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腹黑王爷冷面妃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五十三章 身死,逃脱,通缉

第二百五十三章 身死,逃脱,通缉

        漓浅揽着茯苓往后退,避开那些飞溅过来的血,而来不及躲避的御林卫被府兵的血溅到皮肤,立刻就痛苦的哀嚎出来。

        “阿阳!”平康王急切地喊了一声,漓浅转头看去,只见风润阳护在平康王面前,风润阳的衣服上沾染了一片血迹。

        漓浅出声喊道:“快把衣服扔了,这血有毒,沾到会死!”

        因炎蛊发作而爆体而亡的人的血有剧毒,一旦沾染上,就如同强酸一样腐蚀人体,进入血液,最后痛苦而死。

        闻言风润阳已经将身上的外衣扯下来扔掉。

        “啊!!”被毒血沾染的人都痛苦地倒地哀嚎。

        漓浅咬牙看向风泽,他没想到风泽会不顾别人的死活,竟然用这样阴毒的招式。

        “风泽,你个卑鄙小人,竟然不顾自己的人的死活,用这么歹毒的招数,”茯苓指着风泽骂到。

        “自己人?”风泽不屑道:“这些不过是低贱的蝼蚁,这样死了才是他们最大的用处。”

        “你!”

        漓浅拉住正要上前的茯苓,对风泽道:“即使你不顾下属的死活,那你也不能不顾安炀王的死活吧。”

        漓浅看着被毒血沾到,倒在地上神色痛苦的安炀王。

        风泽也淡淡瞥了一眼过去,笑道:“他的死活与我何干?”

        此话一出,不仅漓浅他们愣了,就连安炀王自己神情中都带着不可置信,但很快就被愤怒取代。

        安炀王咬牙怒道:“孽子,你在说什么?”

        “若不是当初本王救你,你现在早就成了孤魂野鬼。”

        风泽突然笑出声,对安炀王道:“对啊,若不是当年父王你救我,也不会有今日的我。”

        “所以,这就是我对父王这么多年的养育的报答。”

        风润阳对风泽骂道:““真是丧心病狂。”

        风泽不以为然地笑道:“随你怎么说,这么多年,这样的话我都不知道听过多少次了。”

        “今日本想杀了你们一个不留,不过为了她,我就放你们一马,不过下一次可就没机会了。”

        众人正疑惑着风泽口中的“她”是谁,却见一个黑衣男子如鬼魅般出现在风泽身边,下一秒便带着风泽消失在夜幕中。

        茯苓本想追上去,漓浅拉住她冲她摇摇头。

        漓浅看着眼前的一片血腥,以及倒在地上死去的御林卫,紧了紧拳头,走到风润阳面前道:“风将军,你没事吧?”

        风润阳露出一笑道:“无事,这血只沾到衣服,还算运气好,未……啊!”

        风润阳还未说完脑袋就挨了一打,他捂着头看向身后的平康王,委屈道:“父王,您作何打我?”

        平康王虎目圆睁骂道:“作何?你个蠢小子,知不知道方才你不顾一切挡在我面前有多危险,你若是出事了,你让我怎么办?”

        “打你是让你长长记性,不要再一股脑地去做危险的蠢事。”

        风润阳摸头的动作顿了顿,柔然一笑道:“可是保护南麟国所有人是孩儿作为镇国将军的职责,保护父王也是孩儿作为一个儿子最重要的事情。”

        平康王愣了愣,心中一叹,心中隐隐为风润阳说的这话感到欣慰,但是平康王却不曾表露出来,伸手扯着风润阳的耳朵道:“还敢给为父顶嘴,回去再抄书一遍。”

        “诶诶!父,父王饶命,孩儿,错了!”风润阳疼得脸色皱起,嘴里喊饶。

        他真的一点都不想回去抄书!

        看到这父子俩的互动,漓浅和茯苓对视一笑。

        这时风倾钰已经从宫墙上走下来,看到现场的血腥,脸色悲痛。

        这么多活生生的人在他面前如此残忍的死去,而作为一国之君的他却什么也做不了。

        漓浅走到风倾钰面前道:“皇上,这些牺牲的御林卫还请皇上派人将他们厚葬。”

        风倾钰沉重地点点头,“这是自然。”随即看向躺在地上已经奄奄一息的安炀王,心情沉重道:“漓浅公子,我六皇叔他……”

        漓浅看了一眼过去道:“皇上,炎蛊之毒剧毒无比,一旦进入体内就难以救活,安炀王他已经救不回来了。”

        就算是有轻茗师妹在,那也无济于事,这炎蛊可比陌师弟当初所中的炎蛊要厉害许多,可见这是风泽加强了炎蛊的毒性。

        闻言,平康王走了过来,看着地上的安炀王,心情沉重道:“算尽一生也未得到你想要的东西,死了也是对你的一种解脱,到了下面,你就好好向皇兄赔罪吧。”

        语毕,原本还微微睁着眼睛的安炀王彻底闭上了双眼,眼角还有来不及落下的泪水。

        风倾钰无力地垂下眸子,对身边的人道:“将安炀王与所有牺牲的御林卫抬下去,厚葬。”

        “是,皇上。”

        ……

        翌日

        皇都内就传遍了安炀王昨夜带兵逼宫,结果却失败身死的消息。

        早朝上,风倾钰也下令将与安炀王一起密谋的大臣全都抓了起来,本以为人数会很多,结果却不到文武百官的三分之一人数,这倒是一个天大的讽刺。

        安炀王死了,以普通人的仪式厚葬,至于风泽,风倾钰也让人下发了通缉令,全力捉拿。

        安炀王逼宫不成反倒身死的消息刚传出不久,就有人爆出了先皇的死也是安炀王一手谋划的,目的也是为了夺取皇位,甚至还不稀派人刺杀自己的亲侄子。

        消息一经传出,风倾钰就派人去打探过究竟是何人散播的,但是却无果,便也作罢了。

        逼宫谋反,谋杀亲兄弟,刺杀亲侄子。

        安炀王一时遭到所有人的唾弃,但是安炀王人已死,所以安炀王府的所有人就成了人人喊打喊杀的对象。

        风倾钰派去抄安炀王府的御林卫到时,就早已经有众多的城中百姓堵在王府门口。

        御林卫们好不容易才安抚好百姓让开一条通道,推开王府大门进去,府里的婢女和家丁一个都没有了,府里空荡荡的。

        一路走到正堂,才在里面找到了一名素衣女子。

        御林卫统领走进去才发现这女子是安炀王的侧妃林氏,看到林侧妃嘴角的血迹,御林卫统领伸手探了探她的鼻息,发现她早已经死了。

        看到旁边放置的酒杯,断定是服毒自尽,喊来人将林侧妃抬下去,又在王府里找了一圈,找不到其他任何人,就连风茹也不见了踪影。

        统领回宫如实上报,风倾钰也没有感到什么意外,只是吩咐了统领好好安葬林侧妃,另外再下令通缉风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