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腹黑王爷冷面妃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六十一章 救了她的人

第二百六十一章 救了她的人

        风泽看着怀里的风轻茗,看见她左脸上清晰红肿的掌印以及流血的唇角,嗜血的眸子闪过一抹杀意。

        他伸出修长苍白的手爱怜地轻抚着风轻茗红肿的脸颊,抚平她皱起的柳眉,轻轻擦去她嘴角的血迹。

        “主子,这些人是否除掉?”凛夜站在风泽身后问道。

        风泽抬起嗜血的冷眸扫了一眼地上的人,淡声道:“除了那个蠢货带走,其他一个不留。”说罢解下外袍盖在风轻茗身上,打横抱起她离开。

        “是”凛夜低头一应,面无表情地拔剑出鞘。

        空气中弥漫着血腥味,结白的雪地上绽放出一朵朵血花。

        等风琰陌他们赶到时,现场除了十几具倒在血泊中的彪型大汉的尸体,什么也没有。

        “究竟是什么人如此凶残?”茯苓看着血泊中的尸体,空气中弥漫着令人作呕的血腥味,水妩她们忍不住皱起眉头捂住口鼻。

        漓浅蹲下查看地上的尸体,良久才道:“全都是被人割破动脉失血过多而死,还是在毫无反抗的情况下被人杀死,而且尸体僵硬,地上来血迹也都结了冰,想来是死了有将近四五个时辰了。”

        “王爷,接下来该怎么办?”擎风请示到。

        风琰陌脸色沉重,眸中尽是骇人的冰寒,“继续加派人手,扩大范围,一定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到血月楼的位置。”

        “是”

        风琰陌转身离开。

        轻儿,等我,我一定会找到你。

        …………

        等风轻茗再次醒过来时,入目的便是浅蓝色的纱帐顶,侧头看了看房间内的陈设,如此陌生的地方,房内又空无一人,所以她肯定不会风琰陌赶到救了她。

        那,救她的又是什么人?

        风轻茗想要起来,但是她却使不上一点力气,手脚连抬起来的力气都没有,她又试着运功,结果还是不行。

        怎么回事?为什么她一点力气都使不上来?

        就连内力都感受不到,就像是被人废了武功一样。

        “有,有没有人?”风轻茗有气无力地喊一声。

        过了一会,房间的门被人推开,一个面容清秀,穿着藕色丫鬟服的女子端着水盆走到床边将水盆放置在一旁,看着风轻茗笑道:“小姐你醒了。”

        风轻茗看着她缓慢道:“你是,什么人?这里,是什么,地方?”

        那女子对风轻茗笑道:“奴婢曼罗,这里是主子的别院,奴婢是主子派来照顾小姐您的。”

        “主子?”风轻茗微微皱眉道:“你的主子,是谁?”

        “对不起,小姐。”曼罗脸色抱歉道:“主子吩咐过奴婢,暂时还不可告知您主子的身份。”

        风轻茗心下疑惑,救了她却不肯露面,还要吩咐婢女隐瞒身份,究竟有何目的?

        “那我问你,为何我的身体使不上一点力气?”风轻茗对曼罗问道。

        曼罗拿过雪白的毛巾在水盆中清洗一下,稍微拧干替风轻茗擦着脸温声道:“小姐莫怕,主子他怕您醒了会乱跑,所以给您用了一些软经散,不过您不用担心,这软经散是主子亲手调制,不会对胎儿有影响,等药效过了,小姐您就能动了。”

        风轻茗冷下眼眸道:“你主子是想囚禁我?”

        曼罗将毛巾放回水盆笑道:“小姐您误会了主子,主子他只是担心您怀有身孕出去会遭遇危险。”

        风轻茗冷眸道:“倒是个好借口。”

        “小姐,让奴婢跟您上药吧。”曼罗拿出一个白色的小瓷瓶说到。

        “上药?”风轻茗微愣。

        曼罗拿着药瓶笑道:“对啊,您脸上的伤还未痊愈。”

        不提她还真忘了她脸上还有风茹留下的掌印。

        “我来到这里多久了?”她突然在宫中被人劫走,王爷他肯定担心坏了。

        “主子带着小姐您来到这里开始,已经过去一天一夜了。”曼罗细心地给风轻茗擦着药膏。

        一天一夜了……

        擦完药,曼罗将药瓶收好,对风轻茗笑道:“小姐刚醒来,想必饿了,小姐有什么想吃的?奴婢去吩咐厨房给您做。”

        “随意。”

        “好,小姐您等候片刻,奴婢先退下了。”曼罗微微行了下礼,端起水盆退出房间。

        风轻茗看着关上的房门,轻抿了下唇,若有所思。

        别院外的长廊上,一身白色衣袍的风泽背手而立,嗜血的眸子一直看着别院内风轻茗所在的房间,向身后的曼罗问道:“她可有起疑?”

        曼罗低着头面无表情道:“没有,奴婢按照主子的意思,并未向小姐透露关于主子的任何信息。”

        “嗯”风泽目光一瞬不瞬地看着那紧闭的房门,“方才你是要去哪?”

        “小姐说饿了,奴婢正要去厨房为小姐准备饭菜。”此时的曼罗面无表情,声音淡漠,像极了一个冷血无情的杀手,与在风轻茗面前一直面带微笑的婢女曼罗完全不一样,唯一不变的就是对风泽的恭敬。

        风泽目不转睛问道:“那她可有什么想吃的?”

        “小姐说随意。”

        “嗯,让厨房多做一些孕妇爱吃的送去,记录下她的所有喜好,照顾好她,若是她有何闪失,你就去地牢待着吧。”风泽侧首冷然道,嗜血的眸子里满是警告。

        听到‘地牢’二字,曼罗忍不住颤抖了一下,淡漠的眸中闪过一丝恐惧,连忙道:“是,奴婢一定照顾好小姐。”

        曼罗退下后,风泽又盯着房间看了许久才离去。

        …………

        之后的几天时间里,风轻茗一直都待在房间里没有出去过,倒不是她不想,而是她根本出不去。

        虽然曼罗说她体内的软经散药效已经没有了,她也能动了,但是没有人扶着就根本不能下床走路,而且她的内力也还是用不了。

        到了吃饭时间,曼罗照样是扶着风轻茗坐在软榻上,软榻面前放着摆满美味佳肴的桌子。

        看着面前的几十盘菜,风轻茗对一旁正在给她布菜的曼罗道:“曼罗,为何每次都是几十盘不重样的饭菜?”

        正在布菜的曼罗笑得如沐春风,“小姐,这是主子吩咐厨房给您做的,都是孕妇爱吃的和适合孕妇吃的饭菜,不知道小姐您的喜好,所以就让厨房多做一些,又怕您会吃腻,所以就让厨房的人每天都做得不重样。”

        风轻茗皱眉道:“下次做个两菜一汤便够了,做得太多吃不完也是浪费粮食。”

        要知道有多少人现在还吃不饱饭,又有多少人每天都因为没有饭吃饿死,即便是再怎么有钱,那也不应该浪费粮食,糟蹋了种地人民的辛苦劳作。

        “是,小姐勤俭节约,奴婢记下了。”曼罗温声应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