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腹黑王爷冷面妃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五十一章 谋反

第二百五十一章 谋反

        旭烨单膝跪下拱手道,“当初请王妃您救我们公子时旭烨就允诺过,要为您做牛做马报答救命之恩。”

        “……”风轻茗轻咳一声,“不过举手之劳,做牛做马就不必了。”

        救人一命还要人家做牛做马来报答,她又不是什么放高利贷者。

        “旭烨想报王妃救命之恩。”旭烨木木地说着。

        “……”风轻茗刚想说什么,风琰陌就开口道,“既然你想报恩,那你便留下来当侍卫吧,去找擎风,让他给你安排。”

        旭烨低头道,“多谢王爷王妃,属下告退。”

        待人出去,风琰陌看向风轻茗问道,“轻儿觉得为夫这个安排如何?”

        风轻茗淡淡瞥了他一眼淡声道,“你都做了决定了,还问我不是多余?”

        “那不说这个。”风琰陌不由得一笑,坐在她身旁道,“我们攻下东叶国的消息已经传回皇都,他们,已经开始有行动了。”

        “等了这么久,他们终于要忍不住了。”风轻茗双眸渐渐冷了下来。

        风琰陌冷然道,“他觊觎皇位已久,等到如今,已经是极限。”

        若不是因为这个皇位,他父皇也不会英年早逝。

        “那他必定会选择在我们回去之前动手。”风轻茗担心道。

        为了他好不容易等到的皇位,安炀王一定会想尽办法扫清障碍,她担心她父王和哥哥们,还有太后和风倾钰,他们都是安炀王要清除的对象。

        知道她的忧虑,风琰陌搂紧她安慰道,“不必太过担心,还有师兄他们在,母后和七皇叔他们一定会平安无事的。”

        要说担忧,他也不是没有,都是他相信漓浅,答应他的事一定会做到的。

        风轻茗垂眸道,“我们何时能够启程回去?”

        “还需要些时日。”毕竟东叶国的琐事繁多,要把一切安排妥当需要一点时间。

        风琰陌轻吻她的发丝道,“不过我答应你,只要将这边的事处理妥当,我便立刻陪你回南麟,可好?”

        风轻茗回抱着他轻轻道,“好”

        无论他在哪里,她都相陪到底。

        “王妃,王妃。”这时,外面传来水妩急急的喊叫声以及破门而入的声音。

        相拥的两人连忙分开,风轻茗看向急匆匆跑进来的水妩问道,“发生了何事?看把你急的。”

        水妩噘着嘴,委屈巴巴地看着风轻茗道,“王妃,水心姐被野男人给拐跑了是真的吗?”

        “咳……”风轻茗被呛了一下,风琰陌连忙给她拍拍背,她有些不适地看着水妩道,“这是谁教你这么说的?”

        “没人教我,是我自己偷听到的。”水妩摇摇头,又急急的问道,“王妃,你告诉我这是不是真的?水心姐真的被野男人拐走了吗?”

        风轻茗无奈地揉揉眉心道,“当然不是,你这是从哪听来的?”

        “御风告诉水如的时候,我不小心听到的。”水妩低下头搅着手指,就像是一个小孩子做错什么事在低头认错一样。

        闻言,风轻茗皱眉瞪了一眼身旁的风琰陌,在责怪着他教出来的下属乱讲话,风琰陌轻咳一声,“一会我就去找御风好好教育他。”

        风琰陌看向水妩道,“水妩,水心她是自愿跟那个男人走的,你别听御风他瞎说,那不是什么野男人,他是水心喜欢的人。”

        水妩皱眉眨眨眼睛,看向风轻茗询问道,“真的吗?”

        “嗯”风轻茗无奈地点点头。

        事到如今,她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解释太多,又怕这丫头理解不过来。

        水妩嘟嘟嘴,有些不高兴地“哦”了一声。

        风轻茗起身走到她面前捏捏她的脸轻声道,“好了,水心她又没说不回来了,我们的水妩妹妹就别不高兴了,说不定过不了多久你们就又可以见面了。”

        水妩抬头问道,“不久是多久?”

        “少则一年,多则不好说。”主要看水心和赫连梓他们。

        见水妩脑袋又要耷拉下去,风轻茗敲敲她的脑门无奈道,“人有悲欢离合,天下也没有不散的筵席,人生在世,总有再聚首的时候。”

        这么多年来,她们之间的感情早已深厚无比,水心是她们四人中最大的,一直都致力做好大姐姐的角色,尽心照顾着比自己小的水妩她们。

        如今水心离开,她们的不舍也在情理之中。

        “好吧,我相信王妃。”水妩吸吸鼻子,扬起自己握着的小拳头凶狠狠道。

        “等到水心姐姐回来时,我一定要把那个敢拐走我水心姐的臭男人狠狠揍一顿,让他知道我水妩的厉害,哼!”

        “……”

        南麟皇都

        在这夜深人静的时刻,安炀王府的府苑里站满了举着火把的便衣侍卫,他们腰间佩剑,整齐地排列着,整装待发。

        不一会,一身黑衣,同样腰间佩剑的安炀王走出来,身后是脸色病白,一身白衣的风泽。

        安炀王站在这些侍卫面前朗声道,“诸位,十二年前,原本该属于本王的皇位被人抢走,如今,本王要拿回属于本王的东西,你们可愿助本王一臂之力?”

        “誓死效忠王爷!誓死效忠王爷!”侍卫们举着火把呐喊,空余的手握紧腰间的剑柄。

        “很好。”安炀王点点头,“现在,出发!”

        侍卫们立刻让出一条道路,安炀王走在前面,风泽手持剑走在安炀王身后,脸色沉静,不甚言语。

        直到到了皇宫门口,看到宫门紧闭,一个守卫都没有。

        安炀王立刻停下脚步,忽然一片火光亮起,在他们的两边迅速围上来两批提着灯笼的御林卫。

        安炀王抬头看向宫墙上方,宫门上出现一排拿着火把的御林卫,风倾钰出现在宫墙上,神色凝重地看着下面,而他身边站着漓浅和茯苓。

        见此,安炀王冷笑道,“看来你是早就知道了本王今晚的行动,还真是本王的好皇侄啊。”

        “六皇叔,你陷害手足,害死我父皇,现在又意图谋反篡位,你可知罪?”风倾钰拧眉沉声道。

        “罪?本王何罪之有?”像是听到什么天大的笑话,安炀王讽刺地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