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腹黑王爷冷面妃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六十六章 芍药花茶

第二百六十六章 芍药花茶

        而此时,帮风轻茗擦完药的曼珠和沙华在管事的带领下去见风泽。

        在摆设单调却不失华丽的而又略显昏暗的房间里,一名身着素衣的中年男子跪在地上给风泽把脉。

        许久,中年男子才低下头恭敬且紧张得小心翼翼说道:“以脉象来看,少主现在的状况不容乐观,少主体内的蛊虫已经起不到多大的作用了。”

        “那可还有能够替代蛊虫医治少主的其他方法?”一旁的凛夜问到。

        中年男子的心悬到了极点,声音带着一丝颤抖,“这,少主的病是幼时留下的隐疾,已经是没有比使用蛊虫为少主续命的更好方法了。”

        “少主。”凛夜看向风泽,面瘫似的脸色露出一抹担忧。

        而风泽脸上却看不出任何表情,只是淡淡道:“我还能活多久?”

        “这,这不好说。”中年男子一阵惶恐,在心里为自己捏了一把汗,“蛊虫在少主体内的作用已经是越来越小,已经到了快要油尽灯枯的时候了。”

        即便他阅尽古书,也还是找不到能够医治少主隐疾的办法。

        是这样吗?他已经是要濒临死亡的人了。

        风泽低头看着他纤瘦,苍白得宛若死人的手,苦涩地嘲讽一笑。

        为什么命运竟待他如此不公?

        他苟延残喘,痛苦地活了这么久年,却在他最不想死的时候要夺走他的生命。

        “少主。”凛夜看着风泽的模样,担忧地唤了一声。

        风泽回神,摆手道:“你们下去吧。”

        “是”凛夜弯腰拱手,带着如释重负的中年男子退出去。

        而正好与领着曼珠和沙华她们进来的管事擦肩而过。

        曼珠沙华二人低着头,紧张地跟在管事后面走到风泽面前跪下,“参见少主。”

        风泽眼睛轻抬,瞥了眼下面低着头的曼珠沙华二人,问道:“她怎么样?”

        听到风泽询问她们,两人惶恐地跟抬起头对视一眼,一时间忘了该怎么开口。

        在风泽不耐烦地皱起眉头时,管事回头看向她们二人。

        在管事的眼神示意下,才颤巍巍地道:“回,回禀少主,小姐她的伤没有什么大碍,奴婢已经为她擦了药,现在小姐正在房内休息。”

        “嗯”风泽垂眸道:“继续在她身边寸步不离地侍候着,照顾好她,若她有什么需要,都要满足她,若是你们做得不好,便唯你二人是问。”

        最后一句话让曼珠沙华二人身体一阵颤抖,连忙磕头道:“是,奴婢一定细心侍候好小姐!”

        “下去吧。”

        “是”三人磕头准备退下。

        又听见风泽道:“另外,若是她想出房间走走,你二人便陪她去走走散心。”

        “是,奴婢遵命。”三人福了福身,退了出去。

        风泽坐着仰起头,望着昏暗的房顶,眼中尽显痛苦之色。

        又是如此过了几日,在用完午膳的午后,风轻茗大着肚子慢步走在花团锦簇,美观雅致的庭院中。

        虽然风泽可以允许她走出房间,但是她所能活动的范围也只是在这个面积略大的庭院中而已。

        虽然庭院中很安静,除了她和曼珠沙华三人之外就见不到其他人,但是凭借她的警觉,还是能感应到庭院四周隐于暗处的暗卫们。

        风轻茗站在花海中走动着,宛若一只美丽的蝴蝶,看得曼珠沙华她们二人有些呆愣。

        小姐长得真是好看,怪不得她们少主会对小姐这么上心这么好,而且如今小姐又怀着身孕,想来这也是少主让她们这样细心照顾的原因,毕竟是自己心爱的妻子和孩子。

        走在前面的风轻茗不知道后面的两个小侍女在如何的胡思乱想她和风泽的关系,她漫不经心地走着,看似是在赏花,实则她是在暗中观察着庭院周围的状况。

        想来是风泽为了不让她再做出什么危险的事情,所以才如此警惕,周围安排的暗卫少说也有三十来个,若是凭她现在的功力,能打倒几个都难,更不用说避过他们的耳目离开这里了,再加上她对这里的环境布局一无所知。

        走了一会,风轻茗在开得繁茂美丽的芍药花丛前停下,后面的曼珠上前低声问道:“小姐可是走累了?可否需要奴婢准备些茶点休息一会?”

        “不必了,刚用过午膳不久,暂时还用不下别的东西。”风轻茗低头伸出纤细的手指轻抚过那娇嫩的花瓣。

        曼珠见风轻茗的目光一直落在眼前的芍药花上,还以为是她喜欢,便开口道:“若是小姐喜欢这芍药花,奴婢就让人移几株到小姐房内装饰,这样小姐每日起来都能看到了。”

        这样说不定小姐每日看到这芍药花,心情能愉悦不少,也能安心的养胎。

        风轻茗却摇头拒绝,“这芍药在这里开得艳丽美观,有活力,若是强行将它移栽到别处,反倒是会让它失去它原有的生动与活力,那样便不再好看了。”

        人亦是如此。

        “原来还有这样的说法啊,是我太愚钝了。”曼珠微红着脸,不好意思地低下头。

        她自小家境贫寒,没读过什么书,也不识得什么字,唯一的优点就是会干活,照顾人,这也是她会成为这里的丫鬟的原因。

        风轻茗眼睑半垂,嘴角勾起淡淡的笑意,道:“不过这里的芍药开得如此的好,也不能只是用于观赏,若是摘采些许洗净,也是可以用来泡花茶喝的。”

        “这个奴婢也听说过。”旁边的沙华说道,“奴婢在以前的主人家做事时,也曾见过府里的夫人小姐们专门采一些新鲜的花瓣,洗净之后可以用于各种用途。”

        “比如用来做花糕吃,泡花茶喝,还可以用于制作香料和沐浴。”沙华一一细数着。

        “你知道的倒是不少。”风轻茗淡笑看向沙华说到,后者被突然夸赞一声,变得不好意思起来。

        曼珠问道:“那小姐是否也是需要这些芍药花的花瓣做花糕,或是用来沐浴?”

        风轻茗:“不用,只需摘采一些用来泡花茶即可。”

        “那好,奴婢这就为小姐您摘些芍药花瓣。”曼珠和沙华上前摘采着芍药花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