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腹黑王爷冷面妃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五十五章 把脉

第二百五十五章 把脉

        庆功宴还未进行到一半,风琰陌就怕风轻茗太过劳累,于是太后和诃芙就陪着风轻茗回太后的寝宫休息。

        原本风琰陌是打算跟着一起去的,但他毕竟是庆功宴的主角,若是他走了,那庆功宴还怎么进行下去。

        太后和诃芙陪着风轻茗来到太后的寝宫永安宫,当然,同行的还有茯苓。

        她的茗茗都走了,她还留在庆功宴上还有啥意思?于是就也跟着出来了。

        太后亲昵地拉着风轻茗坐在软榻上,诃芙和茯苓坐在两旁。

        太后正要吩咐瑛姑姑去找太医来给风轻茗把脉,却被风轻茗叫住,道:“母后,不用再麻烦太医跑一趟的,在进皇都之前已经把过一次脉了,大夫说孩子一切安好。”

        太后轻轻拍着她的手道:“茗儿,你这是头一胎,可马虎不得,再让太医看一次,哀家也能放心。”

        “对啊茗儿,母后说的不错。”诃芙也轻声劝道。

        “当初我怀钥儿的时候也是万分小心,谨慎些是好的。”

        这时茯苓举手道:“那个,太后娘娘,皇后娘娘,其实不必麻烦太医的,我也可以给茗茗把脉的。”

        太后看向茯苓问道:“茯苓姑娘也会医术?”

        茯苓起身走过去道:“嗯,有我师父传授的医书和漓浅师兄的指导,我的医术也是日有所长,别的不说,把脉这种事情是难不倒我的。”

        “如此,那便麻烦茯苓姑娘给茗儿把脉了。”诃芙温婉笑道。

        风轻茗将手放在桌子上对茯苓道:“请吧,茯苓大夫。”

        “茗茗你别这么称呼我,这样会显得我们很生分的。”茯苓把手搭在风轻茗脉搏上说到。

        “那要如何?”风轻茗挑眉道,眼里闪过一丝玩味。

        “你虽然与漓浅师兄尚未成婚,但是现在若要称呼你师嫂那也是可以。”

        闻言,茯苓脸色一红,道:“茗,茗茗,你别胡说,我,我什么时候说要嫁给他了?”

        真是的,茗茗和琰陌师兄在一起真是变了,都学坏了,什么时候也会拿这个来调侃她?

        “不嫁?”风轻茗疑惑挑眉,“你若不嫁,那可让漓浅师兄怎么办?”

        “我……”茯苓一时语塞。

        这时诃芙笑道:“我看茯苓姑娘与漓浅公子关系那么好,是天造地设的一对,而且师出同门又是师兄妹,若结亲,岂不是亲上加亲。”

        太后也赞同道:“芙儿说的不错,茯苓姑娘与漓浅医圣看着确实般配,若是茯苓姑娘与漓浅医圣愿意,等你二人结亲时,哀家愿意做你们的证婚人。”

        见这话题在自己身上越扯越远,茯苓脸色越发通红,收回把脉的手道:“太后,皇后娘娘,我们是在给茗茗把脉的,怎么说着说着就扯到我身上了。”

        说着还瞪着面前的风轻茗,眼神示意她赶紧把话题给拉回来。

        太后见茯苓脸色通红,心知她是害羞,便开口道:“好了,那便不说了,茯苓姑娘,不知你把脉的情况如何?”

        见太后拉开了话题,茯苓松了一口气道:“太后,茗茗已有六个月的身孕,情况已经稳定下来,接下来的四个月只需安心养胎便可。”

        太后拉着风轻茗的手笑道:“如此,我便放心了,还有四个月,这段时间要继续辛苦茗儿你了。”

        “母后,一想到孩子要出生,我一点也不觉得辛苦,反而觉得很幸福。”风轻茗手轻轻摸着鼓起的小腹,眉眼间尽是母性般的柔和。

        茯苓揉着下巴说道:”茗茗啊,我是真的发现你当了娘之后啊,变温柔了许多呢。”

        “你这话说的好似我以前不温柔一样。”风轻茗淡淡看了一眼过去。

        茯苓差点脱口而出一句“这本来就是嘛”,然而她不敢,想了想还是选择闭嘴吧。

        ………

        风轻茗在永安宫一直休息到庆功宴结束,风琰陌和风倾钰他们来到永安宫。

        风轻茗在床榻上睡得安稳,就连风琰陌悄悄来到旁边也不知道。

        风琰陌坐在床沿上,低眸温柔地看着她,其他人很识趣地退了出去。

        就这样一直等到深夜,风琰陌才轻轻抱起熟睡的风轻茗走出来。

        见他们出来,擎风上前低声问道:“王爷,是要回府吗?”

        风琰陌点头道:“嗯,去跟我母后说一声,本王带轻儿回府了。”

        “是,王爷。”擎风领命下去。

        风琰陌看着等在前面的一帮人道:“你们怎么没回去?”

        “当然是在等你们了。”茯苓开口道。

        漓浅打开折扇看向别处不经意调笑道:“主人都还没有回府,我们岂敢先回去。”

        风琰陌淡淡看了他一眼,抬步走过去,“走吧,回府。”

        马车上

        风轻茗睁开双眼,就看到某人完美的侧脸,感觉到怀里的人醒了,风琰陌低头看着她,眉眼间尽是柔情,“醒了?”

        “嗯”风轻茗微微坐起来,下意识地看向外面。

        风琰陌道:“现在正在回王府的路上。”

        风轻茗回头看着他道:“陌,你怎么了?好像有心事。”

        风琰陌轻轻摇头道:“也不算心事,只是一点小事。”

        “是庆功宴上发生了什么事?”风轻茗问道。

        风琰陌轻轻握住她的手道:“也没什么,就是庆功宴上有大臣提到了风泽和风茹,安炀王谋反那日风泽趁乱逃走,之后又是风茹的失踪,为了以绝后患,所以他们都想让皇兄尽快派人抓他们归案,然后判处死刑。”

        “他们都是心急。”风轻茗微微敛眸,抬头看着他道:“所以你和皇兄打算如何?”

        “他们一个都不能留!”风琰陌眼中透露着寒意。

        尤其是风泽,一直对他的轻儿有所企图,特别是在知道他的轻儿在玄临堡那日风泽独自一人来找他的轻儿。

        还有风泽的身份,血月楼少主,单是这个就不能留着他,风泽必须死!

        看到风琰陌眼中的寒意,风轻茗握住他的手道:“你要做什么便去做,我都会一直陪着你,支持你的。”

        风琰陌低头看着她,眸中的寒意瞬间被柔情所取代,“轻儿,你是永远都是我的,我定护你和孩子周全。”

        “好,我信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