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腹黑王爷冷面妃在线阅读 - 第二百四十七章 落幕

第二百四十七章 落幕

        赫连梓闪身来到文皇后面前掐着她的脖子厉声吼道,“我母妃在哪里?告诉我,否则我杀了你!”

        “哼,你杀,杀了我,你就永远也不会知道那贱人的尸体在哪。”文皇后一副豁出去的神情。

        反正横竖都是死,死之前拉个垫背的,看到厌恶的人痛苦,她也不算白死。

        “那可未必。”水心淡漠的声音传来。

        旭烨也突然想起了什么,看向赫连梓道,“殿下,馨妃娘娘的遗体属下已经找到了。”

        “当真?母妃的遗体现在在哪里?”赫连梓急急地问到。

        “是,多亏了水心姑娘给属下的消息,属下才能找到,也重新给馨妃娘娘找了个好地方厚葬。”旭烨说着,看向水心。

        水心朝赫连梓轻轻地点头。

        “这怎么可能!”文皇后不相信地大喊起来。

        她明明让人把那贱人的尸体丢到荒郊野岭,还把知情的人全都灭口了,怎么可能还找得到。

        “你肯定是在说谎,你不可能找得到那个贱人的,一定是你随便找了个死人冒充!”文皇后怒目圆睁,向水心骂到。

        “你住嘴!”赫连梓猛的甩开文皇后,脸色愤怒地像一头凶狠的狮子。

        “我没有说谎”水心看向狼狈地趴在地上的文皇后,淡漠道,“虽然你将之前处理馨妃娘娘遗体的人都灭了口,但你却没有想到,在那些人之中,有人将这件事告诉了自己的家人,为自己留一丝筹码。”

        “天下万事,只要还有一点蛛丝马迹,就没有我们查不到的。”

        水心抬眸看向赫连梓道,“之前我便想告诉你,那样你就不会再有牵绊,但是最近发生太多事,你又报仇心切,我只能……!”

        水心猛的顿住,清冷的双眸微微睁大,闪过一丝惊愕。

        旭烨也有一丝震惊,但更多的是欣慰。

        赫连梓紧紧抱着水心,埋首在她的脖颈间,在她耳边轻声道,“谢谢!”

        水心仅愣了两秒,反应过来时犹豫片刻,才抬手轻轻回抱住他。

        文皇后抬头看着在她面前亲密相拥的两人,脸上露出浓浓的嫉妒与恨。

        看着赫连梓此时毫无防备的背对着她,文皇后迅速拿过一旁赫连宇掉落的长剑,面部狰狞地向着赫连梓刺去,“去死吧你们!”

        “殿下,小心!”旭烨看到文皇后的动作,连忙大喊一声飞身上前,但是由于他距离太远,来不及赶上。

        在旭烨出声的那一刻,赫连梓就知道了,然而他却没有水心快。

        在看到赫连梓身后刺来的长剑,水心身体的本能反应让她双手抱紧赫连梓迅速转身,要用自己的身体挡下这一剑。

        结果重心不稳,赫连梓抱着水心往后倒去,眼睁睁看着文皇后手中的长剑就要刺到水心。

        “噗呲!”长剑刺破衣服进入肉体的声音回响耳边,鲜红的鲜血溅落在地上,所有人皆是一愣,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幕。

        赫连梓抱着水心倒在地上,旭烨飞身来到御麟台上,震惊地看着被剑刺穿胸膛的赫连宇。

        他怎么都没想到,在那么千钧一发之际,皇上会突然冲过来替他们殿下挡下那一剑。

        “皇,皇上……你。”文皇后难以置信地看着挡在她面前的赫连宇,颤抖地松开手中已经有一半没入他胸膛的长剑,踉跄的后退着。

        文皇后脸色痛苦,眼角流出苦涩的泪水,已经失去血色的唇轻轻蠕动,似疑问又似自问道,“为什么?为什么你要为这个孽种挡这一剑?”

        “难道你心里还是忘不掉那个贱人?”

        “那我在你心里算什么?我的灼儿在你眼里又算什么?”文皇后无力地跌坐在地上。

        长剑直直穿过赫连宇的胸膛,从背后穿出一截,赫连宇因疼痛而面部扭曲,体力不支跪倒在地,血顺着衣服流下,不一会就染红了赫连宇跪着的地面。

        赫连梓扶着水心站起来,心情复杂地看着跪倒在地上的赫连宇。

        “殿下,水心姑娘,你们没事吧?”旭烨来到赫连梓身边问到。

        “没事。”两人同时摇头。

        赫连宇艰难地看向赫连梓,想要说话却是一口黑血涌出来,最后千言万语都化作一句无声的“对不起”。

        倒下的那一刻他仿佛看到了他的馨儿在向他温柔地微笑着,一如他们初见时的那样,她对他的温柔一笑触动了他的心弦,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

        但是这一切却都因为他的自私而毁于一旦,他最爱的女人因他而死,他曾经最引以为傲,最疼爱的儿子被他放任不理,任人欺辱,甚至连他的儿子被枕边人刺杀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一切都是他造成的。

        他真的好怀念曾经的时光,他的馨儿温柔地陪伴在他身边,他最疼爱的梓儿扑进他怀里脆生生地喊他“父皇”,但是,这一切,都回不去了……

        眼角流下一滴清泪,赫连宇躺在地上永远地闭上了眼睛。

        看着赫连宇倒下,到底是血浓于水的父子,赫连梓脸上有一抹悲伤,但是他却握紧拳头,强忍着内心的悲伤,强忍着要上前去的念头。

        “皇上!”文皇后四肢并用,全然不顾形象地爬到赫连宇身边,扶起他靠在自己怀里,手轻抚着他成熟俊朗的眉目,视线被泪水挡住。

        “皇上,臣妾并没有想要你死,我做这一切,都只是想让你看到我。”她那么爱他,她怎么会想他死。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你每次都要丢下臣妾?”文皇后嘶吼到。

        “我究竟何处不如馨妃,为何你总是不记得我对你的好?”

        “我算尽一切,终究是失败,到头来什么都得不到,我不甘心,我不甘心啊!!”文皇后嘶吼到最后,怒火攻心,猛的吐出一口血,直直向后倒下死了。

        “殿下,这。”旭烨看着,心里终归有些难受。

        落花有意,流水无情,这男女间的爱恨情仇,伤了多少人?

        赫连梓看了一眼过去,松开紧握的拳头,转身走下御麟台,“走吧,我想去看看母妃。”

        水心和赫连梓并肩走下御麟台,旭烨顿了顿,最后看了一眼赫连宇和文皇后,也走下御麟台跟上自家殿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