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腹黑王爷冷面妃在线阅读 - 第二百四十五章 气得吐血

第二百四十五章 气得吐血

        连忙往前走去,看到眼前的场面,陈大人吓得跌坐在地上,身后的几名随从也都脸色惨白,惊恐不已。

        他们看到水心握着染红的长剑,直直刺进文国公的心脏,长剑拔出,血溅落在地,文国公直直倒在地上死了,睁得老大的眼睛布满惊恐,就这样直勾勾地对着陈大人。

        “杀,杀人了,你们,杀人,犯。”陈大人被吓得语无伦次,指着水心她们的手都颤抖不已。

        眼前的场景仿如修罗场,铺满鹅卵石道路上到处都是黑衣人的尸体,血迹染红了地面。

        几名女子手执染血的长剑站于尸体之中,身上的蓝色衣袍染上血,仿佛来自地狱的修罗。

        水心冷眸看向突然出现的陈大人,那仿如看待死人的眼眸,吓得陈大人一下子昏了过去,而身后的随从连忙撒腿就跑。

        身后的护卫想要追上去,被水心制止,“不必追。”

        “是”护卫退到一旁,看到还躲在一旁瑟瑟发抖,精神已是崩溃状态的香云,眼中满是冷意。

        “大护法,这女人怎么处理?”蓝衣护卫话语中充满怒意。

        刚才这女人竟然想要刺杀她们大护法,亏她们还冒险护她。

        水心看着抱着头蹲在那里瑟瑟发抖的香云,眼神淡漠。

        看到水心看过来的眼神,香云像是受到什么刺激似的,突然大叫起来,双手抱膝不断后退,“不要,不要杀我!”

        “我不是故意的,不要找我!”

        “我不是故意要杀你的,哈哈…我不是,故意的,哈哈…”香云又突然大笑起来,神志不清的模样。

        蓝衣护卫看着不禁皱起眉头,警惕道,“这女人又耍什么花招?”

        另一个女护卫看着香云开口道,“大护法,这女人要怎么处理?”

        水心看着在癫狂痴笑的香云,耳力极佳的她突然听到了皇宫外面大军冲刺的声音,直接走过香云身边。

        “她已经疯了,随她去。”

        “外面,小姐和姑爷他们应该已经进城,你们都去和小姐她们会合,汇报这里的消息。”

        “那,大护法你……”

        水心朝大殿的方向走去,淡漠的声音随着带有血腥味的微风而来,“我自有别的安排。”

        “是……”

        大殿,陈大人的随从跌跌撞撞地跑进去,个个脸色惶恐,嘴里还断断续续地喊着,“杀,杀人了!”

        赫连宇看着慌慌张张跑进来的人,皱眉沉声道,“何事如此慌张?陈大人呢?”

        ”皇,皇上,外面不知哪来的一伙人,她们,她们杀了文国公,还杀了好多人,陈大人也落入她们手中,恐怕是凶多吉少了。”那人惨白着脸色说道。

        此话一出,在场的人都变了脸色。

        文皇后激动地站起来,看着那人怒斥道,“胡说八道!谁能杀得了文国公?你若是敢骗本宫,本宫立刻将你碎尸万段!”

        那人哆哆嗦嗦道,“就是给奴才十个胆子也不敢欺骗皇后娘娘您,文国公确实被一名蓝衣女子所杀。”

        文皇后脸色苍白倒在椅子上,眼圈变得通红。

        她,她父亲死了,那她最后的依靠,也没了。

        眼泪顺着脸颊流下,文皇后泪眼婆娑地看向赫连宇,“皇上,您一定要为臣妾做主啊,臣妾的父亲一生为国效力,如今却被奸人杀害,您一定要将那凶手给抓起来,碎尸万段!”

        闻言,赫连梓皱了皱眉头,眸子冷了下来。

        赫连宇虽然对文国公私自回国不报的事情感到很生气,但是作为他的老丈人,在他的皇宫里被人刺杀,这分明是对他的挑衅!

        赫连宇越想脸色越发阴沉,正要传召御林卫,却听到殿外传来的打斗声。

        御林卫统领慌慌张张地跑进来道,“启禀皇上,外面有一女子擅闯大殿,属下要拦不住了。”

        话音刚落,殿外就有几个御林卫被打飞进来,倒在地上哀嚎,其他人都被吓得后退几步。

        在所有人呆愣的目光中,水心迈着稳健的步伐走进大殿,姣好的脸上淡漠如常,手中的长剑染着鲜红的血,蓝袍上的血污已经干涸,显得有些骇人,其他人都被吓到了。

        陈大人的随从看到水心,吓得连连后退,指着水心颤抖道,“是她,就是她杀了文国公。”

        闻言,所有大臣都用惊恐万分的眼神看着水心。

        “大胆!哪里来的女子竟敢擅闯大殿?”赫连宇怒目看着水心,“给朕拿下!”

        赫连宇命令一出,立刻就有两队御林卫进来将水心团团围住,欲上前抓人。

        “谁敢动她!”赫连梓护在水心面前,御林卫有些为难地看向赫连宇寻求指示。

        见此,赫连宇皱紧眉头沉声道,“梓儿,你这是在做什么?”

        赫连梓嘲讽一笑,“做什么?难道皇上还看不出来我在护着我的人吗?“

        水心抬眸看着赫连梓高大的背影,清冷的眸子闪着不知名的情愫。

        “你的人?”赫连宇咬牙切齿,头上青筋暴起,指着水心道,“你可知她杀了文国公,危害朝廷命官,现在又手持武器闯进大殿打伤御林卫。”

        “我自然知道,因为这些都是我交代的。”赫连梓淡淡说道,仿佛他说的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你,逆子……”赫连宇气极,突然感觉心口一阵绞痛,下意识地抓紧胸前的衣服,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皇上!”旁边侍候的宫人和下面的大臣都吓了一跳,他们没想到皇上就被气得吐血,这要是出了什么事,那他们这些人该怎么办?

        “皇上,你怎么样?”文皇后替赫连宇擦着嘴角的血,脸上满是担忧。

        嘴里满是浓郁的血腥味,心口的疼痛让赫连宇的脸略微扭曲,一时说不出话来。

        文皇后怒目看向赫连梓义正言辞道,“五皇子,你做出如此大逆不道之事便也作罢,可是你现在却将你的亲生父亲气得吐血,你的孝道何在?”

        “孝道?”赫连梓勾起一抹冷笑,“我的孝道只对我的长辈,你觉得你配吗?”

        “皇后娘娘说得这么义正言辞,但终究到底,皇上是被我气吐血,还是有人下了毒手?”赫连梓淡淡瞥向脸色微变的文皇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