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腹黑王爷冷面妃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七十一章 取名

第二百七十一章 取名

        几天之后,等到风轻茗醒过来,发现已经回到了莘王府,视线一转,看到了一直守护在旁边的风琰陌。

        看到她醒过来,风琰陌略显憔悴的脸上露出欣喜若狂的笑容,连忙俯身轻抱住她,喜极而泣,“轻儿,你终于醒了。”

        感受到有滚烫的的泪水滴在她的脖子上,抬头看到风琰陌流下的眼泪,伸手要去擦他的泪水,虚弱道:“我没事的,你都是要做父亲的人了,怎么还哭了。”

        风琰陌握住她的手,怜惜地轻吻几下,“轻儿,对不起,我让你受苦了。”

        天知道他在看到他的轻儿毫无生机地躺在床上,流出那么多的血时候,他有多害怕,他害怕他的轻儿就这样躺在那里,再也醒不过来,害怕她会永远的离开他。

        知道是她剖腹产吓到他了,风轻茗浅笑道:“别怕,我已经没事了,我会一直陪着你,直到白头到老。”

        “嗯。”风琰陌握紧她的手,生怕他一放开,她就会再次不见了。

        “对了,孩子呢?我们的孩子在哪?”风轻茗环视了一圈,房间里没有她孩子的踪影,昏迷了这么久,她都还没来得及看她的孩子一眼。

        风琰陌替她掖好被子道:“孩子在偏房,母后他们在照看着,不用担心。”

        风轻茗:“母后他们也来了?”

        “嗯。”风琰陌点头道:“来了,七皇叔和阿璟阿阳他们都来了,所有人除了皇兄和皇嫂不方便前来之外,其他人都在。”

        “阿陌,我想看看我们的孩子。”她迫不及待想看看她与他的孩子会是什么模样。

        “好,我去把孩子抱过来,顺便告诉母后他们你醒了的消息。”风琰陌轻吻一下风轻茗的额头,起身去往偏房。

        等他回来时,怀中抱着一个包裹在襁褓中的婴儿。

        除此之外,紧跟在风琰陌后面进来的太后他们匆忙地走进来,太后急切地走到床边道:“茗儿,你可终于醒了,母后很是担心你,真是辛苦你了孩子。”

        风轻茗虚弱地微笑道:“不辛苦,让母后您担心了,还有父王和哥哥们也是,总是让你们为我操心。”

        站在太后身后的平康王道:“茗儿,你可别这么说,你是我的宝贝女儿,只有平安无事就好了。”

        风润璟道:“父王说的对,只要小妹你一切安好,就是对我们最大的欣慰。”

        风轻茗微微一笑,心中暖暖的。

        费劲力气爬到床边的风璃钥拉着风轻茗的手道:“小婶婶生小弟弟好辛苦,都昏迷了好多天,璃璃也好担心小婶婶的。”

        风轻茗伸手摸摸他的小脑袋笑道:“谢谢小璃璃的关心,小婶婶已经没事了,不用担心。”

        “嗯。”风璃钥重重地点头道:“对了小婶婶,璃璃刚才看到小弟弟了,小弟弟好可爱呢!他的头小小的,眼睛大大的,鼻子也小小的,整个人都是小小的可爱的,就连手掌也是比璃璃的手掌还要小呢!”

        风璃钥伸出自己的小手掌比了个大小,说得不亦乐乎。

        他真的好喜欢这个小弟弟啊,那么小,那么可爱,他想,等小弟弟长大了,他一定要好好保护小弟弟,一定要把最好的东西都送给他!

        听到风璃钥说起孩子,风轻茗视线落在被挤到最外边抱着孩子的风琰陌身上,其他人循着她的视线看去,心下了然,轻笑着让开道路让风琰陌抱着孩子走过去。

        风琰陌把孩子放到风轻茗的旁边,她微微起身看着襁褓中的小包子,真像风璃钥说的,小包子整个人都小小可爱的,眉眼间像极了风琰陌。

        风轻茗温柔一笑,伸手轻轻触摸着小包子白嫩嫩的小脸蛋,许是感受到娘亲的抚摸,原本闭着眼睛的小家伙睁着圆溜溜的大眼睛看着风轻茗,露出笑容,还调皮地挥舞着白嫩的小手,模样可爱极了。

        这是她的孩子啊!

        “对了。”风轻茗看着风琰陌问道:“给孩子取名字了吗?”

        太后说道:“还没有呢,阿陌说要等你醒来,再给孩子取名。”

        风轻茗看向风琰陌,见他点头,便道:“既然这样,那不如大名就叫风沐陵,小名叫沐沐,如何?”

        “风沐陵,沐沐,好,这个名字好,就叫风沐陵了。”太后笑着抱起小沐沐道:“沐沐,已经你就有名字叫风沐陵了,是你娘亲给你取的,开不开心啊?”

        似是听懂一般,小沐沐高兴地举着小短手挥舞着,咧开小嘴开心地笑着,众人也被感染似的笑得很开心。

        风轻茗靠在风琰陌怀里,相视一笑。

        晚上,在莘王府用完晚膳之后,太后和平康王他们也都各自回皇宫和平康王府去,虽然风璃钥有些不舍得走,但是在众人的哄骗下,还是乖乖地跟太后回宫去了。

        风轻茗身子虚弱,只能躺在房间里没法出去和大家一起用晚膳,风琰陌就另外叫人准备些饭菜,他拿着回房间与风轻茗一起吃。

        吃着饭菜,风轻茗突然想起一件事,问道:“那日我生产昏迷后,血月楼如何了?”

        风泽死了,血月楼就没有了头领,那剩下的人岂不成了一盘散沙。

        风琰陌边给她喂饭边道:“擎风回来汇报说,风泽死后,那剩下的血月楼的侍卫们全都服毒自尽,追随风泽而去。”

        那天情况危机,他一心都在他的轻儿身上,也无暇顾及他人,这些事情还是擎风在事后报告给他的,最后他也只能吩咐擎风将他们好好埋葬。

        “真的是没想到。”风泽也会有这么多忠心耿耿,愿为他赴死的侍卫。

        风琰陌道:“这也许是他们最好的结局,早点离开这人间疾苦。”

        “但愿吧。”

        风琰陌看她神色不对,俯身轻抱住她道:“好了,你就不要再想这些事情了,都已经过去了。”

        “嗯,我知道。”

        房间外

        原本想要进来找风轻茗的茯苓在门外站了一会,最后还是决定不进去打扰他们夫妻两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