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腹黑王爷冷面妃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一十八章 想念

第二百一十八章 想念

        转头那一刻,看着身后的人一身白色的锦袍,俊秀的脸上带着没有温度的浅笑,火光照在他白皙的脸上,给他添上一抹润色,嗜血的眸子里倒映着熊熊燃烧的火焰。

        风轻茗的蓝眸里闪过一丝惊讶,她没想到风泽会出现在这里,还和血月楼扯上关系。

        “姝娆阁主何故如此看着在下?莫不是对我有意?”风泽捕捉到了风轻茗眼里的那一抹惊讶。

        “自恋是病,得治。”风轻茗皱起眉头冷然道,不怪她突然骂人,而是眼前这人在她面前自恋过头了。

        风泽也不恼,轻笑一声,“传闻姝娆阁主是倾国倾城的绝世美人,如今我倒想看看姝娆阁主面纱下的容颜是何等绝色。”

        说着,风泽便伸手要去夺风轻茗的面纱,风轻茗微微侧身,避开风泽的手,一个旋身扯着风泽的手把他往前一拉,一掌打在他的后背将他打飞出去。

        “少主!”凛夜连忙上前扶住风泽。

        “无碍”风泽伸手拭去嘴角的血迹,转回身看向风轻茗,嗜血的双眸有些激动。“真的是你。”

        火红的光照在她绝色倾城的娇颜上,一双清冷的蓝眸很适合她,眉心的冰莲印记称得她更加的美。

        风轻茗轻抚着她露出的真容,目光瞥向风泽抓着她面纱的手,就在刚才那一瞬,风泽明明有机会避开她一掌,却为了取掉她的面纱生生挨了她一掌。

        “没想到凝雪阁的阁主竟真的会是你。”风泽俊秀的脸上露出一抹浅笑,却一点也不惊讶。

        风轻茗抿唇,看向风泽,“我也想不到泽世子竟然是血月楼的少主。”

        风泽轻笑一声,他之前也没想到血月楼要杀的姝娆竟然是她,这么说来她之前在宫里说她姓贝,原来是这个意思,南麟前首富贝岩的独女贝轻茗。

        “小姐,你没事吧?”水妩她们飞身来到风轻茗身边,怒视着风泽和凛夜两个人。

        她们在城墙上看着突然出现的男人,看到他对风轻茗出手,她们就站不住了。

        “无事”风轻茗轻轻摇头。

        随后而来的漓浅和茯苓看到风泽,脚步微顿,脸上都透露着些许惊讶。

        茯苓双手环抱看着风泽,“真没想到安炀王世子竟是深藏不露,表面功夫做得可真好!”

        茯苓话里的讽意风泽视而不见,他眼里只有风轻茗一个人,嗜血的眸子里透露着少有的情意。

        漓浅看着风泽一直朝着风轻茗看,多少看出了点端倪,眉头微挑,看来他师弟是又多了一个情敌。

        “不知血月楼少主还有什么事?”漓浅往风轻茗面前一站,正好挡住了风泽的视线,关键时刻,作为师兄,还是要帮他师弟一把的。

        果然,被人挡住视线,风泽眸色一沉,脸上透露着怒意,看着漓浅的目光带着浓浓的杀意。

        “血月楼少主莫不是哑巴?”茯苓也站在风轻茗面前,风泽的目光她也能看得懂有某些情意在里面。

        只是风泽这个人给她的感觉太讨厌了,而且她的茗茗都已经名花有主了,除了陌师兄以外敢觊觎她的茗茗的男人,都是她的仇人!

        风泽只是冷冷看着他们,并未开口,茯苓气得差点要冲上去海扁他一顿,竟然这么无视她!

        风轻茗拍拍茯苓的肩头示意她少安毋躁,然后走上前迎上风泽炽热的眸子,“风泽,无论你想做什么,凝雪阁和玄临堡共存亡。”

        风泽因她喊他名字而高兴,却在听到她承诺般的誓言,心一沉,随即笑道,“这次只是试探,我不会再对玄临堡下手,不过,我想要的一定会得到。”

        最后深深看了风轻茗一眼,身形一动,和凛夜消失在夜幕中。

        “这人说话令人火大,语气还这么狂妄,谁给他是自信?”茯苓气鼓鼓地说道。

        风轻茗看着旁边燃烧的火焰,不语。

        ………

        回到血月楼,凛夜扶着风泽坐好,便记着要去找大夫,却被风泽叫住,“我的伤无大碍,不必多此一举。”

        凛夜微愣,却还是恭敬地站在风泽旁边。

        风泽拿出手中的面纱,仿佛上面还残存着她的余温,唇角轻轻勾起,“凛夜,将玄临堡附近的暗哨都撤回来。”

        凛夜身形一顿,“少主,若是这样,那您的计划,还有那些尸蛊,就都白费了。”

        “白费?我倒不觉得,这次虽然没有达到我想要的成果,但是却有意外收获,我觉得很值了。”

        风泽轻抚着手中的面纱,上面散发着淡淡的莲花香,是她独有的气息,能够驱散他内心的黑暗,洗净他沾满鲜血的灵魂,此时那双嗜血的眸子里少了一分冷血,多了一分柔情。

        凛夜震惊地看着风泽的变化,这是他跟随风泽十几年来头一回见到这样的风泽,难道是因为姝娆?

        “少主?”

        风泽小心翼翼地收好面纱,脸上又恢复了他冷血无情的模样,“凛夜,吩咐下去,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都不准对玄临堡和凝雪阁出手,否则,杀,无,赦!”

        “那若是楼主……”

        “我说了,任何人。”风泽眯起冷眸。

        “是,属下明白。”凛夜身形猛地一震,看来他猜得不错,他们少主是,动情了。

        只是不知,这是对?还是错?

        夜幕低垂,不知不觉已到深夜,玄临堡门前的大火已然烧尽,那些所谓的丧尸已经被烧成灰烬。

        风轻茗站在城墙上,素手一挥,城墙下残留的灰烬已然消失,不留一丝痕迹。

        抬头望了望天空,厚厚的一层乌云被风吹走,露出半边的月亮,以及零星地点缀着的星星。

        思绪飘向远方,脑海中满是某人的样子。

        陌……

        而远方同样在望月思人的某人打了个喷嚏,惊得旁边伺候的人一愣。

        “王爷,是否是夜里风凉?要不属下将您的披风取来?”擎风说着就要去取披风。

        风琰陌叫住他,“不必了,本王不冷,只是轻儿她想念本王而已。”

        擎风头顶一只乌鸦飞过,抽抽嘴角。

        王爷,王妃想念您跟您打喷嚏有和联系?