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腹黑王爷冷面妃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六十九章 不堪回首的过往

第二百六十九章 不堪回首的过往

        凛夜走上前道:“少主,让属下来吧。”

        风泽淡声道:“这里没有你的事,退后。”

        “可是主子,你的……“

        “不要让我说第二遍。”风泽回头冷声说道,语气不容拒绝。

        “是。”凛夜握紧双手低下头退到一边。

        风泽看向风琰陌道:“莘王爷,现在没有人来妨碍我们了。”

        风琰陌眸子一凝,先动手,凝聚内力于一掌直逼风泽而去,风泽脸色一顿,施展轻功飞身躲开,随即也毫不示弱地凝聚内力与之交手。

        二人你来我往,缠斗十几个回合,场外的人都聚精会神地看着,生怕错漏一点。

        两人不知打斗了多久,渐渐的风泽有些体力不支,力不从心,局势也由最初的势均力敌转变为风琰陌占了上风。

        “莘王爷功力深厚,功夫倒是不错,想来当初离开那锦衣玉食的皇宫,也有了不少的经历吧。”风泽出手迎上风琰陌的攻击说道,额头上出现了一层薄汗,脸色也变得越发苍白。

        风琰陌出手毫不留情,道:“那也比不过泽世子你当初的经历多。”

        见风泽表情没有什么变化,风琰陌继续说道:“本王倒是没有想到泽世子从小身世坎坷,小小年纪便尝尽世间百态,忍辱负重这么多年才到如今这个位置,本王才是由衷的佩服。”

        闻言,风泽眸子闪动,出手微顿了一下,风琰陌抓住机会给了他一掌,风泽不敌,重重地往后面飞去。

        凛夜见状,立刻飞身上前接住他,往后倒退几步,才扶着风泽的肩膀站稳防止他倒下,担忧道:“少主,你没事吧?”

        风泽刚一站稳,喉咙突然一甜,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少主!”血月楼的人脸色一惊,风轻茗微愣。

        “少主!属下这就给你疗伤。”说着,凛夜便要给风泽输送内力疗伤,却被风泽一把推开。

        伸手拭去嘴角的血,风泽冷眸看向风琰陌,不再用那些客套话,寒声道:“你刚才那是什么意思?”

        风琰陌飞身平稳落地,道:“我是什么意思,想必泽世子你比我更清楚,毕竟那是你自己不为人知的往事以及你自己的真实身份。”

        听懂风琰陌说的是什么,风泽冷声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当初他明明把与之相关的所有人全都灭口了,怎么可能还有人知道。

        “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只要是人做过的事,都会留下蛛丝马迹。”茯苓抚了抚肩上蓝晶的羽毛,上前一步漠然道:“只要留有蛛丝马迹,我们凝雪阁都能顺藤摸瓜查清当年的真相。”

        “风泽,你当初在杀人灭口的时候,怎么就没想到在被你杀害的人中,会有人为了给自己留下一个保命的筹码而把你的事情全部告诉别人,也因此给你自己留下个致命的把柄。”

        “嗤……”风泽低头冷笑着,“一段不堪回首的过往罢了,即使你们都知道了又如何?又能怎么样?拿它来威胁我吗?”

        风泽笑着笑着,眼角就流下一行清泪,不过是一段毁掉他一生的肮脏回忆。

        他宁愿他从不曾出生在这个世上,也不愿再度回到那个他灰暗的童年时代。

        而这一切,都是那个男人,他所谓的亲生父亲所赐。

        外人都知道他是被南麟国尊贵的安炀王收作义子,都道他是上辈子积来的福气,才能得到如此恩惠。

        嗤!

        所以他笑,笑那些愚蠢的百姓,只会看到那个男人的表面,却不知道他们口中尊贵的安炀王,其实就是个风流浪荡,薄情寡义之人。

        他的母亲,原本只是个普普通通的农家少女,却因貌美,被那个男人看上,仗着自己的身份,强抢了过来,而他,只是那个男人风流一晚留下的孽种,只是一个见不光的私生子!

        事后,失去清白的母亲原本是想自杀,却被人拦了下来,后来发现她自己怀了孕,即使忍辱负重生下了他,但是有他的存在,却在时时刻刻提醒着母亲那段可怕且肮脏的回忆。

        母亲不爱他,不喜他,甚至是厌恶他,时常打骂他,说他是一个孽种,是她这一辈子人生的污点,最后在别人的指指点点下,母亲将他赶出家门,从此他便成了没人要的流浪儿,受人欺辱,打压,践踏,甚至是施暴。

        尽管他坚强地活了下来,但是却给他的身体留下了隐疾,要靠蛊虫支撑着活命,每月都要承受蚀骨锥心之痛,多少次他想过要自杀,但是满心的仇恨支撑着他,就算要死,他也要报了仇,拉上人垫背,他才能死!

        也是后来他遇到他的师父,一个善于用蛊的西域老者。

        当初相遇时,老者看到说他小小年纪就带着满身戾气,觉得他是个难得的练蛊人选,便把他带回去,用蛊虫延续着他的生命,还将毕生的巫蛊之术倾囊相授。

        仇恨支撑着他活下去,忍过蛊虫的痛苦,等到学有所成,他才有了回来复仇的能力。

        他凭着一身蛊术进入血月楼,成为那个男人最得意的助手,后来为了让他永远留在血月楼,那个男人才把他带回安炀王府,将他收为义子,并成为血月楼的少主。

        不过说是义子,那也不过是让他永远留在血月楼的幌子罢了,那个男人要的不过是一个任他差遣的听话的狗。

        他在安炀王府忍辱这么多年,就是为了给他自己扩张势力,把整个血月楼都掌控在他的手中,然后再进行他的复仇。

        那个男人就连死了也不可能想到,他在外面风流所生下的私生子会是在他背后捅他一刀的人。

        听了风泽的自述,所有人都为之一惊,虽然茯苓她们早就知道一些,但是现在听着风泽自己说出来,还是可以有些震惊。

        风泽站立在那里,身子不稳地跪倒在地上,凛夜连忙上前扶住他。

        “少主!”血月楼的侍卫也都担忧地上前。

        风泽的脸色宛如死人般的苍白无力,嘴唇也都失去血色,他知道自己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时候了,但是……

        “这辈子我弑父杀母,报了全仇,但我唯一遗憾的是,永远再也得不到他想要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