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腹黑王爷冷面妃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六十四章 刑牢里的血腥

第二百六十四章 刑牢里的血腥

        风轻茗用完晚膳,坐在一旁看着正在收拾桌子的两名陌生侍女。

        风泽离开后不久,这个侍女就进来照顾她,说是风泽新派来照顾她起居的侍女。

        本来她是想从她们口中询问一下曼罗的情况,只是她们却闭口不言,一点也不愿意在她面前提起曼罗,风轻茗也不再追问。

        等两个侍女收拾完毕出去了,风轻茗正准备休息,却没想到风泽会这时来找她,手里还端着一碗汤药。

        “天色已晚,不知风泽少主来找我何事?”风轻茗坐于软榻,面对风泽淡漠疏远的语气,却在她不由自主地抚上她的肚子时变得柔和起来。

        看着风轻茗前后不一样的神色,看着风轻茗的肚子,风泽眸中一闪而过的阴暗,快得让人捕捉不了,端着药碗的手紧了紧,不过很快就松开,目光一柔,淡笑着走上前。

        “我是来给你送安胎药的。”说着把药递到风轻茗面前。

        盯着碗里的汤药看了一秒,风轻茗才伸手接过,“谢谢。”

        喝完药,风轻茗将药碗还给风泽,“风泽,你何时才能放我离开?”

        拿着空药碗,风泽柔柔一笑,“我并不想让你离开。”

        “你……”风轻茗眉头一皱,头一阵眩晕,身子一侧,风泽伸手上前单手接住她,不让她倒下。

        看着怀里的风轻茗,把碗一放,打横抱起她走出房间。

        凛夜上前说道:“主子,一切安排妥当。”

        “嗯。”风泽点头,抱着风轻茗离开。

        等风琰陌一行人赶到时,已是人去楼空。

        “王爷,属下已经搜过,这宅子已经空了,没有发现王妃的踪迹。”擎风跪在风琰陌面前回复道。

        风琰陌面色阴寒,五指紧握。

        御风急匆匆跑过来道:“王爷,属下在地下的刑牢里发现有人。”

        风琰陌急急走过御风身边,寒声道:“带路。”

        一行人匆匆来到刑牢,还未走进去,一股腥臭味就扑鼻而来,所有人都忍不住皱起眉头。

        风琰陌皱紧眉头,加快脚步走进去,一进到里面,血腥味就越发浓郁,风琰陌脚步微顿,身后紧随而来的茯苓他们脸色惊讶。

        难怪说是刑牢,还真是当之无愧。

        这刑牢面积很大,相当于普通小康人家的房子面积的两倍大,里面放满了各式各样的刑具,一眼看过去,少说也有上百件,也就是说这里有上百种折磨人的方式。

        水妩她们看着头皮有些发麻,尽管她们凝雪阁审问敌人或叛徒的方式也不少,但是却很少实行过,而且那里的环境也没有像在这里有那种令人窒息的感觉。

        尤其是这刑牢中间的那个铁架子上那尚未干涸的血迹,顺着铁链滴在地上,想来在不久之前还曾有人在这里受过刑。

        想到这里,水妩心中的担忧更甚,她很担心那个风泽会对她们王妃做什么,担心她们王妃会受伤,甚至担心铁架上的血迹会是……她不敢再往下想。

        风琰陌脸色沉了沉,他的担忧一点也不比水妩她们少,他抬步走到那个打开的地窖口,待看到里面的情景,脸色微讶。

        水妩她们也走过来往下看,只一眼,她们脸色一白,脸色有些惊恐。

        饶是她们作为一名杀手,也见过不少血腥的场面,但是如今这地窖里面的场面,简直比她们见过的血腥场面还要血腥。

        在那十米多的地窖下面,有一群来回爬动的黑蛇,它们吐着猩红的蛇信子在一具衣衫褴褛的女尸上面爬动着。

        那女尸的身体有多处地方已经被咬得只剩森森白骨,仅凭着那张被啃的残缺不堪,还保持着痛苦神色的脸能认出,竟是失踪已久的风茹。

        “呕——”水妩实在看不下去这样血腥恐怖的场面,忍不住干呕起来,旁边的水如脸色也不是很好,擎风和御风两人急忙上前为她们拍拍后背。

        茯苓上前给她们两人把了把脉,拿出一瓶药给她们每人一粒,“吃下这药,过会就好了。”

        水妩和水如接过服下,慢慢调整好自己的呼吸。

        擎风在一旁担忧地看着,“怎么样,好些了吗?”

        “嗯,已经好很多了。”水妩点点头。

        “那水如你是不是也没那么难受了?”御风拉着水如的手问到。

        水如道:“感觉好多了。”

        漓浅看着地窖里情景皱眉道:“看来传闻中说血月楼少主手段残忍毒辣,还真不是虚传。”

        能把人丢进黑蛇群里活活折磨死,这是要有多大的仇恨,更何况这人还是他名义上的义妹。

        “那怎么办?那风泽手段如此残忍可怕,王妃在他手上,岂不是很危险?”水妩苍白着脸,擎风在一旁轻扶着她的肩膀。

        水如:“可是风泽此人甚是阴险狡猾,总是在我们感到之前躲得无影无踪。”

        所以要再次找到他的藏身之处,需要时间,但是如今王妃在他手上,多耽误一分钟,王妃就多一分危险。

        茯苓皱眉道:“不管敌人再怎么狡猾,我们也要找到他,把小茗儿救出来。”

        茯苓转向面色阴寒的风琰陌道:“我会立即传信回凝雪阁,让水仙和水心调动凝雪阁的所有情报人员,找出小茗儿的下落。”

        “嗯”风琰陌双手紧握。

        他一定要救出轻儿,杀了风泽!

        ………

        等风轻茗再次醒来,看着陌生的床顶,风泽坐在床边。

        环视一圈,发现她已经不在原来的房间了。

        见她醒来,风泽温柔一笑,“你醒了,饿不饿?要不要吃点什么?”

        风轻茗没有回答他,手撑着床板想要坐起来,风泽伸手本想扶她起来,却被风轻茗冷着脸拂开,风泽脸色一僵,随即温和一笑收回手,淡定从容,仿佛方才被拒绝的人不是他。

        风轻茗双手撑着坐起淡漠道:“你又把我带到了什么哪里?”

        风泽淡笑着,“一个很安全的地方。”

        “带我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

        “为了保护你。”风泽笑得温柔,但是眼里那隐藏不住的疯狂被风轻茗尽收眼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