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腹黑王爷冷面妃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五十二章 炎蛊

第二百五十二章 炎蛊

        “哼!本王不过是要拿回本该属于本王的皇位。”安炀王冷哼一声。

        “本王也是皇室一员,拿回皇位,如何算是谋反?皇侄,这些年看你如此辛苦,倒不如将这皇位让出来。”

        见他说的理直气壮,风倾钰沉着脸色未语,反倒是旁边的漓浅嗤笑出声,“我倒是见识了安炀王的脸皮有多厚了,连篡位谋反都说得这么理直气壮。”

        风倾钰微微侧目,并未阻止。

        “说的对啊,连自己亲侄子的皇位都要抢,你这个做叔叔的还真是不要脸到极致了。”茯苓也在一旁应和着漓浅讽笑安炀王。

        “你们是何人?敢在本王面前如此放肆。”安炀王被气得脸色铁青,看着漓浅和茯苓二人的眼神,恨不得立刻上去捏碎他们的脖子。

        漓浅嘲笑道:“安炀王真是贵人多忘事啊,之前我们可是在宫宴上见过的。”

        茯苓笑道:“师兄,安炀王天天都忙着计划如何从自己侄子手里夺位,哪有空记得我们这些小人物。”

        “嗯,师妹说的是。”漓浅赞同道。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听得风倾钰无奈摇头一笑,而安炀王却被气得脸色铁青。

        “你们!”安炀王周身散发着阴沉之气,看着一副要动手的模样。

        怒目看向风倾钰道:“皇侄,你就这样任由这二人欺辱皇叔?”

        风倾钰侧首看了漓浅和茯苓一眼,正要开口,却被人先一步打断。

        “他们二人说的是事实,如何是在欺辱你!”

        安炀王铁青着脸色看向声音源头,看到在围着他面前的御林卫身后,平康王和风润阳不知何时出现在那里。

        两人皆是剑眉拧起,脸含怒火的样子简直一模一样,不愧是父子,只不过平康王比风润阳多一分沉稳。

        安炀王低头冷笑,“怎么,竟连七弟也要来凑热闹?”

        “本王是来阻止你的阴谋的。”平康王怒道,“你害死皇兄,又想谋朝篡位,罪不可赦!”

        “随便你怎么说。”安炀王冷笑一声,“只要今日你们都死在这里,就不会有人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安炀王脸色突然变得凶狠起来,聚集内力于一掌朝平康王劈去。

        宫墙上的风倾钰看到安炀王突然出手,一颗心提了起来,连忙喊道:“七皇叔,当心!”

        安炀王出手狠毒,眼里的杀意满满,平康王正准备蓄力迎下这一击。

        “父王,小心!”风润阳闪身护在平康王面前,迎面对上安炀王,与他打斗起来。

        风润阳虽然平时做事大大咧咧,看着很不靠谱的样子,但是他却是一个十足的武痴,平时花在练武上面的时间最多,不然也不会年纪轻轻就当上统领万军的镇国大将军。

        安炀王虽然是血月楼的楼主,武功高强,但毕竟人到中年,与风润阳这个年纪一辈的大将军打斗在一起,隐隐处于下势。

        见此,一直沉默不语的风泽终于有了动作,拔剑正要加入战斗,却被人挡在面前。

        漓浅打开手中的折扇笑道:“泽世子,我们来过几招如何?”

        闻言,风泽眸子一凝,持剑朝漓浅而去。

        漓浅将折扇一收,以此为武器与风泽缠打在一起。

        风泽的剑出手狠辣,与他的性子一般,然而漓浅虽然一直在防守,看似被逼得连连后退,但神色并无一丝慌张,反而悠然自得。

        但是风泽也是还未使出全力,见漓浅一派悠闲,手中的剑越发的快,准,狠起来,漓浅手中的折扇也随着变快起来。

        漓浅眸子一凝,挡住面前朝他刺来的长剑,化解风泽的攻击闪身到一旁。

        漓浅看着扇柄上的几道划痕忽然一笑,打开折扇看向风泽,“泽世子武功了得,隐藏功夫更是厉害。”

        风泽邪魅一笑,再次举剑朝漓浅而去,这次漓浅也不再马虎,专心应对。

        看到主子都在战斗,安炀王府的府兵们也和御林卫打斗起来,场面一度混乱。

        茯苓在宫墙上关注着下面的战况,忽然看到安炀王摆脱风润阳的攻击再次朝着平康王而去,而平康王却在对付着几个纠缠他的府兵,没有注意到冲他而来的安炀王。

        “父王!”被府兵纠缠着的风润阳喊了一声,茯苓连忙飞身下宫墙,截住安炀王的攻击,一脚踢在安炀王胸口。

        这一脚蓄极内力,直接将人踢飞出去。

        安炀王倒在地上,鲜血涌上喉咙喷出,御林卫趁机擒住了他。

        解决完纠缠他的府兵,风润阳来到平康王身边急声道:“父王,您没事吧?”

        平康王摇摇头道:“无事。”继而看向茯苓道:“多谢姑娘出手相救。”

        茯苓微笑道:“平康王客气了。”

        茯苓看着被御林卫抓住的安炀王,出手封住他的穴道,使他动弹不得。

        转身看向还在打斗的漓浅和风泽二人身上,开口道:“风泽世子,你还不住手吗?”

        闻言,漓浅和风泽齐齐分开。

        风泽看向被御林卫抓着的安炀王,茯苓走到漓浅身边对风泽道:“风泽世子,安炀王已经被我们抓住,劝你还是束手就擒吧。”

        “束手就擒?”风泽忽然嗜血一笑,丢掉手中的长剑,取出一个红色的哨子放在嘴边,顿时一阵诡异刺耳的哨声响起。

        漓浅他们顿时警惕起来,突然,那些与御林卫打斗的府兵捂着心口跪下,脸色痛苦。

        漓浅和风润阳将茯苓和平康王护在身后,所有人都警惕地看着风泽和那些神色痛苦的府兵,风倾钰拧起剑眉,看风泽到底要耍什么花样。

        安炀王看着风泽,神情有些疑惑,显然他也不知道风泽想要做什么。

        风泽勾唇一笑,哨声吹得急促起来,漓浅看到了那些府兵的脸上出现了很多红血丝,从脖子里面一直蔓延到脸上,且颜色越来越深。

        这幅模样在漓浅看来有些熟悉,在疑惑中忽然想起,风琰陌炎蛊发作时就是这幅样子。

        “不好!大家都撤开,离他们远点!”漓浅提醒大家退避,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在风泽急促的哨声中,跪地的府兵痛苦地怒吼了一声,直接爆体而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