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腹黑王爷冷面妃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二十章 告别

第二百二十章 告别

        “我是来找姝娆的,劝你们别挡路。”风泽眸子扫一眼周围的人,眼里带着蔑视,一点都没把他们放在眼里。

        “我们夫人岂是你想见就能见的。”烛光皱着眉头怒视着风泽,风泽的轻视让他很不爽!

        “若我一定要见呢?”风泽冷笑一声。

        “想见我们小姐,先过我们这关吧。”水如握紧手中的弯刀,朝风泽攻击过去。

        风泽看着朝他而来的刀,勾起嗜血的笑,“哼,不自量力。”

        风泽以掌为刃,直接徒手对上水如的弯刀,水如一惊,直接徒手对上她,是想找死吗?

        周围的人也都愣住了,因为他们看到水如的武器在离风泽的手掌只有一厘米的时候停住了。

        水如也愣了,她发觉她面前遇到一股阻碍,让她无法向前一步。

        风泽冷哼一声,稍稍侧身,手臂一甩,水如就往旁边摔去,水心眼疾手快飞身接住她。

        “堂堂血月楼少主欺负一个人家小姑娘,真够可以的,看我不打趴你。”烛光举剑向风泽攻去,其他也握着自己的武器和烛光一起对付风泽。

        水心将水如放下,握紧手中的剑加入战斗。

        风泽虽然身体不好,但是他这些年为了保命,努力练功,内力自是深厚,都已经能和风琰陌相抗衡了。

        几个回合下来,烛光他们占不到一点便宜,一靠近风泽,就被他用内力震开,根本无法近身。

        被震退的水妩看着伙伴都被风泽用内力震开,秀眉一皱,握紧手中的钢鞭朝风泽狠狠甩去。

        风泽眸色一凝,在钢鞭还未靠近他时,就用内力将它反弹回去。

        “水妩!”水如,水心和水仙茯苓她们皆是一惊,眼看着钢鞭就要打到水妩,而她们又离得太远,出手已经来不及。

        水妩愣愣地看着钢鞭朝她而来,一时忘了反应。

        就在钢鞭离水妩还有半米的时候,突如而来的冰锥将它打落在地,水妩呆呆地回头,看到身后的人时,猛地扑过去一把抱住。

        “呜~小姐。”刚才好可怕啊,她还以为她要被打死呢。

        风轻茗轻拍着水妩的贝安慰着,“别怕,没事了。”

        “小姐”

        “茗茗”水如她们四人飞身到风轻茗身边,看着被吓哭的水妩,“没事了吧?”

        “没事”风轻茗将水妩交给水心,然后看向对面的风泽冷然道,“泽世子又一次来玄临堡,就是为了吓哭我的妹妹的?”

        看着他想见的人终于出现,风泽苍白的脸上是掩不住的笑意,“不是,我是要见你。”

        “见我?为何?”

        “因为…”风泽向前走了一步,烛影他们立刻护在风轻茗面前,拔剑对着风泽。

        风泽敛眸看着眼前碍事的人,对风轻茗笑道,“我想我接下来要对你说的话没有其他人打扰。”

        “去你个阴险小人,擅闯我们玄临堡,现在还想和我们夫人单独相处,做梦!”烛光不爽地骂道。

        不要脸的血月楼少主,不知道夫人是他们堡主的啊?

        竟然敢纠缠他们堡主夫人!不要脸!

        “泽世子,男女授受不亲,更何况我家夫君又是个爱吃醋的,泽世子想说什么就在这里说。”

        风轻茗的话让烛影他们忍俊不禁,他们堡主爱吃醋?这消息真劲爆!

        风泽心中涌出浓浓的嫉妒。

        风泽转过身,侧目,语气里带着一丝乞求的意味,“就一盏茶时间。”说完抬步先走。

        风轻茗犹豫了半秒,抬步跟上去。

        “夫人”

        “小姐”烛影和水如他们想劝风轻茗别去,他们担心有什么阴谋。

        风轻茗朝他们放心一笑,“不会有事。”

        风泽一路走到玄临堡门前不远处停下,转身含笑看着跟来的风轻茗,“这里如何?”

        风轻茗回头看着身后不远处站着的烛影他们,又看看她所站的位置。

        离玄临堡不远不近,刚好能让他们看到全部过程,却又听不到谈话内容。

        视线回到风泽身上,“泽世子想说什么便说吧。”

        风泽看着眼前的佳人,感受到她的疏离,不由得一笑,“你很讨厌我?”

        “可能吧”风轻茗淡漠挑眉,对于风泽,她说不上讨厌,但也绝说不上喜欢,只是他身上的嗜血气息却让她升起警觉,她不知道这是不是讨厌。

        简单的两字让风泽大喜过望,至少,她不讨厌他不是?

        “风琰陌就是玄临堡的堡主玄陌。”是肯定句而不是疑问句。

        “是”

        风泽淡淡一笑,笑意不达眼底,“也是,除了他还能有谁?”

        玄陌,风琰陌。

        玄临堡创建于十年前,而风琰陌也正好是离开皇都两年后彻底销声匿迹的时间。

        “你很爱他?”风泽再次问道。

        “对”

        风泽看向风轻茗,眼里带着爱意,“若我把你从他身边抢过来,你会不会……”

        “不会”风轻茗斩钉截铁地打断风泽的话说道。

        “陌他不会让你这么做,而且除了他,我不会再爱上任何一个人。

        “是吗?”风泽冷冷一笑。

        “可是现在他不在你身边,若我现在就把你带走,让你彻底消失在他眼前呢?”

        “你可以试试”风轻茗眸色一冷,单臂一横,手中的冰剑就指向风泽的心脏,距离只有半米。

        “哈哈”风泽轻轻一笑,抬步走上前,冰剑已经抵在他心口,但他还是继续走近,冰剑已经刺破他心口的衣服。

        直到冰剑刺入心口,鲜红色的血染红心口上的衣服,风泽才停下脚步,看着近在咫尺的绝色容颜,风泽勾唇一笑,脸色越发苍白,衣服上的血还在蔓延开来。

        “你是想死?”风轻茗冷冷看着他,只是眸子微闪了一下。

        “若是死在你手里,自然是想。”风泽粲然一笑。

        “你疯了”风轻茗眸子一敛。

        “是,我是疯了。”为你而疯

        风轻茗将剑一收,“你到底想说什么?”

        风泽捂住心口,血顺着他的手而下,脸色白得吓人,“我只是想来跟你告个别,可能要有一段时间见不到你了,舍不得。”

        “你要去做什么?”风轻茗下意识地问出来。

        风泽轻笑,“暂时离开这里,不过你放心,我不是准备对谁下手。”

        “那样最好,你别也告了,也该走了。”

        “是啊,该走了,小东西,后会有期,我会回来找你的。”风泽柔柔一笑,一道黑影略过,风泽就消失在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