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腹黑王爷冷面妃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六十八章 赌注

第二百六十八章 赌注

        就在众人一筹莫展时,突然从寂静的竹林里传出扑棱翅膀的声音,所有人都抬头,看见从毒雾环绕的竹林里飞出一只有着蓝色羽毛的鹦鹉。

        见到它,凝雪阁的人脸色一喜,水妩惊呼道:“那是蓝晶!”

        风琰陌见到它,也有些惊喜,他记得这只蓝羽鹦鹉是他轻儿的宠物。

        擎风他们愣愣地看着从竹林中毫无阻碍地飞出来的蓝羽鹦鹉,看着它飞向茯苓,在她周围飞了一圈,最后停落在茯苓的肩膀上动动翅膀。

        “这,这只蓝色鹦鹉是怎么回事啊?水如你们认识它?”看着茯苓肩上的鹦鹉,御风问出了其他兄弟们的疑问。

        水如给他解答道:“它叫蓝晶,是王妃一直放养在外面的宠物,也是我们凝雪阁的一份子。”

        水妩兴奋地说道:“蓝晶平时一直被放养在外面,但是只要王妃召唤它,无论是在何处,它都能飞到王妃身边,现在它出现在这里,想必一定是王妃召唤了它,并且让它来找我们。”

        擎风看向水妩问道:“也就是说,跟着它就是找到王妃?”

        水妩点头,“没错!”

        闻言,所有人的目光都转移到停在茯苓肩上的蓝晶身上,有些难以置信。

        茯苓不理会其他人的目光,伸手轻轻逗弄着蓝晶,蓝晶展开翅膀在茯苓面前飞了一圈,又扑棱着翅膀在茯苓面前平地飞行着,回头看向茯苓,似是在示意她跟它走。

        茯苓也看懂它的意思,“蓝晶它要带我们去找小茗儿,一会我们就跟着它飞的方向走。”

        “好。”所有人都异口同声。

        有“人”给他们带路总好过他们自己进去毫无目的的乱闯好。

        漓浅拿出一瓶药丸每人分一粒,“服下这解毒丸,进去就不会中毒雾里的毒了。”

        茯苓接过解毒丸,看了他一秒,才在漓浅的注视下服下药丸。

        见茯苓服下药丸,漓浅也就放心了,继续分给下一个。

        风琰陌拿到药丸后毫不犹豫地服下,最先走向毒雾竹林道:“事不宜迟,立即出发。”

        “是。”

        服下解毒丸的众人在蓝晶的带领下进入毒雾竹林。

        这边,风轻茗用过早膳,本想带曼珠和沙华二人一起去泡个花茶,却被风泽派来的管事给叫走。

        跟着管事来到客厅里,风泽坐在主位上,凛夜随侍在他身边,唯一特别的就是客厅里的两边都站满了侍卫,看得后面的曼珠和沙华心里一顿紧张,风轻茗隐下心中的疑问走进去。

        “轻茗来了。”看到她,风泽淡笑着指着身边的空椅对她道:“过来这里坐。”

        风轻茗停了一秒,才上前坐下,曼珠和沙华自觉地退到一旁侯着。

        刚坐下,就听到风泽说道:“本来不想让轻茗你这么辛苦过来,但是一会有位特殊的客人过来,所以考虑了一下,还是让轻茗你过来陪我一起迎接那位特殊的客人。”

        风轻茗微愣。

        特殊的客人?

        是她想的那样吗?

        在她愣神之际,风泽突然伸手握住她的手道:“不过在那之前,我还是想再问一次,轻茗你可曾,哪怕只有一瞬,对我动过心?”

        风轻茗轻轻抿唇,毅然决然道:“从未有过。”

        风泽苦涩一笑,他到底还在期待着什么?这答案他不是早就知道了吗?

        “那如果……”风泽不死心道:“如果没有风琰陌,或者说是我先遇上你,你会不会先爱上我?”

        “她不会!”低沉好听且熟悉的声音传来,打断风轻茗即将说出口的拒绝。

        风轻茗抬眼望去,看到了对面她许久未见,日思夜想的俊美脸庞,清冷的视线对上他欣喜炽热的双眸,千言万语都在这眼神的对视中。

        风泽手紧紧握着风轻茗的手,换回他嗜血不羁的笑容看向风琰陌道:“看来客人来的比我想象的早。”

        风琰陌视线落在风泽握着风轻茗手腕的手上,面色阴沉,眼中的杀意涌现,风轻茗也注意到了风琰陌不善的眼神,但是风泽的手握得很紧,她怎么也挣不开。

        风琰陌对风泽寒声道:“放开我妻子!”

        风泽挑衅一笑,“若我不放又如何?”

        风泽视线瞥了瞥风琰陌身后道:“莘王爷莫不是太过自信?不带一人就敢闯我血月楼总部。”

        风轻茗也看到风琰陌身后没有跟有一个人。

        “谁说只有我师弟一人,要来端了你血月楼救出三师妹,自然是要我们都来才有意思。”漓浅来到风琰陌身边,笑容不达眼底的对风泽说道,漓浅身后是姗姗来迟的众人。

        看到对面的风轻茗,众人一阵欣喜。

        “王妃!”

        “小茗儿!”

        但是在看到坐在旁边风泽,以及他抓着风轻茗手腕的“咸猪手”,这让他们很是愤怒。

        水妩直接指着风泽骂道:“风泽,你个不要脸的臭男人,快放了我们王妃!”

        “我握着自己喜欢的人的手,为何要放开?”风泽举起抓着风轻茗的手,似是在炫耀一般,风琰陌眉头紧蹙,眼中的怒火已经要压不住了。

        “你!”水妩气愤地要上前揍扁眼前这个占风轻茗的便宜男人,竟敢染指她们王妃,该死!

        但是好在擎风和水如及时拉住她,擎风提醒她道:“水妩,不可冲动,莫要被他影响你的情绪。”

        他们都能看出来风泽是在故意激怒他们。

        风泽笑着看向努力压制怒火的风琰陌道:“莘王爷,不如我们两个来比试一场如何?赢的人就能和轻茗永远在一起,而输的人,就永远消失在这个世上。”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震惊了。

        风轻茗皱眉道:“风泽,你不要太过分了!你究竟想要做什么”

        风泽起身走到风轻茗面前,不顾身后风琰陌他们要杀人的眼神,俯身在风轻茗耳边道:“为了你,我可以拿命赌一次。”

        “你……”风轻茗刚想说什么,却被他点了穴道,无法动弹。

        风泽转过身走上前对风琰陌道:“我们两个单独打一场生死局,不需要任何人的插手,如何?”

        风琰陌走上前冷声道:“求之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