉得很不适,眉头皱紧道:“上官公子,我突然想起来医馆里还有些重要的事没有做,这吃饭还是算了吧。”

        听茯苓说要走,上官槿自然是不愿的,好不容易把人请过来,还没有与人单独相处一会,怎么可能会放她走。

        “有什么事能比你的身体重要,先吃完饭再回去做也是可以的,何必急着走呢。”

        “对不起上官公子,是真的很要紧,我可以回去忙完了再自己吃饭。”茯苓说话有些急切,模样看上去真的像是有什么急事要她去做一样。

        可上官槿还是不愿放她走,“我知道了,茯苓姑娘是为刚才的事情而生我的气了,所以才会不愿与我一起吃饭。”

        “我……”茯苓进退两难。

        “茯苓大夫,茯苓大夫!”

        就在茯苓进退两难不知道该说什么的时候,医馆的药童急匆匆地找来。

        在酒楼里看到她,医馆药童脸露喜色,连忙跑上前急声道:“茯苓大夫,我可算找着你了。”

        见到小药童,茯苓仿佛见到救星一般,连忙问道:“是发生什么事了吗?你快说!”

        小药童喘着气说道:“是,是医馆里来了位受重伤的病人,刘掌柜的要我尽快来找茯苓大夫你回去医治。”

        闻言,上官槿不悦地皱起眉头,茯苓却转头对上官槿抱歉道:“不好意思上官公子,医馆里有病人需要我,先失陪了。”说完就和小药童一起出了酒楼。

        旁边的小厮瞧见上官槿脸上的不悦之色,硬着头皮上前道:“少爷,这下可怎么办?”

        “去医馆。”上官槿沉声说道,迈步走出酒楼。

        他倒要去会会那个破坏他好事的伤重病人。

        一路跑回医馆,茯苓看到有一大帮人围堵在医馆门口,茯苓走过去。

        “茯苓大夫回来了!”不知是谁喊了一声,围堵在门口的人回头看到茯苓,就连忙让开一条道路。

        “是茯苓大夫。”

        “茯苓大夫回来了。”

        “茯苓大夫来了,那人可有救了。”

        不理会他们说的话,茯苓急忙走进去,看到医馆内着急得来回踱步的刘掌柜,上前问道:“刘掌柜,是发生了什么事?那位受伤的病人在哪?”

        看到茯苓,刘掌柜仿佛松了一口气,连忙道:“是我们镇上有人在郊外发现了一个浑身是血的人,见他还有呼吸,就急忙送到咱们医馆来了,茯苓大夫,你快点给他看看吧,我觉得他快要不行了啊!”

        要是不快点医治,要是死在他们医馆里,那可对他们医馆的名声不好。

        茯苓顺着刘掌柜的指引看过去,只见医馆里专门供病人躺着的躺台上躺着一个红色衣服的人,旁边还站着几个猎户打扮的人。

        想来就是他们发现了人,把他送过来的猎户。

        茯苓走过去正要给人查看伤势,但是在看到那人的容貌时,脸色一震,连忙跑过去再确认一遍。

        茯苓压制住身体的颤抖对猎户们问道:“你们是在哪里遇到他的?”

        其中一个高大的猎户回答道:“我们是出去打猎时,在山脚下发现这个人的。”

        “嗯,对的,当时我们发现他时看到他浑身是伤,还以为他死了,本想好心把他葬了,结果发现他还有呼吸,就连忙把他送过来了。”另一个猎户接着说道。

        闻言,外面围着的平安镇居民议论道:“山脚下?那不是山上土匪的地盘吗?”

        “对啊对啊,那山上的土匪无恶不作,专干些见不得人的勾当。”

        “说不定这个可怜的人就是刚从土匪窝里逃出来的,不然怎么会这么惨。”

        “……”

        茯苓没有再听后面的话,她现在一心都面前的这个人身上,看着他身上干涸的血迹,茯苓不由得一阵心疼。

        但是心疼归心疼,她还是要给他清理伤口,转头对旁边的药童道:“去准备一些毛巾和水来,再将纱布和伤药也拿过来。”

        “哦好的。”

        后面跟过来的上官槿看到医馆被围得水泄不通,就让身边的小厮上前将人赶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