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腹黑王爷冷面妃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六十七章 竹林之外

第二百六十七章 竹林之外

        夜晚,风轻茗叫退曼珠沙华二人出去后,拿出中午曼珠她们摘来洗净的芍药花瓣,放入装有热开水的茶壶中。

        等到茶壶中冒出的热汽中带有清淡的芍药花香,风轻茗拿起茶壶走到后窗旁边的桌子边上,取下茶壶的盖子让它的香气散发出来,放在桌子上,随后风轻茗打开窗户,让香气散发出去,看着外面朦胧的月色,风轻茗转身去休息,窗户就这样敞开了一晚上。

        直到第二日曼珠和沙华过来伺候风轻茗洗漱时,看到敞开的后窗,一阵疑惑。

        明明昨晚她们离开的时候把窗关上了,小姐又没有开窗的习惯,怎么现在是开着的?

        曼珠过去想要把窗关上,却发现挨窗的桌子上放着一个茶壶,拿起来看,只发现里面只有泡过的芍药花瓣,曼珠看向风轻茗问道:“小姐,这里怎么会有一个空茶壶?”

        风轻茗刚洗漱完毕,视线落在曼珠手中的茶壶上,道:“昨晚有些睡不着,就泡了些花茶喝。”

        “原来是这样。”曼珠将茶壶收拾好,向风轻茗问道:“小姐今日早膳想吃些什么?奴婢去准备。”

        “就像平常早膳那样就好。”风轻茗倒了一杯沙华刚准备好的清茶润润喉。

        “是,奴婢这就去准备。”曼珠说完便福身退下,风轻茗看向身旁的沙华道:“沙华,昨日的芍药花瓣已经没有了,你可否再去帮我采些来?”

        沙华连忙上前低声道:“小姐若是想要,奴婢这就去采一些过来。”

        “那便麻烦你了。”

        沙华脸色惶恐,“小姐言重了,这是奴婢该做的,奴婢这就去为小姐采集新鲜的花瓣。”说完转身离去。

        房内顿时只剩下风轻茗一人。

        “扑啦!扑啦!”房内突然传来翅膀扇动的声音,一个浅蓝色的飞影从纱帐顶上飞落下来,停落在风轻茗面前的桌子上,转动着毛绒绒的蓝色小脑袋看着风轻茗,扑棱几下浅蓝色羽毛的翅膀,又在桌子上轻轻地跳来跳去,就像是在向许久未见的主人表达它此刻的欢喜之情。

        就像昨晚循着独特的芍药花香飞来见到风轻茗时的那样兴奋。

        蓝晶是一只很通灵性的蓝羽鹦鹉,是稀有品种,这类鹦鹉的嗅觉尤其灵敏,堪称是鹦鹉界的“警犬”,特别是对于它最喜欢的芍药花茶香,不管是在何处,只要闻到这气味,它都能循着气味飞过来,这也是她为什么一直对蓝晶是放养方式的原因。

        不仅是要给它绝对的自由,保持它原本的野性,还是为了训练蓝晶的飞程能力。

        昨晚她也是抱着一丝侥幸想着召唤蓝晶,没想到蓝晶也是刚好飞到附近,才能准确地循着花茶香找到风轻茗。

        风轻茗轻笑着伸出手,“好了蓝晶,别闹了。”

        像是听懂一般,蓝晶停止扑棱翅膀,伸出小爪子搭在风轻茗伸出的手上,像水晶般灵动漂亮的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她,等着她下达指令。

        风轻茗伸出另一只手给蓝晶顺毛,后者舒服地闭上眼睛动动小脑袋,享受着主人的抚摸。

        过了一会,风轻茗才停下动作,低头在蓝晶耳边道:“蓝晶,去找茯苓,告诉她我在这里,带她来找我。”

        蓝晶睁开漂亮的眼睛,听懂似的点头,不舍的扇动翅膀绕着风轻茗飞了几圈。

        风轻茗伸出手,蓝晶停在上面。

        风轻茗走到窗边,安抚地摸摸它的小脑袋,“去吧。”

        手一扬,蓝晶扑棱起翅膀迎空飞走。

        而与此同时,已经查到血月楼所在地的风琰陌他们已经在前来救人的路上,但是却被血月楼外面的竹林里布置的阵法拦住了。

        其实并不是因为这个阵法有多难破解,而是因为这阵法里中有着浓重的毒雾,一旦碰到吸入体内,不出一秒就会毒发身亡,可见毒性极强。

        “王爷,属下已经四处探查过了,这竹林四周都有毒雾弥漫,而且里面布置着阵法,我们的人根本无法踏足。”擎风汇报着他查探到的情况。

        风琰陌低头沉思,转向漓浅道:“师兄觉得该如何?”

        漓浅收起手中的折扇,走到竹林的边缘蹲下,低头观察竹林周围的情况,茯苓本想也上前帮忙,却被漓浅一句“太危险了,我来就好”给制止,停下欲要上前的脚步,眼睑半敛站在一旁若有所思。

        漓浅观察着竹林周围的土壤变化,又用手帕摘取地上的植物进行对比,半晌才起身道:“这竹林里的毒雾倒是不难解,只是这竹林里毒雾太浓,已经完全遮挡住我们的视线,况且我们不熟悉里面的地形,若是冒然进去,不留神踩中机关阵法,那可不是开玩笑的。”

        “那要怎么办?好不容易能找到小茗儿的下落,难道就要因此而放弃吗?”茯苓皱眉道,语气中带着一丝怒意。

        漓浅无奈道:“苓儿你先别动怒,我不是这个意思。”

        茯苓皱眉,语气有些冲,“那你是什么意思?”

        漓浅道:“我的意思是三师妹是不会不救的,但是要想别的办法进去。”

        “茯苓小姐,你今天是怎么了?”水妩担忧问道。

        她怎么感觉茯苓小姐今天对漓浅公子语气那么冲呢?

        “我没事。”茯苓抿紧唇,脸不自觉地撇向别处。

        就连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好像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就时而感觉不安,时而又觉得很烦躁,甚至在面对漓浅时她也……不知道。

        漓浅看着茯苓抿紧薄唇,不知道为何,他总感觉茯苓近些日子似乎总是在可以避着他,甚至对他有些冷淡。

        其他人也感觉到了茯苓和漓浅之间微妙的气氛,顿时眼观鼻鼻观心,一时之间无人敢讲话。

        还是风琰陌开口打破沉默,“师兄可是想到什么方法?”

        漓浅收敛心神,正色道:“就是我方才说的,要熟悉这竹林里面的方位地形,所以我们需要一个领路人给我们带路。”

        “那我们该去哪找一个人来给我们领路?”水妩问到。

        要说熟悉这竹林地形的,也就只有血月楼里的人,可是现在他们被阻挡在这个竹林之外,根本无法抓一个人来给他们领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