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腹黑王爷冷面妃在线阅读 - 第二百四十二章 争论

第二百四十二章 争论

        “活着,才是对你已故亲人的最大慰藉,带着她们的那份一起,活下去。”水心低着头,刘海垂下遮住她微微泛红的双眼。

        赫连梓侧目看到水心低下头,声音有着哀伤,心里有一抹愧疚,转回头看着她轻声道,“对不起。”

        “没有什么对不起的。”水心眨眨眼睛,眸中的点点水雾散去,抬起头微笑道。

        “你若死了,那我的任务就失败,你要是真想报仇,那我便陪你去,但你要答应我,仇恨一了,你便立刻跟我离开。”

        “好,我答应你。”赫连梓微笑道。

        夜色越发浓郁,今晚没有人能安稳地睡觉,注定一夜难眠。

        皇子府的西苑,香云不安地走来走去,脸色很是着急。

        “嘎吱”开门响起,以为是小环,香云连忙欣喜地跑过去。

        “小环,情况打听得如……”但是在看到来人时,香云声音戛然而止,脸上露出震惊的神色。

        “怎么是你?”

        “这就是你跟我说话的语气?你忘了曾经是谁提拔你,让你有如今的富贵日子过的?”那人带着隐忍的怒意,又带着些许威严。

        “没,没有。”香云勉强挤出笑脸说到,“香云自是不敢忘记国公大人对香云的恩德。”

        没错,来人便是悄悄潜回皇都城的文国公文涛。

        “看你神色,似是不欢迎本国公的到来。”文涛冷哼一声,一双虎目带着摄人的寒芒。

        香云连忙下跪,“大人息怒,看到国公大人突然到来,香云只是一时震惊,就是借香云十个胆子也不敢不欢迎国公大人。”

        文涛眯着眼睛捏起香云的下巴狠声道,“谅你也不敢,否则,她就是你的下场。”

        文涛话音刚落,门外就有两个侍卫打扮的人拖着一个人进来,扔在香云面前。

        香云看了一眼,便立刻吓得花容失色,惊叫了一声跌坐在地上连忙后退。

        侍卫拖进来的人就是香云的婢女小环,只是小环已经死了,被一刀毙命,而且尸体僵硬死不瞑目,睁大的眼睛直直看着香云。

        文涛不屑地瞥了一眼,强硬捏起香云的下巴,“想知道她是怎么死的吗?”

        香云吓得脸色苍白,害怕得说不出话,只是颤抖着摇头。

        文涛靠近香云耳边说道,“因为她不听话,想要逃跑,结果被我的人一剑抹了脖子,你想变成跟她一样的结果吗?”

        “不…不要…我不想死…”香云害怕得直摇头,嘴里不停地说着话。

        “只要你乖乖听话,我就不会杀你。”文涛松开香云的下巴,直起身子说道。

        香云爬上前抓着文涛的衣角,“听话,我一定好好听话,大人你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求你不要杀我!”

        “很好,这才是乖孩子。”文涛伸手揉揉香云的头,脸上露出诡异莫测的笑容……

        凌晨,天边泛起鱼肚白,城外的南麟军队已经开始作战准备了。

        城墙上巡逻的东叶士兵看到城下的大队人马,立刻开启了警报。

        警报传到皇宫,赫连宇立即将朝中大臣全部召集进宫。

        在知道南麟大军驻扎在城外的时候,朝中的大臣们早已是惊慌不已,日子都是天天提心吊胆地过着。

        而如今南麟大军已兵临城下,大臣们更是恐慌不已,就怕待会大军攻进来,他们下一秒就成了亡国奴。

        赫连宇脸色阴沉地坐在龙椅上,看着下面议论纷纷,脸上都带着惊恐、哀戚神色的大臣们,心情更是差到极致。

        “怎么?南麟大军还未攻进来,你们一个个就都成了死人?”

        看着赫连宇怒火中烧的神色,所有大臣连忙跪下,全都低着头,不敢说话。

        大殿中一时陷入沉静,所有人连大气都不敢出,赫连宇火气更甚,“如今敌军兵临城下,你们一个个在朕的面前倒是成了哑巴?朕……咳咳…咳咳。”

        赫连宇一时激动起来,突然就开始咳嗽,一旁的太监连忙上前帮他顺着气。

        “皇上请息怒,莫要气坏了龙体。”跪在最前面的大臣壮着胆子上前一步道,“如今敌众我寡的情况对东叶国很是不利,臣等方才在思索着该如何扭转现在的局势,只是这思来想去还未想到合适的方法。”

        “皇上,依臣之见,要保全东叶国,保全皇都城内的百姓们,为今之计只有求和了。”张丞相上前提议到。

        “张丞相,你每次都在劝皇上向南麟国求和,是何居心?”刚才的那个大臣看向张丞相冷嘲道。

        “陈大人这话是何意?”张丞相不悦地看向陈大人,向赫连宇拱手道,“老臣对皇上的忠心天地可鉴,绝不会对皇上不忠、对东叶国不忠。”

        “臣提出向南麟求和并不是要向他们低头,而是为了东叶国的未来着想,我方现在兵力不足十万,而南麟大军有几十万,在兵力上我们便处于不利之地。”

        “向南麟国求和,只是为了保留东叶国的最后一丝元气,保住东叶国的大好河山!所以臣希望皇上能考虑考虑。”

        听了张丞相的话,赫连宇并没有说话,而陈大人心中冷笑,对张丞相冷然道,“兵力不足?张丞相莫不是忘了,皇上派了国公大人去借兵了?一根木棒易折,一把木棒不易折,等国公大人借了兵力回来,我们还用怕他一个南麟国吗?”

        “借兵?自从文国公离开皇都起已经过去好些时日,我们就与文国公失联,现在南麟大军已经兵临城下,敢问陈大人,文国公借来的兵力在哪?文国公此时又在哪?”张丞相反驳道。

        其他官员开始交头接耳地谈论着张丞相说的话。

        张丞相又继续说道,“现在是东叶国危急存亡之际,文国公就失踪,难道我们不该好奇下文国公失踪的原因吗?”

        陈大人被问得语噎,气急败坏道,“文国公对皇上对东叶国忠心耿耿,绝对不会做出叛逆之事,张丞相你别在这里血口喷人!”

        “都给朕闭嘴!”赫连宇被他们吵得头痛,揉揉发疼的眉心。

        “传朕旨意,将所有兵力全部调往城门口,誓死守住城门,直到文国公回来。”

        “皇上!”张丞相正要劝阻。

        “谁若再有异议,就杀无赦!”赫连宇冷漠看着下面的大臣,带着不可抗拒的威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