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腹黑王爷冷面妃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六十三章 风茹之死

第二百六十三章 风茹之死

        风泽眸子半敛,拿过桌上的绷带给风轻茗包扎伤口,心疼道:“为了见我,你就这样伤害自己吗?”

        风轻茗冷声道:“你不应该把我带到这里囚禁我。”

        “我只是想保护你。”风泽在风轻茗手上一圈一圈缠着绷带,小心翼翼地打上一个小结。

        风轻茗冷漠道:“是吗,那你保护人的方法可是够特别的,风泽少主。”

        对于风轻茗的冷漠,风泽没有在意,只是看着她轻声道:“别再让自己受伤了,我会心疼的。”

        “既然如此,你不该将我从宫中带出来,还伤人。”

        风泽眼眸一暗,侧过头去没有让风轻茗看到他嘴角的苦笑,“我确实是想在皇宫大闹一场再将你带走,不过是被人捷足先登。”

        “被人捷足先登?你没有帮助风茹?”风轻茗微愣。

        风泽扬起一抹笑容,“她与我没有任何关系,我为何要帮一个蠢货?”提到风茹,风泽心下不屑。

        风轻茗沉默,心下有些担忧,如果是风茹在风泽之前动手,以她的手段……

        看着风轻茗沉默,风泽起身走出房间道:“你好好休息,安胎药我会让人重新送过来,别再让自己受伤了,不然我不敢保证会有多少人受牵连。”

        风轻茗看着那关上的房门,清冷的眸子逐渐冷下来,没有受伤的手轻轻摸上她的小腹,眼眸垂下,轻叹一声。

        她突然在宫里消失,恐怕王爷他们要担心坏了,可是她怀着孕,也根本没法自救……

        “主子”出了房门的风泽就遇到了凛夜。

        “那蠢货现如何?”风泽脚步不停地走出院子,凛夜紧跟在后面。

        凛夜低着头恭敬道:“主子,属下按您的吩咐将她关进刑牢几天,几日未进食,看着快不行了。”

        风泽不屑地冷笑一声,“那我这个‘哥哥’便去看看我那个‘好妹妹’。”

        “是”凛夜跟着风泽来到刑牢。

        所谓刑牢,顾名思义就是实施刑罚的牢房,这的确也得到证实。

        一进到刑牢里面,一股血腥味扑面而来,首先看到的就是那些用来折磨人的刑具,各式各样,说有上百套都不为过。

        风泽走向刑牢的铁架子那边,一个女子被人用一条绳子般粗细的铁链绑在铁架子上,女子全身上下布满鞭痕,鲜血淋漓,从铁链上班落到地上。

        风泽走到离女子的一米处停住,铁架上原本奄奄一息的女子看到他,立即像打了鸡血似的想要冲上去杀了他,但是被铁链绑着,每一下动作铁链硌到伤口,痛得她像被人拿到割她血肉一般。

        即使疼痛难忍,她狠毒的目光还是透过披散凌乱染着血的头发紧紧盯着面前这张脸,痛得颤抖却满含恨意的骂着,“是你这个低贱的病秧子!”

        此话一出,风泽身后的凛夜闪身上前紧紧地掐住她的脖子,越收越紧。

        身体上钻心刺骨的疼痛,脖子上紧紧的窒息感传来,疼得她面部狰狞流出眼泪,却又不能开口讲话,两只眼珠往上翻。

        就在她快要窒息而死的时候,风泽摆摆手示意凛夜松手,捡回一命的风茹贪婪地呼吸着大口空气,这幅狼狈模样全然没有曾经那嚣张跋扈的大小姐的样子。

        凛夜退到一旁,风泽轻笑一声,眼里带着嘲讽,“曾经那高高在上的安炀王庶长女如今也变成这般狼狈不堪。”

        “住嘴!病秧子!”风茹面部狰狞,看着风泽的眼睛里如淬了毒般阴狠。

        她最听不得的就是别人说她是庶女,以往谁要是这么说她,她都会让那人名誉扫地,生不如死。

        更何况眼前这人,是和风轻茗一样让她恨到骨子里的人,恨不得将他扒皮剔骨,生不如死!

        风泽阴暗一笑,“怎么?听不得‘庶女’二字?”

        “也是,毕竟,你再怎么努力也改变不了你是个妾室所出的庶女,在那些嫡女面前永远低人一等。”

        “住嘴!住嘴!风泽!贱人,病秧子你闭嘴!”被人说到痛处,风茹顾不得身体的疼痛,想要挣脱铁链去撕烂风泽的嘴,让他永远闭嘴。

        都说愤怒的女人是可怕的,坚硬的铁链都显得要绑不住她一样,风茹越挣扎,铁链就勒的越紧,伤口就开裂越大,血就像下雨一样流着。

        “被我说到痛处了?愤怒了?”

        “不过这还不够。”

        风泽云淡风轻地一笑,摆摆手,凛夜示意,上前解开了绑着风茹的铁链,挣扎中的风茹一下子摔在地上,压到伤口,更是疼得钻心刺骨,咬牙切齿。

        “风泽!”然而她依旧是阴狠地瞪着她面前近在咫尺的风泽,但是她只能是狼狈的一身血污的趴在地上,无法起身行走,因为在被带到这里之时,她的手筋和脚筋都已经被挑断了。

        风泽俯视着她,不屑的神情宛如在看一只低贱的蝼蚁一般。

        风泽冷笑道:“风茹,原本我是不打算动你的,毕竟你已经是个丧家之犬了,动你只会浪费我的时间。”

        “但是……”风泽眼神变得黑暗,声音冰冷刺骨,“你千不该万不该就是不应该动她。”

        “你,你究竟想怎样?”不知是因为疼痛还是被风泽阴冷的模样吓到,风茹的声音变得颤抖,似乎还带着一丝恐惧。

        “既然你那么喜欢让人生不如死,那我就让你也尝尝生不如死的滋味。”风泽残忍一笑,身后的凛夜拿出不知名的药瓶,将里面的红色药粉倒在风茹身上。

        粉末倒在伤口上,刺骨的疼痛让风茹惨叫出声。

        凛夜走到墙边按下一处机关,刑牢角落里的那一片地砖打开来,类似一个地窖,凛夜抓起风茹拖到那边,待看清地窖里的情况,风茹脸上布满恐惧。

        那十米深的地窖里,一条条通体漆黑的毒蛇来回爬行着,吐着那猩红的蛇信子。

        “不…不要…”风茹恐惧着,想要后退,却被凛夜直接一脚踢了下去。

        “啊——”一阵响彻云霄的惨叫声传来,地窖里的黑蛇开始享用食物。

        风泽转身走出刑牢,迎面而来的侍卫递上一张信笺,风泽眼眸一沉,冷笑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