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腹黑王爷冷面妃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三十三章 深夜刺杀

第二百三十三章 深夜刺杀

        夜幕低垂,房间里点着蜡烛,睡了一觉醒来的赫连梓刚起身就看到站立在窗前的水心,起身走过去。

        “水心姑娘是何时回来的?”

        水心回头看着一脸笑意的赫连梓,说道,“五皇子睡了很久,该吃饭了。”

        “嗯?”赫连梓循着视线看过去,看到房间里的桌子上摆好了饭菜。

        赫连梓走过去,看见桌子上放着三菜一汤,两素两荤,还有一小锅米饭,不由得轻笑,“这是觉得我不会吃,开始克扣膳食,节约起来了?”

        水心听懂他话里的意思,走过去拿起白瓷碗盛米饭,淡声道,“不是,厨房送来的饭菜不干净。”

        将盛好的饭递给赫连梓,“五皇子刚解了毒,不适合吃那些,清淡一些最好。”

        知道这些不是厨房送来的饭菜,听着水心在向自己解释,赫连梓笑着接过饭碗,开始坐下吃饭。

        吃了一口饭菜,熟悉的感觉袭来,像极曾经他母妃给他做的饭菜的味道,虽然是普通的家常菜,但是却是家的味道。

        赫连梓突然感觉心里的某处柔软被轻轻撞击了一下,凤眸微敛,带着点点温情看向正在给他盛汤的水心。

        看着她淡漠的神情,轻声道,“水心,你也坐下来吃饭吧。”

        水心拿碗的手微顿,将盛好的汤放在赫连梓面前,清冷的眸子看向赫连梓,淡声道,“不用”

        赫连梓抿抿唇,伸手握住水心的手腕,拉着她坐在他旁边,拿过一旁的空碗盛好饭放在水心面前。

        “我一个人吃不香,你陪我吃饭,这样吃饭才有味道。”

        面对着赫连梓笑意浓浓的俊脸,水心眸子闪动了一下,有些不适地抽回自己的手,拿碗吃饭。

        “谢谢!”

        看着水心夹着青菜开始吃饭,赫连梓的凤眸中闪过一丝笑意,两人其乐融融的晚餐时间开始。

        然而另一边却不淡定了。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香云怒目瞪着面前的小环高声喊到,完全没有了在赫连梓面前乖巧柔弱的模样。

        “主子,五皇子没有吃厨房给他送过去的饭菜,您让奴婢在五皇子的饭菜里和餐具里下毒,结果却被五皇子身边那个女人当着所有人的面全扔了,还说那些饭菜和用具都脏了,不能给五皇子用。”小环紧张地说着。

        “竟然又是她!”香云狠狠地拍着桌子,发出巨大的响声。

        小环吓了一跳,怯怯生生地看着香云问道,“主子,接下来要怎么做?”

        香云微微低下头,红润的樱唇抿起,额前的刘海垂下在她的脸上留下一抹阴影,显得她阴暗可怕。

        等她在抬起头来时,小环吓了一跳,因为她明显地看到香云眼中浮现的浓浓杀意。

        “主,主子!”小环神色有些俱意,小心翼翼的地看着她。

        “小环,你说,要是把那个女人给除掉了,我们的事是不是就能成了?”香云露出阴险的笑容,看得小环心里直发毛。

        以后她可不能得罪她主子,否则怎么惨就怎么死。

        “主子,没有那个女人是好办事,可是奴婢觉得那个女人不好对付,主子您打算怎么做?”

        能进到五皇子府而不被侍卫发现,那女人一定不简单。

        “我自有办法”香云得意一笑。

        等着吧,她一定要让那个贱人死无葬身之地!

        深夜,所有人都陷入沉睡,几个可疑的黑影潜入赫连梓的主院,手里拿着锋利的长剑悄悄靠近赫连梓的主卧。

        而在房间的椅子上浅眠的水心察觉到动静,清冷的眸子睁开,冰冷摄人的寒眸扫向门口。

        而一旁的赫连梓也察觉到了异样,潋滟的凤眸带着冰冷也看向紧闭的门口。

        水心看向赫连梓,看了看头顶上的房梁,赫连梓懂了她的意思,朝她点点头,走近,揽着她的细腰飞身上了房梁。

        水心不适地皱起柳眉,她意思是两人自己在房梁上藏好,可没说要他搂着自己。

        她又不是不会轻功!

        水心眼神示意赫连梓放开她,但是赫连梓却无视她的眼神,食指放在她的柔唇上,示意她不要出声。

        被人抱在怀里,还是一个大男人,水心多少也有些不适应,尤其是赫连梓压在她柔唇上的手指转来的暖暖的触感,仿佛一道电流,刺激着她全身。

        在昏暗的房梁上,靠在赫连梓怀里的水心,人生第一次脸红了,只是光线昏暗,赫连梓看不到,就连水心本人更不知道。

        赫连梓搂着水心隐身在昏暗的房梁上,眼睛注视着下面的情况。

        房间的门被轻轻打开,外面的月光倾泻进来,伴随着银色的月光,一把泛着银光的长剑伸进来,紧接着是握着剑柄的蒙面黑衣人。

        一个黑衣人走进来,后面又紧接着走进几个黑衣人,他们脚步放得极轻,目光在房间里搜寻着。

        房梁上的两人调整好自己的呼吸频率,不敢有什么大动作,双目紧紧看着下面的人,等待时机。

        黑衣人们一步步靠近床榻,最先进来的那个黑衣人从赫连梓他们下方走过,走近床榻,握紧长剑,一把掀开床上的被子,发现床是空的,黑衣人双目一凝,才发觉他们上当了。

        就在黑衣人掀开被子的时候,水心眸子一冷,挣开揽在她腰间的双手,跳下房梁。

        看到水心突然出现在眼前,几个黑衣人吓得后退一步,而在水心身后,站在床榻边的黑衣人见到水心出现,还未来得及出手,蒙面的脸就被水心用手肘狠狠一击,疼得他痛苦一叫。

        水心又迅速扯过床幔,闪身来到黑衣人后面,快速而又简练地套在黑衣人脖子上用力一拉,突然而来的窒息感让黑衣人顾不上脸疼,手抓着脖子上越来越紧的床幔,面部狰狞,脸色渐渐发紫。

        水心抢过黑衣人手中的长剑,然后脚一踹,人就飞了出去,吓得其他人连连后退。

        房梁上的赫连梓啧啧两声,没想到这个小丫头出手还挺狠的,那一击,估计脸都给打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