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腹黑王爷冷面妃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七十章 难产

第二百七十章 难产

        风泽转头看向愣神的风轻茗,想要最后在看她一眼。

        体内的蛊虫已经到了最后一刻,没了蛊虫,风泽的身体也支撑不住了。

        “少主!”凛夜他们悲痛地喊了一声。

        风轻茗和风琰陌他们看过去,看到风泽七窍流血,已经没了呼吸,全身的血肉仿佛被吸食了一般凹陷下去,就剩下皮包骨了,模样有些可怕,水妩她们都不忍看下去。

        风琰陌看了一眼,随即闪身到风轻茗身边,解开她的穴道,俯身抱住她,声音微颤道:“轻儿,对不起。”

        他来晚了。

        “我没事。”风轻茗轻轻回抱住他,眼睛有些湿润。

        突然风轻茗感觉到肚子一阵剧痛,皱眉痛呜一声,风琰陌察觉到她的异样,连忙松开她低头问道:“轻儿,你怎么了?”

        风轻茗手捂着肚子皱眉道:“我肚子突然好痛,好,好像是,要生了。”

        “什么!”风琰陌惊愕住。

        茯苓连忙上前给风轻茗把脉,“真的是要生了,现在需要赶快个房间给小茗儿。”

        闻言,风琰陌立刻抱起风轻茗,对在一旁傻愣的曼珠沙华二人道:“带路!”

        两人呆愣了一下,还是曼珠最先反应过来道:“请随我来。”

        风琰陌抱着风轻茗跟着曼珠往后院走去,茯苓和漓浅紧跟而上,水妩和水如两人吩咐了凝雪阁的人在这里守着,就连忙跟了上去。

        擎风和御风本来也想跟着上去的,但是血月楼的人还在这里,他们必须得留下来看着,防止他们突然发起反抗可就不得了了。

        曼珠带着风琰陌来到后院最近的房间,把风轻茗放在床上,风琰陌就心疼地握着风轻茗的手对后面的茯苓道:“现在该怎么办?没有稳婆,轻儿要怎么生?”

        茯苓连忙上前查看风轻茗的情况道:“小茗儿已经准备要生了,现在来不及找稳婆了。”

        茯苓转头对水妩和曼珠沙华三人道:“你们三个去准备些干净的毛巾和烧些热水过来,要快!”

        “是。”三人连忙跑出去准备。

        茯苓对房内剩下的另外三人道:“水如留下帮我,你们两个大男人就出去外面等着。”最后一句是对风琰陌和漓浅他们说的。

        风琰陌皱眉道:“不行!我要在这里陪着轻儿。”

        他刚说完,风轻茗就抓着他的衣袖有气无力道:“阿陌,你先出去等着,不要进来,我不想让你看到我狼狈的模样。”

        风琰陌心疼道:“好,我去外面等着,轻儿你和孩子都要好好的,不能有事。”

        风琰陌松开手,转身走出去,留在这里他也无法帮上什么忙,他更不敢耽误一点时间。

        漓浅看着茯苓道:“苓儿,我会一直在外面等着,若是有什么需要一定要告诉我。”

        他放心地让茯苓一个人来,是因为在三师妹怀有身孕以来,他亲眼看着茯苓去向稳婆虚心讨教,认真学习生孩子该注意的事项,面对她的认真,他又怎能不相信她。

        “嗯。”茯苓点头,漓浅转身走了出去。

        一连过去几个小时,除了曼珠和沙华两人进进出出,来回换水之外,他们听不到产房内有任何动静。

        风琰陌在外面等得心急如焚,几次想要进去,最后却停住脚步,漓浅拍拍他的肩膀以示安慰。

        但是他也得忧心忡忡地看着产房,这毕竟是茯苓第一次给人接生,过了这么久,他还是不免有些担忧。

        产房内

        风轻茗紧紧咬着白色的毛巾,照着前世她所知道的知识,深呼吸,但是这么久了,孩子还是生不出来。

        风轻茗头上冒出汗水,沾湿了头发,茯苓在一旁不停地给她擦着汗,还时不时地给她喂点粥食,床单仿佛快要被她抓破。

        她从来都不知道,原来女人生孩子竟是如此之痛。

        “唔……”风轻茗忍不住闷声痛呼一声,水如是担心得很,急声道:“茯苓小姐,怎么办啊?都这么久了,孩子还是生不出来,再这样下去,王妃就要支撑不住了。”

        茯苓心里也有些着急,她伸手搭上风轻茗的脉搏,蓦地眉头紧皱,“不好,小茗儿这样,怕是难产了!”

        水如:“什么!那该怎么办?”她可是听说女人难产是很危险的,稍有不慎就会一尸两命。

        茯苓也急了,忽然风轻茗抓住茯苓的手,艰难说道:“既然,如此,那便用,剖腹产吧,还记得我曾,跟你说过的。”

        “不行!那太冒险了,一不小心就会失血过多而死的。”茯苓急声拒绝道。

        她记得小茗儿曾经跟她提到过一次,有女人在难产时会选择剖腹产,那样就能顺利生下孩子,但是同样的,这个方法对女人也存在着很大的危险性,稍微处理不当,就会产生大出血。

        风轻茗皱眉道:“没有时间犹豫了,茯苓,我快要没有力气了。”

        “可是……”她不敢,她不敢拿最好的朋友来冒这个险。

        “茯苓,你还记得你之前,对我说过的话吗?”

        “什么话?”

        “你曾对我说,天下万物都需要经历第一次的尝试,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可能,也要敢于勇往直前,敢于尝试,不能轻言放弃。”风轻茗虚弱的说道,“这是你告诉我的,现在就是有万分之一的可能性,你要敢于……应对啊……”

        说完,风轻茗就虚弱地昏了过去,茯苓惊愕失色,“小茗儿!”

        水如也吓呆了,“茯苓小姐,王妃她累得昏过去了,现在该怎么办啊?”

        看着风轻茗苍白如雪的面容,茯苓下定决心道:“水如,准备好止血的东西,一会我要给小茗儿进行剖腹产,你要紧密配合我。”

        “是!”水如擦擦泪水,紧跟在茯苓身旁打下手。

        茯苓拿着消过毒的短刀,手颤抖着。

        风琰陌在外面等着,内心越发的不安。

        被漓浅拦着,在外面又等了一个小时,突然听到产房内传来婴儿的哭啼声。

        生了!两人脸色一喜。

        “不好了!茯苓小姐,王妃她流了好多血,要止不住了!”

        房内接着传来水如急切的叫喊声,风琰陌脸色一白,不顾一切地跑进去。

        轻儿,你不能有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