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腹黑王爷冷面妃在线阅读 - 第二百四十六章 城破

第二百四十六章 城破

        “你,你什么意思?”文皇后脸色有些不自然,袖子下面的手握紧,微微颤抖。

        难道他知道了什么?不可能!她明明做得很隐秘。

        赫连宇察觉到文皇后的不自然,手紧紧握着龙椅上的把手,艰难地吐着字,“梓儿,你,说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赫连梓冷哼一声,“我尊敬的皇上,你该问问你身边的宫人,你每日喝的参汤都是谁在熬制?问问这熬制的人,又在汤里加了什么珍贵的材料?”

        赫连宇咬牙,冷眸看向身旁的大太监,“除了你还有谁接触过参汤?”

        大太监被吓得“扑通”一声跪下,“皇上,您的参汤一直都是奴才负责的,从不假手于人的。”

        “大公公,你这么护着那个人,是她给了你什么好处?”赫连梓嗤笑一声,眼神淡淡瞥向文皇后。

        “奴才,奴才……”大太监支支吾吾了半天。

        “说!”赫连宇眼眸一凝,眸中尽是骇人的冰冷,众人被惊得大气都不敢出,当然,赫连梓和水心他们除外。

        “是皇后娘娘!”大太监实在是顶不住压力,大声喊了出来,“皇后娘娘说今后皇上您的参汤都由她来亲手熬制,而且皇后娘娘还给了奴才不少黄金不要告诉皇上您,也不能透露给任何一个人。”

        “皇上,皇后娘娘的话奴才不得不听,奴才也是一时财迷心窍,才做了这些糊涂事,但是下毒害皇上您的事,就是借奴才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做的啊!”

        见大太监供出自己,文皇后恼羞成怒,立刻厉声反驳道,“胡说八道,你一个奴才也敢随意污蔑本宫。”

        文皇后又转向赫连宇,伸手握着他的手臂道,“皇上,臣妾…”

        “够了!”赫连宇一把挥开文皇后的手,眼里带着浓浓的厌恶。

        “如果你没有做这些事情,那你为何如此慌张?朕还未眼瞎到什么都看不到的地步。”

        “啊!”文皇后被狠狠地甩开,在文武百官面前被自己的丈夫甩在地上,头上珍贵的珠钗散落下来,倌的好好的秀发变得凌乱,完全没有了往日端庄的仪态,额前的头发垂下挡住了她此时阴狠的脸色。

        此时的整个大殿静得头发丝掉到地上的声音都能听得到,所有宫人包括大臣们大气都不敢出,也不敢说什么。

        他们也都想不到,皇后竟然会下毒害皇上,真是惊到他们了。

        “皇上!”这时,一个御林卫头领紧急地跑进来跪在赫连宇面前道,“皇上,南麟大军已经攻破城池,正往皇宫而来,请皇上立刻移驾,属下……”

        “你说什么?”赫连宇一把拽住御林卫的衣领怒吼道,“你给朕再说一遍!”

        “南麟大军已进城,请皇上速速随属下撤离!”

        “你们这帮废物,朕不是要你们死命守住城门的吗?”赫连宇用尽全力猛地推开御林卫怒吼着。

        御林卫直起身体道,“属下是奉命守城,但是却不知为何在南麟大军攻城时城门突然打开,我等抵抗不住,所以……“

        赫连宇双眼无神,脸色惊愣地一步一步后退着,突然脸色一狠,伸手拔出放在龙椅旁边的佩剑。

        “废物!朕要你何用?”御林卫还未来得及反应,就被一剑封喉,血溅落在地上绽开一朵血花。

        “啊!”旁边的宫女吓得尖叫,脸色惊恐。

        “咣当”一声,赫连宇手中的剑滑落,掉在一旁。

        赫连宇跌坐在地上,双眼无神地看着人影散乱的大殿,在御林卫通报南麟大军进城时,大殿就陷入一团乱,人人都顾着逃命。

        他的江山,要完了。

        赫连梓站在空旷的大殿中,看着上面颓废的赫连宇,心中没有一丝动容。

        抬步走上台阶,走到离赫连宇还有1米距离的地方,居高临下看着他。

        赫连宇没有抬头,像是知道一切,“是你派人给南麟军队开的城门。”

        “是我”赫连梓淡淡说道。

        赫连宇自嘲一笑,“没想到朕的江山就毁在了你这个逆子手里,朕真的是愧对了赫连皇族的先辈们。”

        “你错了,东叶国的江山是毁在你的手上,毁在你的自私,毁在你的多情且绝情上。”赫连梓冷嘲说着。

        “你愧对的不仅是赫连皇族的先辈们,还有东叶国的百姓和那些因为你的私心而死在战场上的士兵们。”

        “还有让你更加应该感到愧疚的,是我的母妃!”赫连梓越说越激动,眼睛微微泛着红。

        赫连宇愣愣地抬着头,赫连梓眼中的嘲讽和恨意刺痛了他的眼睛,嘴唇蠕动了一下,终究是说不出什么。

        “殿下”见赫连梓情绪有些激动,旭烨担心地叫了一声。

        赫连梓稍微平复好情绪,冷嘲道,“如今的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

        “哈哈!”文皇后突然大笑起来,抬起头看着赫连梓,眼中淬满了阴毒,像是在透过他看另一个人,一个被她视为眼中钉,恨之入骨的人。

        “赫连梓,你做了这么多,果然还是为了你母妃那个贱,呃……”文皇后话未说完,就被赫连梓一把掐住脖子单手举起来。

        赫连梓脸含怒火,眼神冰冷,狠声道,“你这个恶毒的妖后不及我母妃的万分之一,你辱我可以,但是我绝不允许你侮辱我母妃半个字。”

        “呵,呵呵……我不及她?”文皇后讽刺地笑着。

        “我是这东叶国的皇后,我不知比你母妃尊贵多少,而她,不过是一个跟野男人苟合的贱人!你也不过是一个贱种…啊!”

        赫连梓猛的将文皇后打飞出去,撞到了大殿的柱子上,摔在地上吐了口血,手臂骨折。

        赫连梓神情冷到极致,“这一切都是你这个妖后陷害我母妃,是你找来的男人陷害我母妃,也是你散播谣言说我是母妃和别的男人生的,也是你,害得我母妃最后带着骂名葬身在寝宫里。”

        “哈哈!那是她活该!因为她抢走了本该属于我的恩宠,所以她该死!”文皇后神情阴狠。

        “我说过,谁敢辱我母妃,我就将杀了她!”

        “哼,杀我?你敢吗?”文皇后势在必得地笑着。

        “杀了我,我就让那个贱人死都不得安宁,你永远也别想知道那贱人的尸体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